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877

他有一個法律博士學位,一個哲學博士學位,並正在向馬德里大學申請教授職位。他專長於兩項熱門學科,並且在這兩個領域裡,成就輝煌。

他捎信給我說:他病倒了,要我去看他。我來到了他住宿的寓所。他迎面對我說:「神父,我快死了。」我親切地安慰了他。他希望辦一個總告解。就在當天夜晚,他死了。

一位建築師朋友,一位醫生,幫助我給屍體裝裹好殮服。眼看看這具年輕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我們三人都一致認為:兩個大學授予的博士學位資格,比起他剛取得的,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好教友的資格來,真是分文不值。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