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63

自然樸實,與粗魯鄙陋,寒酸襤褸,馬虎苟且,儀態不端根本是不相干的。

有人一心要把為天主所做的服務,僅僅局限於工作在悲慘可憐,窮極不堪(請恕我這樣描寫)的世界裡。這樣工作當然是,而且永遠是可嘉的。但是,如果我們停止在這一步上,那麼,為了不遺棄廣大人靈,把他們從貧困中解脫出來之後,我們還應當做些什麼呢?難道說把他們置之不顧嗎?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