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624

層次分明,每一件東西都有適合放它的地方。在一張衛拉斯蓋士(Velazquez)的名畫中,假如每一種色彩都隨心所欲;假如畫布的每一條線都鬆散了;假如那個畫框的每一節木頭都分離了,那還成什麼畫呢?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