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90

如果我是痲瘋病人,我的母親仍然親吻我。她將毫不猶豫地親吻我的傷口。

那麼,榮福童貞瑪利亞會怎麼做?當我們感到自己好像痲瘋病人,瘡痕累累的時候,我們呼喊:母親!而我們母親的護佑,便會像我們的傷口上的親吻,使它們迅速痊癒。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