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3

過去我常講,現在讓我再一次強調指出,大聖若瑟的生活,是自然的,淳樸的。他生活上的自然與淳樸,使他與街坊鄰里永不疏遠脫節,使他在待人接物上,絕不帶來任何人為的麻煩隔閡。

所以,我不喜歡公教工人,公教工程師,公教醫師之類的說法——雖然在某時期,或某場合是適宜的——這種說法,似乎在無形中把人劃分種族,似乎在說天主教友形成一個與人隔離的小集團。給人一種印象,似乎基督徒與社會其餘部分之間,存在着一道鴻溝。在尊重對方意見的同時,我認為這樣說比較合宜:做工人的公教徒或公教徒中的工人,工程師等。因為一個信教的人從事某種職業,無論是智力的、技術的、體力的,他自己認為是同其他人一樣的。其實也的確是的,他與其他人一樣,有同樣的權利義務,有同樣上進的志願,有同樣正視問題、解決問題的共同興趣。

天主教友,凡有志於如此生活的人,通過自己的日常生活,為信德,望德和愛德作見證。這樣的見證,不講究排場,也不計較場合,因地製宜,隨遇而行,既淳樸又自然。他們蓬勃的生命力,反映教會在世界中的臨在。因為所有天主教友就是教會。憑他們本身所有的權利,即是天主子民的一份子。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