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01

你是不是對於我以同樣方式,反覆重述同樣的基本事理,而不去採納最新的時髦風尚,大有反感呢?你瞧,一根直線,怎樣畫法,從古到今,沒有兩樣。因為,那是最清晰,最直捷的畫法。其他畫法,只會更晦澀,更繁複。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