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725

我們的敵人幾乎總是那樣對付反抗他的人:假仁假義地,溫柔體貼地,利用屬靈的動機,試着不惹人注意。之後,當一切似乎無可挽回時(其實是可以的),就厚著臉皮,想叫人像猶達斯那般地絕望,絕望得找不到懺悔的餘地。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