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33

宗派主義者,大聲抗議他們所謂的我們的“狂熱執拗”,因為世紀接著世紀川流不息,而天主教的信仰卻屹然不變。

另一方面,既然它與真理毫不相干,所以宗派主義者的狂熱執拗,在不同時代,披上不同的外衣。他們用以反對聖教會的賭注,只是大放厥詞的牛鬼蛇神,毫無事實內容。他們的「自由」只會給人加上鐐銬;他們的「前進」只會把人類拖回莽莽叢林;他們的「科學」包藏夾帶著愚昧無知。他們的櫃台背後,只藏有破破爛爛的舊貨。

但願你對信仰的這種“狂熱執拗”,日益堅強。因為,它是唯一真理的僅有保衛。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