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604

你使我想起了比拉多:Quod scripsi, scripsi!──我已經寫下,不能再改了──可是,他早已先容許了那樁滔天大罪的執行。你或許是堅定不移的;但是,你應當在事先採取這個態度,而不是事後。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