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35

讓我們再從日常生活找個例子,談到某些人,聖保祿這樣說:「凡比武競賽的,在一切事上都有節制;他們只是為得到可朽壞的花冠,而我們卻是為得到不朽壞的花冠。」(格前9:25)你只要環顧四周,自會看到眾人如何自願或非自願地作犧性,為了照顧自己的身體、保護健康,或取得別人的尊敬……。想到天主的大愛被人狠心拒絕時,難道我們仍無動於衷嗎?需要克制該克制的,能使我們的心思更專注於天主。

在許多人心中,基督宗教的意義已被扭曲,當談及克制、補贖時,他們只想到嚴齋及麻衣,像某些駭人的聖人生平故事裡說的一樣。在這默想開始,我們以效法基督為前提;不錯,公開傳教前耶穌在曠野齋戒四十晝夜(參閱瑪4:1─11),但在那前後,祂自如地克制自己,以致祂的敵人乘機誹謗祂說:「是個貪吃嗜酒的人,是個稅吏和罪人的朋友。」(路7:34)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