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0

當我們的主到達加爾瓦略山時,他們就拿苦膽調和的酒給祂喝,作為減輕被釘時的痛苦的麻醉藥。但耶穌嚐了一口,以對這仁慈的襄助表示謝意後,不願喝下去。(參閱瑪 27:34)祂以不折不扣的「愛」的自由獻身,直到死亡。於是兵士們便剝去了耶穌的衣服。

「從腳掌直到頭頂已體無完膚,盡是創痍、傷痕和新的傷口;沒有擠淨,沒有包紮,也沒有軟膏滋潤。」(依 1:6)

劊子手們取了祂的衣服,並分成四份。但是耶穌的長袍,一線織成,沒有接縫,所以他們說:

「我們不要把它撕開,我們擲骰,看是誰的。」(若19:24)

這樣聖經又再次應驗了:「他們瓜分了我的衣服,為我的長衣,他們拈鬮。」(詠 22:19)

耶穌的衣服都被剝奪,身無一物,赤貧至終。我們的主一無所有,只留下祂的十字架。基督是我們去天堂的道路;但如今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了爬上十字架上去,我們必須要有一顆自由的、不貪戀世上任何財物的心。

默想

1. 從總督府到加爾瓦略山,一羣狂人的侮辱,兵士們的粗暴野蠻,公議會人們的譏笑咒罵,都傾注在耶穌身上,譏諷與褻瀆,耶穌默不作聲,毫無怨言。縱然,當他們把粘貼在耶穌血肉上的衣服,毫不憐惜地撕下來時,耶穌仍舊默默承受。

相形之下,我曾多麼愚昧地推委叫屈,和說了這麼多廢話。一個堅決定志:默默地為我主工作和受苦。

2. 耶穌受傷的身體,真是一個苦像……。

相反的,使我想起自己那麼愛尋求舒適,愛胡思亂想,對人又多麼的冷漠和卑鄙……,而對我的肉體卻驕生慣養。

主,由於祢的苦難與十字架,求祢賜我力量,俾能克制自己的感官,並根除一切使我與祢分離的事物。

3. 你若萬念俱灰,我要告訴你一句非常安慰人心的道理:「誰若盡力而為,天主絕不拒絕給他聖寵的」。我們的主是一位慈父;假如祂的一個兒女心中默默地向祂說:「我在天之父,我在這裡,求祢助佑我......」。假如他投奔天主之母──亦是我們的母親,他必獲得助佑。

但天主對我們的要求是很高的。祂要我們真正愛祂,祂不喜歡叛逆之子。我們在這超性的奮鬥中,務必忠誠到底,藉著一些犠牲,我們就會在世上獲得歡樂。

4. 與基督分離的真正障礙是驕傲,及肉慾的偏私,我們必須用祈禱與補贖制服它們。而祈禱以及克己也是要我們關懷他人和忘卻自己。假如你如此生活,你會看到你所遭遇到的種種困難都消失了。

5. 當我們奮鬥要成為真正的ipse Christus,基督自己,那我們生活裏人性的一面,就會與神性的一面融合在一起。我們所有的力量,即使是最微薄的,也具有永恆的價值,因為它與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犠牲聯合在一起。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