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68

告解中,你揭開了膿液橫溢的老傷口。照顧你靈魂的那位司鐸,如同一位好醫生,一位負責的醫生。在必要的部位,作了切開引流的手術:不把污膿排除乾淨,絕不讓傷口草草癒合起來。要感謝他。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