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56

你義憤填膺地問道:為什麼進行使徒工作的場所,以及用來做使徒工作的東西,非是又醜又髒的呢?──非是複雜費事的呢?你又說:「那並不需要花多大力氣就能改進做好的嘛!」

我認為你的義憤很合理。我不免思忖,耶穌是怎樣同所有的人談話,而又能把他們全部都吸引過來的:窮的和富的,聰明的和無知的,高興的和悲哀的,年輕的和年老的。祂的形象該是多麼可愛而自然──超性的自然──啊!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