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1

現在他們把我主釘在十字架上,兩旁又釘二盜,一左一右。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寬赦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路 23:34)

是「愛」把耶穌帶到加爾瓦略山上的。當祂身懸十字架上時,祂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是出於愛,既安詳又有力的愛。

以一個永恆司祭的姿態,無父無母又無族系,(參閱希 7:3)祂向整個人類伸開他的雙臂。

連同釘耶穌的鐵鎚聲,響起了聖經上的預言:「他們穿透了我的手腳,我竟能數清我的骨骼;他們卻冷眼觀望著我。」(詠 22:17-18)

「我的人民,我對你做了什麼?我在什麼事上叫你討厭?請你答覆我!」(米 6:3)

而我們的靈魂在極度的悲痛之中,真誠地向耶穌說:「我是屬於祢的,我把我的一切全獻給祢,我欣然地把自己釘在祢的十字架上,準備在今世的十字街頭上,成為一個奉獻於祢,奉獻於祢的光榮,奉獻於救贖工程,奉獻於協助救贖整個人類的靈魂。」

默想

1. 現在他們已把耶穌釘牢在十字架上。劊子手粗暴地執行了死刑。我們的主以無限的溫順讓他們任意胡為。

其實祂不必忍受如此多的痛苦。祂儘可避免這些辛酸、凌辱、虐待,與不義的判決,和十字架酷刑的恥辱,鐵釘與長槍……,但是祂自願為你和為我忍受這一切的痛苦。而我們還不知怎樣去回報祂呢?

很可能地,有時你單獨地佇立在苦像旁,不覺熱淚盈眶,滴滴流下。不要抑制自己。但該儘量設法把這些眼淚,化為堅強的定志。

2. 我如此熱愛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以至於每一個苦像都好像是天主對我的慈愛的譴責:「……我正在受苦,而你呢?一個懦弱的人。我愛你,而你卻忘掉我。我懇求你,而你呢?你竟拒絕我。我在這裡,雙臂張開,以永恆司祭的身份,為愛你而盡一切可受的痛苦,而你呢?縱然偶爾遭受一些輕微的誤會、凌辱,你就怨聲載道了。

3. 那些十字架矗立在高山上,或在聳入雲際的紀念碑上,或在各個主教座堂頂上,多麼的壯麗!但是十字架也該豎立在世界的中心才是。

耶穌甘願臨空高懸在十字架上:在各工廠和各工地的喧嘩聲中,在圖書館的寧靜中,在街上的嘈吵聲中,在原野的平靜中,在家庭的甜蜜氣氛中,在羣眾聚會中,在運動場中……。無論在那裡,假如一個基督徒努力度一個令人尊敬的生活,那麼,他必該以他的愛心,豎立起基督的十字架,以此吸引萬物歸向基督。

4. 經過多年經驗後,那一位司鐸發現一件奇妙的事:他終於明白到,彌撒聖祭真是一件辛苦的工作:operatio Dei,天主的工作。某天舉行彌撒時,他體驗到從未有過的痛苦、喜樂與疲倦。他的肉體因此神聖工作而感到筋疲力竭。

基督自己奉獻第一台彌撒──十字架上的聖死時,也耗盡精力。

5. 工作時,在桌子上或工具旁,放一個苦像,不時朝它望一眼。當你怠倦時,不妨定睛於十字架上的耶穌,而你會因而獲得新的力量,繼續工作。

因為那個苦像比你所愛的父母、兒女、妻子、愛人的照片更有意義;祂是你的一切:你的「父親」,你的「兄弟」,你的「朋友」,你至愛的天主。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