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9

我應該告訴你(我不認為自己是誇張),當我講話時可以立即察覺到,聽的人心不在焉。讓我向你說出心底的話,所以你幫我一起感謝天主。一九二八年當我看到天主要我做的事,我就立即開始工作。那時,(天主,多謝你!我吃了很多的苦,但愛得也很多。)有人視我如瘋子,叫我「作白日夢的人dreamer」,作的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夢。縱然如此,我並不氣餒,因為整個計劃不是只靠我的力量,所以縱然困難重重,也可以開展。對許多人來說是很自然的,今天它已拓展到世界各處,因為上主使人認出這工作是祂自己的化工。

我剛才說,只要和別人交談幾句,我馬上會知道這人是否明白我所說的。我可不像那孵蛋的母雞,被人塞了隻鴨蛋在窩裏也渾然不覺,小雞孵出來時,才發覺其中一隻走得搖搖擺擺的,就算怎樣嘗試也學不懂啄食物,方知那隻毛茸茸的小東西非自己所出。對背棄我的人,或我曾幫過他,但他卻無禮對我的人,我都不曾惡意相向。所以在一九三九年,當我去一所大學為些學生舉行退省,一見建築物上刻著:「讓每個行者走他自己的路。Cada caminante siga su camino.」我就深深被吸引,這的確是句有用的勸言。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