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22

對使徒事業提出的批評,通常有兩類:它的工作,被某些人說得像是一個最複雜的結構;而另一些人,卻認為:那是個又舒服,又輕鬆的差使。

這樣的「客觀性」,歸根到底,可以歸結為思想狹窄,再加上一帖重味的高談闊論,空話連篇。請別見怪,但是追問他們:「你們所做的,究竟是什麼?」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