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31

我們基督徒雖身為瓦器,卻裝有偉大的聖寵寶藏。 天主將祂的恩典交託給人類薄弱易碎的自由。我們可以肯定上主大能對我們的幫助,可是由於人性的七情六慾,好逸惡勞的陋習,加上驕傲,使我們時常拒絕祂的聖寵而陷於罪惡。已經有廿‍五年了,當我唸信經,宣認自己對教會的神聖淵源的信仰:「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時,我經常都習慣加上一句:「不管其他的一切」。有人問我這一句話的意思,我回答:「不管你的和我的罪過。」

這一切都是事實,但是這並不容許我們任性地對教會作一些庸俗的,缺乏信德的批評。我們不能膚淺地估量某些教會人士或某些基督徒的功過。在教會內最重要的,是天主的行動,而不在於我們如何反應。這就是教會的真諦,基督在我們之中,天主來到人世,為了救贖人類,用啟示的方式召叫我們,用聖寵聖化我們,祂不斷地助佑我們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奮鬥。

我們可能不輕意信任他人,但我們更不該信任目己,每晚要以一句:我罪(mea culpa)來結束,發一個深切誠懇的懺悔。然而,我們無權懷疑天主,懷疑教會,懷疑她神聖的起源,以及她藉教導和聖事救贖我們的功效,就如同懷疑天主本身一樣,如同不完全相信聖神降臨這回事一樣。

金口聖若望曾經寫道:「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之前是沒有修和的。在尚未修和的時候,聖神並沒有被派遣……。聖神的缺席,是天主義怒的一個標記。現在既然你已看見祂被派遣來臨,就不該懷疑修和之存在了。但是,假若有人問:『聖神如今在那裡?當奇蹟出現時,當死者復活,痳瘋患者潔淨時,我們說祂的確臨在。可是現在,我們如何知道祂真的存在呢?』不要擔憂,我可以給你指出,聖神如今仍在我們中間……。」

「假使沒有聖神的臨在,我們不可能會說『耶穌是主』,因為除非受聖神感動,沒有一個人能夠稱耶穌為主(格前12:3)。假使沒有聖神的臨在,我們不可能有信心地祈禱,因為在祈禱時,我們說:『我們在天的父』(瑪6:9)。假使沒有聖神的臨在,我們也不可能稱天主為我們的天父,我們怎麼會知道這些事呢?保祿宗徒教訓我們:『為證實你們確實是天主的子女,天主派遣了自己兒子的聖神,到我們心內喊說:阿爸,父啊!』」(迦4:6)

「當我們呼叫天主聖父時,記着那是聖神在你的靈魂內運作,賜給了你這個祈求。假使沒有聖神的臨在,教會即無智慧之言或知識,因為聖經說:『從聖神蒙受了智慧的言語。』(格前12:8)……假使沒有聖神的臨在,教會根本不可能存在。教會既然存在,聖神的臨在就無法置疑了。」 

教會是天主存在世上的一個標記,超越一切人為的缺失和限制;一方面教會有別於她給新約七件聖事所定的意義,另一方面教會本身也可視為天主臨於世上的一個至公聖事。作為一個基督徒,就是要在天主內重生,然後受祂的差遣,到人群中去宣揚救贖的福音。假使我們仍具有堅強和活潑的信德,大膽地把基督介紹給許多人,我們便會親眼見到像宗徒時代所發生的一些奇蹟。

即使在今日,無力仰望上天和默觀天主奇妙作為的瞎子們亦會重新恢復視力。受到情慾束縛而忘卻真愛的跛子,重新獲得了自由。不情願認識天主的聾子重新得到聽覺。不甘願認錯而閉口不言的啞子重新開始說話。被罪惡摧毀了生命的死人重獲新生。我們再一次體驗到,「天主的話確實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種雙刃的劍還銳利」。 與初期的基督徒(CCC)一樣,當我們默想聖神的大能,又看到祂在祂的受造物的理智和意志內行動而產生的果實時,我們充滿了歡樂。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