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59

我不得不同意你的看法,有一些保持信仰的教友,看起來甚至很熱心,他們自己也許是真心誠意的,但是天真地上了當,實際上是幫了教會敵人的忙。

無知,這個最險惡的敵人,借著五花八門的名義──例如:合一運動啦,多元論啦,民主啦,潛入了他們的家庭。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