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4

在捍衛真理的緊急關頭,難道還能指望既不得罪天主,又不冒犯世俗嗎?這兩者是針鋒相對的:非此即彼,不能兩全!犧牲,務必是全燔祭,要焚燒得一乾二淨……,甚至包括這個思想──「他們會說甚麼呢?」──甚至包括我們叫作名譽的那個東西。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