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4

前幾天,在一台彌撒中,我暫停片刻默想領主詠中的聖詠:「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詠 22:1)這讓我想起晉鐸典禮中另一段聖詠:「上主是我產業、我的杯爵。」(詠15:5)基督把自身交託在司鐸手中,使他們成為「天主奧秘的管理人。」(格前 4:1)天主的化工,多麼神奇!

明年夏天,約有五十位主業團員將領受聖秩聖事。一九四四年迄今已有些許信友晉鐸,每次的晉鐸都是天主的聖寵與主業團為教會服務的見證。然而每年還是有些人感到驚訝,他們問道:「那些三、五十位有成就和前途光明的人,為何甘願做神父?」或許這問題也困惑各位,我今天的講道將選擇這為主題。

為何要成為司鐸?


35

即將領受聖秩聖事的這些主業團信友,在醫學、法律、工程、建築及其他許多專業領域上,有多年的豐富經驗。他們的工作能讓他們在社會上佔有一席之地。他們晉鐸的目的是為了服務;不是為了管理別人或吸引別人的注意,而是為了在神聖持續不斷的靜默中捨棄自我、服務眾生。當他們成為神父之後,雖然可以完全勝任他們原有的事業,但是他們不會陷入繼續從事平信徒職業的誘惑。

他們在各種知識學科上具有深度,例如在歷史、自然科學、心理學、法律和社會學,這是他們過去身為平信徒的特色。但是不會因為這樣,讓他們成為心理學家神父,生物學家神父或社會學家神父。他們領受聖秩聖事是要成為完完全全的神父——徹徹底底的神父。


36

他們對於世俗的知識,或許比同行的平信徒多,然而一旦成為神父,他們欣然地隱藏這方面的能力,把注意力集中在鍛鍊自我——恒切地祈禱,只談天主,只做傳播福音和舉行聖事上。我們可以這麼說:神職成為他們新的專業工作。即使他們奉獻了整天的時間,卻發現仍然自己欠缺足夠的時間完成該做的事。他們必須不斷地研讀神學:給人神修指引,聽告解,不停地傳教及祈禱。他們的心必須專注於聖體龕——耶穌基督真正臨在的地方。雖然他們如同其他人一般,會遭遇種種困難,生活上卻是忘記自我,充滿了喜樂。

正如我所說的,這些或許會更增加人們的驚訝。或許他們仍然會問:為何要捨棄世上這麼多美好高貴的事物?這些人可以有成功的職業生涯,透過他們的榜樣,可以在文化、教育,及其他許多層面影響社會。

有些人會說,神職的觀念,在今天的社會中有點混淆。他們說我們須尋找神父的真實「身份」。而且他們質疑在現今世上奉獻天主,成為神父的價值。更有些人會問說,在現世如此缺乏司鐸聖召的時候,為何這些聖召,會出自功成名就,在社會中已尋到自己地位的教友呢?


37

我能夠瞭解這種驚訝,但是我自己卻無此感受。這些人成為神父,是出於自願,因為他們想做神父,而且有非常超性的理由。他們知道棄絕萬事,絕非信口之言。為回應主業團的召叫,他們將自己奉獻給教會和所有靈魂。這完美召叫引領他們聖化日常工作,在工作中聖化自己,在職業關係之中聖化他人。無論是神父或平信徒,主業團成員皆為普通信徒,正如其他天主教徒一樣,聖伯多祿曾如此說:「你們卻是特選的種族、王家的司祭、聖潔的國民、屬於主的民族,為叫你們宣揚那由黑暗中召叫你們,進入他奇妙之光者的榮耀。你們從前不是天主的人民,如今卻是天主的人民;從前沒有蒙受愛憐,如今卻蒙受了愛憐。」(伯前2:9–10)

身為天主教徒,神父與平信徒的情況相同,因為天主我們的上主召叫所有信徒走向完全的愛,也就是成聖。「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天主聖父受讚美!他在天上,在基督內以各種屬神的祝福,祝福了我們,因為他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弗1:3–4)

成聖的工作,絕不可馬虎,我們要努力奮戰回應天主的恩寵,效法我們的典範基督,不然就等於放棄聖戰一途。天主邀請了每一個人,所以每一個人都能在生活中成聖。雖然個人會有錯誤和失敗,但是在主業團裡面,平信友和神父追求成聖的熱情完成一樣;況且神父在全體信友中只佔一小部份。

所以如果用信德的眼光來看,成為司鐸並非捨棄任何事物;成為司鐸也沒有在主業團的召叫上加冕。成聖並非因生活狀況(已婚或單身,鰥寡或神職)有所差異,僅在於個人回應聖寵的方式。這聖寵教導我們擺脫黑暗的行為,戴上光明的武器,也就是以寧靜、和平及對全人類喜樂的服務而全然奉獻。(參閱羅13:12)


38

以神職的身份服事天主,並非比其它服事天主的方式較好或較差,只是不同而已。司鐸聖召的崇敬與偉大,世間無可比擬。聖佳琳曾以耶穌的口吻說:「我不願見到司鐸的尊敬有任何減損,這種尊敬不是給司鐸,而是給我的,藉著聖血我賜予他們牧養之責。若非如此,你們對他們的尊敬應該像對平信友一樣……你們不可冒犯他們;若冒犯他們就是冒犯了我。所以我再三強調,不准冒犯我的基督們。」

有些人仍不斷尋求所謂司鐸的身份,雖然聖佳琳這麼清楚地表達過!司鐸的身份是什麼?他們屬於基督。所有的基督徒不能夠也不該當滿於做另一位基督alter Christus,而應該是作基督自己ipse Christus。然而藉由聖事,在司鐸身上成為事實。


39

「為完成如此偉大的工作」,救贖的工作,「基督時刻臨在祂的教會,特別是在彌撒祭典中,祂親臨彌撒的祭典中,不只是在祭者之中。這位曾奉獻自己於十字架上者,透過司鐸不斷獻上自己,特別是在麵餅酒形之內。」 聖秩聖事真正地將司鐸的聲音,雙手以及全人借給我們的上主。在彌撒中,藉由祝聖詞語,耶穌基督改變麵餅與酒的本質,成為祂的身體、靈魂、寶血與神性。

這是司鐸受人崇敬的源頭,偉大是來自天主,完全可以與我的卑微相容。我祈求天主我們的上主,賜給司鐸恩寵,以神聖的方式執行神聖的事務,在生活的各方面默想天主的偉大。「所有恭祭吾主受難奧蹟之人,都當師法奧蹟中之一切。如果我們將自己獻於聖體,也將領我們至天主台前。

如果你遇到一位司鐸,他很明顯地未按照福音而生活,不要判斷他:讓天主去判斷。謹記在心,儘管他多麼不配,如果他誠心地祝聖聖體寶血,有效地舉行彌撒,吾主仍將降臨在他的雙手。在那裡可以找到比耶穌更高貴的忘我與棄絕呢?是在聖體之內,而非在白冷城或加利肋亞。為什麼?因為耶穌的心充滿救贖的渴望,祂不願意任何人未被召叫而抱怨,基督主動地會見那些未曾尋求祂的人。

這是真正的愛!沒有其它的解釋。談到基督之愛時,我們無法以言語表達。祂是如此降卑自己,毫無抗拒地承受每件事:無數人對祂的冒犯、褻瀆和冷漠,即使只是為了不讓任何人失去聆聽祂傷口之內心跳的機會。


40

司鐸的身份是做一個基督救贖恩寵的第一手工具,這恩寵基督為我們而贏得。如果你瞭解這端道理,如果你在靜觀的祈禱中默想,你怎麼會認為神職是種棄絕?其實,是難以衡量的收穫。我們的母親瑪利亞,最神聖的受造物,只有天主比她更為神聖,但祂只有將耶穌基督帶到世上來一次,司鐸卻能每天將耶穌帶到世上,帶到我們的靈魂和身體裡:使基督成為我們的食糧,給予我們生命以及來世的允諾。

司鐸同其他一般信徒一樣,是人、也是基督徒。因此對司鐸而言,保持謙卑是非常重要的。他必須特別瞭解到,聖保祿的話,也應用在他身上:「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格前4:7)他所領受的……是天主!他領受權柄舉行彌撒聖祭(祝聖司鐸最主要的目的)、赦罪、施行其他聖事,以天主之言的權威傳教,以及在關於天國的事上管理信徒。


41

「所以,假定司鐸雖已領過基督徒入門聖事,進一步由另一項特殊聖事而授予其司祭職,使司鐸因聖神的傅油,獲得特殊神印的標記,並且肖似基督司祭,好能以基督元首的身份行事。」 這就是教會。她不是建立在人的反覆無常上,而是根據耶穌基督的明白意志而創立。「按兩種法律︱新約與舊約,藉由天主的祝聖,奉獻與司鐸兩者結合一體。經由天主設立,新約中的天主教會領受了可見的聖體祭獻,我們必須瞭解到,教會擁有新的司鐸,外在明顯可見,取代了古老司祭的地位。」

祝聖時,在接受聖秩者普通司鐸身份上,加上施行聖事的司鐸身份。因此,有人爭論司鐸比平信徒更像一位基督徒,雖然這是種嚴重的錯誤,但另一方面,我們卻可以說,司鐸比平信徒更具司鐸身份。像所有基督徒一樣,司鐸亦屬於基督救贖的群體,並且他具有司鐸職務的特色,因此「不僅在程度上,而且在本質上」 與平信徒的普通司祭職務有所區別。


42

我很難瞭解為什麼有些司鐸急切地想要和其他教友認同;忽略了他們在教會中的特定使命,忘記自己是為著這個特定使命而被祝聖的,他們似乎害怕被信徒視為另一種人,事實並非如此,教友只是想在司鐸身上,找到一些適於每個基督徒及可敬人士的美德:諒解、公義、勤勞的生活(在此指司鐸工作)和良好的舉止。

然而信徒也想要能夠清楚地知道司鐸的特質,他們期望司鐸祈禱,不拒絕實行聖事;他們期望司鐸向每個人敞開大門,不要因私利而管理眾人,或成為派系的領導者。 他們期望司鐸在舉行彌撒、耹聽告解、安慰病患憂苦者、教導孩童或成人堅振教義、傳講天主聖言的時候,都能注入愛心與奉獻,並指出為人所創的科學,是無法帶來救贖與永生的;他們期望司鐸能安慰並善待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43

總而言之,他們要求司鐸能積極地默想基督的臨在,特別在奉獻聖體寶血的祭獻時,並且在個人秘密的告解聖事中,以天主之名寬恕罪過。施行這兩種聖事,是司鐸最重要的使命,其他任何事都以這為基礎。如果司鐸不教導人們關於基督的道理,不在愛德的補贖和加爾瓦略山的祭獻——彌撒中和基督相遇,那麼諸如傳教或講道等其它司鐸工作,就缺乏穩固基礎。

關於神聖的祭獻,請容我再多補充一點。如果對我們基督徒而言,彌撒是生命的中心與根源,在司鐸生命裡,更是如此。一位司鐸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而不天天奉獻彌撒, 對天主毫無愛意可言。可以說是藐視基督,拒絕與祂分享對救贖的神聖渴望,這樣的司鐸無法瞭解耶穌心甘情願地捨棄自己,做為眾人靈魂的食糧的愛心。


44

我們必須記住當我們司鐸做彌撒時,不論自己是聖人或罪人,我們不再是我們自己。我們是在祭台上重演加爾瓦略山的祭獻的基督。「司鐸應在聖體聖事的奧蹟中,履行他們主要的職責。在聖體聖事中,不斷實現救贖的工作。職責所在,我們鼓勵司鐸每日做彌撒,即使全無教友參與,這是基督與教會所規定的。」

特倫多大公會議教導:「在彌撒中,司鐸以不流血的方式舉行奉獻,而同一位基督曾為眾人在十字架上,以流血的式奉獻了自己。因此犧牲者只有一位,而且是同一位;透過司鐸職權而被奉獻的那位,與十字架上奉獻自己的那位完全相同;只是奉獻的方式不同。」

事實上,有無教友參與彌撒,都不能改變這項信仰的真理。當我做彌撒時,如果周圍有人,我會覺得很快樂,但是我不認為自己是什麼聚會的主席。在某方面來說,我像其他人一樣,只是其中一名教友,但最重要的是,在祭台上我成了基督!我以不流血方式,重演加爾瓦略山的聖祭,以基督的身份祝聖酒餅;我真正代表耶穌基督,因為我借給祂我的身體、聲音、雙手和一個我可憐的心,雖然常被玷污,卻也想淨化它。

有時候,在彌撒中,雖只有輔祭一個人在旁邊,我覺得好像還有其他人在場。我感覺到所有的天主教徒、基督徒以及無信仰的人都與我同在。天主的受造物都在那兒——陸地、海洋、天空、動物和植物——整個宇宙都將榮耀歸於天主。


45

特別地,我想用梵二大公會議的話來告訴大家:「我們便密切地與天上的教會相連接,首先和榮福童貞瑪利亞,也和聖若瑟、聖宗徒、殉道者及諸聖人,彼此相通,並尊敬他們。」

我請求所有教友熱切地為我們司鐸祈禱,讓我們學習以神聖的方式來舉行彌撒聖祭。我請求你們對彌撒聖祭表示深刻的愛意,這樣會鼓勵我們司鐸以神性與人性的尊嚴舉行彌撒,使我們保持祭衣,與其它彌撒用品的潔淨,舉止虔敬,避免急躁。為什麼要那麼匆忙呢?戀愛中的人會急著道別嗎?他們似乎想走,卻又留了下來。他們不停地回首顧盼。他們重複著極普通的話語,好像剛剛才瞭解那些話的真正含義。人類高貴美善的愛,同樣也可以應用在天主的事上。如果我們全心全意愛天主,我們一定不會急著結束這場聚會——一次難忘的約會。

有些司鐸對彌撒非常冷淡,他們可以不厭其煩地讀經或宣佈事項,直到教友們感到不耐。可是到了彌撒的主要部份——聖祭禮儀;他們卻匆匆帶過,這使得教友無法熱心地尊敬基督——永恒的司鐸和犧牲者;他們也沒法學著在彌撒之後,安靜虔敬地感謝祂再度來到我們心裡。

在彌撒中,基督徒的感情和需要找到最佳的管道,藉著基督,彌撒領我們到聖父面前,沉浸於聖神之內。司鐸應盡力讓教友知道這端道理,並能奉行不渝。沒有其它活動比教導信眾愛慕和敬重聖體聖事更為重要。


46

「司鐸行使兩項職權:主要的一項是成聖體;第二項是關於基督奧體。第二項職權仰賴第一項,反過頭來說卻不盡然。」因此,司鐸最為重要的工作,在於促使教友以純潔、謙遜和虔敬的態度,接近聖體聖事。如果一位司鐸盡力做到這一點,他不會自欺,也不會欺騙其他基督徒的良知。

在彌撒中,我們所要做的事是崇敬;我們充滿愛意地履行受造物對創造者的首要責任:「你要朝拜上主,你的天主,惟獨事奉他。」(申6:13,瑪 4:10)不是像僕人般冷淡,虛有其表的尊崇,而是像孩子一般溫柔的愛,表現出孺慕之情和依戀。

在彌撒中我們找到最佳的機會,為自己和眾人的罪惡而痛悔,能夠和聖保祿同說,我們可在自己肉身上,補充基督的苦難所欠缺的。(參哥 1:24)在世界上沒有人是被隔離的個體,也沒有人能自認毫無罪惡,這世界的罪惡乃由原罪以及無窮的本罪而來。讓我們熱愛犧牲、尋求悔改。怎麼做呢?在彌撒上與基督——司祭和和祭品——親密地結合。祂繼續承受著人類(包括你和我)背棄祂的沈重負擔。


47

彌撒的奉獻表達了基督的慷慨。我們每個人都很為自己著想,然而天主我們的上主並不介意,即使我們在彌撒中,將所有的需要全部放在祂的面前。誰沒有想求的事情呢?上主,這個病痛……上主,這個憂傷……上主,我是如此卑微,似乎無法為愛你而承受那委屈……。我們渴望自己的家人擁有幸福快樂;我們為那些渴求食物與正義的人們感到哀傷,對於寂寞而痛苦的人,以及日復一日缺乏親切微笑和援手的人,我們也同樣感到悲憐。

然而真正讓我們受苦的,人類最大的失敗是罪惡,它使我們與天主分離,使靈魂遭到永遠失落的危險。我們舉行彌撒時的渴望,和基督在加爾瓦略山犧牲時一樣:就是要帶領人類以愛心達到天主永恒的榮耀。

當我主——無辜的受難者,藉著司鐸的雙手,降臨在祭台上,讓我們養成習慣,以真誠的態度和祂說話。相信通過天主的助佑,會讓我們靈魂敏銳,勸於行善,也會讓我們擁有慈愛、體諒和同情心,善待受苦之人,及佯裝快樂、沈溺於虛幻之樂中的人。


48

最後我們要感謝天主我們的上主,因為祂將自己賜給我們。想想:聖言化成肉身做為我們的食糧!……天地的創造者竟然在我們卑微的身軀之中!……為預備基督的到來聖母始胎無染原罪。如果感恩要和主的恩賜與自己功勞之間的差異相稱,我們豈不應整日神領聖體、感謝不絕嗎?領完聖體後不要立刻離開教堂。沒有任何比這更重要的事使你不能耽擱十分鐘的時間向天主說聲「謝謝」。讓我們不要吝嗇,愛必須以愛償報。


49

一位司鐸若是以敬拜、痛悔、求恩、感謝和效法基督的方式舉行彌撒、並且教導眾人,以彌撒作為基督徒生活的中心和根基,那麼他將真正地顯露出自己聖召的寶貴。神印的價值,永遠不會失落。

你們現在領悟到,那些好像後悔成為天主代理人的司鐸,是人類的和基督徒的失敗,徹底的失敗,真是最不幸之事。他們放棄神職而去仿效平信徒,尋找另一份工作,逐漸取代原先的聖召和使命。當他們逃避神修指導的工作時,通常他們會去找另一項職業,擠進平常人的圈子裡,諸如從事社會工作或涉及政治。司鐸的使命便誤入歧途。


50

我不願用灰暗的語調做總結,這似乎有些悲觀。真正的基督徒聖職並未從天主的教會消失。我們從耶穌那領受的教導也未曾改變,全世界有數以千計的司鐸,真正地以安靜及平凡的方式回應他們的聖召。他們從未陷入誘惑,而丟棄起初就存在教會內的神聖和恩寵的寶藏。

我很溫馨地想起那些散居全世界的弟兄們,他們默默地工作,在人性和超性上都值得敬仰。他們應該能感受到,自己被許多基督徒的友誼、幫助和情感所包圍。當他們有幸得見天主的聖容時,耶穌必定親自出來迎接他們,祂將永遠光榮那些在世以祂的身份與名號行事的人。

讓我們為所有將被祝聖的主業團信友祈求,讓他們是永遠忠實、虔敬、博學、敬業和快樂的司鐸。將他們託付給童貞聖母瑪利亞,請她特別照顧這些人,使他們終其一生,服侍她的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永恒的司鐸。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