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74

然而,這樣的講法,是不是未免過於迂腐陳舊了呢?一種更時髦的語言,一種把個人缺點裹上一層偽科學術語的糖衣的語言,不是早已取而代之了嗎?人們不是早已轉彎抹角地一致公認,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能買到一切的金錢,是權力影響,是穩佔上風的老奸巨猾,是自命「老成」,甚於賢哲的飽經世故,老鍊圓滑嗎?

我並不是,而且從來不是悲觀者,因為信德教育我,基督已經一勞永逸地贏得了勝利。祂給了我們一個勝利的保證,一個誡命,也是一個承諾,即「奮鬥」。我們基督徒有着一項甘心接受的,對天主聖寵召喚所作的愛的承諾,一種催迫我們奮戰的義不容辭的使命。我們自知軟弱,一如他人,但我們牢記若能善用具備的條件,我們將成為世界的鹽,世界的光,世界的酵母。我們將成為天主的欣慰。我們這力行愛德的雄心壯志,其實更是正義之職責。這一全體基督徒共有的職責,意味着一場持續不斷的戰役。教會的傳統一貫稱基督信徒為基督的戰士(Milites Christi):為他人帶來安寧,向自身不良傾向作連續鬥爭的戰士。有時,由於我們缺乏超性觀念,實則缺乏信德,往往不願把塵世生活比作戰爭。我們蓄意加以歪曲,認為自詡基督的戰士會造成妄用信德,服務世俗目標的危險,會造成施加壓力的危險,會產生各自為政的小集團的危險。這種想法是一種不太合邏輯的悲哀簡化,而且常與懦弱和貪圖安逸聯袂起來。

沒有比狂熱主義與基督徒信仰更背道而馳的了。狂熱主義,不管它披上甚麼偽裝,無非是神聖與凡俗的庸俗同盟而已。我們若明白,我們的鬥爭,正如基督所教導的,乃是人人向自我發動的戰爭,那麼,上述危險便不會存在。這鬥爭,乃是時刻更新愛主深情的努力,時刻更新根除自私的努力,時刻更新服務大眾的努力。在這場衝突中,臨陣逃脫,不管有何藉口,都意味着未經交鋒,先自投降。誰若這樣做,是自甘墮落,缺乏信德,灰心喪志,聽憑苟且偷安來擺佈命運。

我們在信德中,面對天主及眾兄弟所進行的這場靈修戰鬥,乃是我們身為基督信徒的必然結果。誰若逃避這場戰鬥,便是出賣耶穌基督,便是出賣祂的奧體——整個教會。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