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77

「在收到那封信以前,我感到無名的憂鬱。看了信以後,我很開心,而且知道別人怎樣地在工作。」又一個說:「你的信和我弟兄們的消息都好像是我們這個現實世界中快樂的好夢。」另一個說:「收到這些信使我覺得非常高興,同時知道我是那麼多朋友的朋友!」又另一個,還有其他很多人也說:「我收到某某人的信後,感到慚愧。我拿自己和他們相比,我實在缺乏精神。」

這種「書信式的使徒工作」不是很有效嗎?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