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

上午十時多,案件就快審結了。仍然沒有決定性的證據,判官明知耶穌的仇敵是為了嫉妒才把耶穌交了給他的,而他卻作出一個荒謬的行動:推出打劫和殺人犯巴辣巴與自稱為基督的耶穌來,讓民眾挑選。民眾竟然挑選了巴辣巴,比拉多乃高聲說:「那麼,對於那稱為默西亞的耶穌我該怎麼辦?」(瑪 27:22)眾人回答說:「該釘祂在十字架上。」

總督問道:「祂究竟作了什麼惡事?」

他們再喊叫說:「該釘死祂,該釘死祂在十字架上。」

比拉多被民眾越吼越大的喊叫聲嚇怕了,乃吩咐下人奉上清水來,並在眾人面前洗滌雙手,同時說:「對這個義人所流的血,我是清白無辜的,你們自己負責吧!」(瑪 27:24)於是比拉多便把耶穌鞭打後,交給了他們,去受釘死的酷刑。群眾大聲咆哮,肆無忌憚,如同天主已經被擊敗了。

耶穌孤獨無依,默不作聲。數日前,當耶穌騎在驢背上,榮進耶路撒冷城的時候,曾經被祂治好的民眾,想起「真人真天主」的訓誨,激起了心中的希望,都一起去參與歡迎的行列;今天,他們卻判耶穌死罪!看,人對天主以及天主對人的愛,是何等有別!看,要是你和我能夠認出主的偉大日子!

默想

1. 耶穌在山園內祈禱 「Pater mi,我父(瑪 26:39),Abba Pater!阿爸,父啊!(谷 14:36)。」天主是我的父親,祂也許會磨難我;祂溫柔地愛我,即使祂會傷害我,也是一樣。耶穌受苦,是為滿全父的旨意……。而我呢,也願意步武師傅的足跡,奉行天主至聖意願。縱然一生遭遇苦難,我能抱怨嗎?

這一定是我身為天主兒女的確切標記,因為天主對待我,像對待祂自己的聖子一樣。既然如此,我該像聖子一樣,在我的革責瑪尼山園裡,獨自嘆息哀禱。而當我俯伏在地,承認自己的虛無時,自我靈魂深處,對上主發出這樣的呼號:Pater mi, Abba, Pater,… fiat!我父,阿爸……,我願奉行祢的旨意!

2. 耶穌被捕 「... venit hora: ecce filius hominis tradetur in manus peccatorum;看時辰到了,看,人子就要被交付在罪人手中了」(谷 14:41)。那麼,罪人有罪人的時辰嗎?是的,而天主卻是永遠的!

惡人綑綁了耶穌!耶穌心甘情願,受人綑綁:鐡鍊呀!求你綑綁我,使我同主耶穌一起受苦;這樣,我這死亡的肉體就會自謙自卑。因為我對肉體,若不予以剋制,使之化為烏有,它反會羞辱我——二者之間,決無妥協餘地。我寧願做天主的奴僕,決不願意當我肉身的奴才。

3. 我們的主在靜默中忍受惡人的嘲弄。「Jesus autem tacebat. 耶穌卻默不作聲。」(瑪 26:63)稍後,祂回答蓋法和比拉多審問祂的問題......。但對那朝三暮四、道德敗壞的黑落德,卻一言不發(參閱路 23:9)。邪淫是這樣的卑賤,連我們救主耶穌的聲音他都不聽到。

要是在許多場合,大家都抗拒真理,那麼,你要靜默、祈禱、作克己……耐心期待。即使那些似乎完全失落了的靈魂,到後來,還是有氣力回心轉意愛天主的。

4. 耶穌被判死刑,比拉多帶着譏諷的口吻說:「Ecce rex vester!看,你們的君王!」(若 19:14)司祭長大怒,答說:「除了凱撒,我們沒有君王!」(若 19:15)

主,祢的朋友在何處?祢的部屬在那裡?他們離棄了祢。是的,祢已被遺棄了兩千年……。我們眾人都在逃離十字架,逃離祢的十字聖架。

鮮血、憂慮、孤獨,以及無法滿足的救靈欲望……這些正是環繞着祢寶座的「朝臣」。

5. 「Ecce homo!看,這個人!」(若 19:5)當我們默觀我們救主神聖的人性變為一個敞開了的傷口時,我們的心靈不禁戰慄起來。

「若有人問祂說:怎麼在祢兩手上有這些傷痕?祂要答說:那是我在愛我的人家裡所受的傷」(匝 13:6)。

請注視耶穌。每一傷痕就是一個責備,每一鞭打,就是悔恨你和我的罪過的原因。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