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07

我們奔馳,「好像牝鹿渴慕溪水。」(詠41:2)我們的雙唇乾渴裂開,渴望在活水泉源暢飲,我們整天在豐盛清澈的永生水泉行走(參閱若4:14)。言語變得沒有用,因唇舌已不能表達,理智靜止了,不需思考,只需注視!靈魂開始詠唱新歌,因它感到自己整天在天主愛的注視之下。

我不是在說異常的情形,而是指普遍在靈魂發生的情景:瘋狂的愛教我們如何去受苦及去生活,不誇張不炫耀,因天主給了我們祂的智慧。一踏上那「導入生命的窄路」(瑪7:14),我們會是多麼鎮靜、平安!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