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99

「我就是看不出,那實在是不夠明白。」他對別人明確的聲明。這樣回答。其實,十分明白的,是他自己的無知。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