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6

聖若望告訴我們,第二個大敵是眼目的淫慾。這個根深蒂固的貪慾,引誘我們貪婪觸覺上的東西。眼目盯住世上的事物不放,對超性的現實則盲目無視。因此我們用「眼目的淫慾」這個聖經用詞,來形容對物質事物的無序的貪婪,和對畸變周圍事物的看法,只用人性的眼光來看待我們時代中的人物境遇。

其結果便是:我們的神目日益昏瞶。我們的理智宣佈它能理解一切,無需天主幫忙。這個誘惑的狡詐之處,即在於利用天主給我們用來自由認識祂、愛慕祂的理智作為掩護,進行招搖撞騙。在這誘惑勾引下,人的理智,被那個所謂「你們將如同天主一樣」 的騙局沖昏頭腦,被越軌的私愛迷住心竅,猖狂跋扈,竟狂妄自詡為宇宙的中心。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存在,便無條件地墮入第三個大敵的陷阱:驕傲。這裡所指的,不是一念之差的虛榮心或私愛心。這裡所指的,是一種事事處處自欺欺人的習性。讓我們千萬不要自欺欺人罷!因為這正是萬惡之最,萬詐之本。向驕傲宣戰,是一場永不休止的戰爭。有人甚至這樣說:人斷氣二十四小時之後,他的驕傲心才消聲匿跡。法利賽人的傲慢,連天主都無法感化,因為他們心中有着自滿自足的屏障。驕傲使人作威作福,蔑視他人,凌虐他人。因為「傲慢來到,恥辱隨後而至。」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