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493

看看你是否能明白這顯然矛盾的說法。當那人三十歲的時候,他在日記裡寫:「我不再年輕了。」當他已超過四十歲時,他再寫說:「直到八十歲,我仍然保持青春。如果我在八十歲之前死去,我想我還未做完我份內的事。」

不論他走到那裡,他帶著的不是逝去的歲月,而是成熟的愛的青春。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