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59

「祈禱」是人的謙虛──他承認自己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承認天主的至高至尊;他禱告並朝拜天主,深知一切依靠天主,自己一無所有。

「信德」是理智的謙虛──理智放棄自己的判斷,服從教會的論斷和權威。

「服從」是意志的謙虛──意志,為了天主,寧願服從別人的意志。

「貞潔」是肉體的謙虛──肉體甘願從屬於靈性。

外在「克己」善功是感官的謙虛。

「補贖」是各種感情的謙虛──甘願自我犧牲,獻給天主。

謙虛,是修德勵性道路上的真理。


260

能夠明白自己在天主面前,不過只是虛無,沒有什麼了不起,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因為實際情況,正是如此。


261

「向我學習,因為我是溫良而心謙的……」

看,耶穌多麼謙虛!了解到你不過是個簡陋泥做的工具,這是個多大的教訓!耶穌無限仁慈,把你提拔起來,以聖寵旭日的光輝,煦照你卑劣庸碌,平白把你高高舉起。而你呢,往往用尊嚴與正義的外衣,掩蔽自己的驕傲……!有多少次向主學習的大好機會,都被你白白錯過而付諸東流,因為你不知加以超性化而善予利用!


262

那一陣陣不時發作的沮喪愁悶,是毫無道理的。那是因為你看了自己的缺點,或者是因為別人發現了你的缺點……

求天主賜給你真正的謙虛吧!


263

請先許我提醒你,缺乏謙虛的明顯標誌,除其他之外,還包括下列幾項:

──自以為言論行動總比別人高出一等。

──獨斷獨行,總要別人按自己的意思辦事。

──當你有理時或明知理虧,硬要強詞奪理,頑固到底,態度惡劣。

──既未受到別人邀請,又不是出於愛德的要求,總愛高談闊論自己的主張意見,指點別人。

──輕視別人的觀點意見。

──缺乏自知之明。看不到自己的一切才能品質,不過是從天主手中借來的而己。

──不肯承認這一現實:自己根本不配接受任何榮譽或尊敬,連腳底下踩的土地,個人擁有的財物,都不配。

──在談話中,愛用自己作例子。

──故意貶低自己,讓人對你產生一種良好印象或引人產生相反的看法。

──受到批評時,愛找出理由推脫抵賴。

──對神師隱瞞自己丟臉的過失,怕喪失他對自己的好感。

──聽到誇獎,心滿意足;聽到別人對自己的讚美,洋洋得意。

──別人受到比自己更高的榮譽敬重,便傷心難過。

──不肯做卑賤微末的工作。

──爭取或渴望突出自己的機會。

──談吐之中,插科打諢,藉以標榜自己的誠實,智慧,技巧,專長……等等。

──因不能擁有某些財物,深感羞恥……


264

謙虛,並不意味著憂慮重重,或膽戰心驚。


265

請君慎戒假裝謙虛。假裝謙虛,其實是好逸惡勞的別名。


266

是伯多祿開腔說的話:主,你要給我洗腳?耶穌答道:現在你還不懂我在做什麼。但是,你以後會明白的。伯多祿固執地說:那辦不到,你豈能替我洗腳!於是耶穌解釋說:如果我不洗你的腳,你就同我不相干了。西滿伯多祿馬上委身順從說:那麼講的話,不單是腳,連我的手和頭一起都洗一洗吧!

當基督召喚我們徹底獻身,毫無保留,毫不遲疑之時,我們往往像伯多祿那樣,用虛假的謙虛為名,加以擯絕……但願我們也有伯多祿的赤膽忠心。伯多祿絕不讓任何人愛耶穌勝過他愛耶穌。這樣的癡情,激勵我們作出這樣的響應:我在這裏,洗淨我吧!洗淨我的頭,我的雙手,我的雙腳吧!從頭到腳,把我徹底淨化吧!因為我要毫無保留地獻身給你!


267

我為你節錄一段友人的來信如下:

「我對福音教導的謙虛著了迷。不過,我厭惡某些教友遇事退縮的膽小怕事,厭惡他們缺乏為公益服務的熱心。他們的作風,損害了教會的信譽。那個無神論作家寫道:基督信徒的道德觀是奴役的道德觀。言下所指的,一定就是這一類教友。」

其實,我們是僕人──被擢升到天主兒女地位的僕人。既然成為天主的兒女,就不該再在私慾偏情的奴役下行事了。


268

如果你對自己的「劣根性」確有認識,如果你有自知之明的話,那麼,你對事物便會有超性的反應。遇到屈辱,蔑視,誹謗……心靈中的喜樂與平安,照舊根深蒂固,更加紮實。

在這種情況下,先向天主說:Fiat──主啊,不管怎樣,只要是你所要的就好!然後,心中這樣想一想:「他就說了這麼一點兒嗎?顯然,他對我還不夠瞭解。否則,絕不會到此為止的。」

既經說服自己該受更差的待遇之後,你對那人反會油然而生感激之情。一樁臨到別人頭上會感到難受的事,對於你反而成了高興的事。


269

塑像樹立得越高,倒下來的衝擊也越大,越危險。


270

你每次去接受靈修指導時,要抱著更謙虛的態度。而且,要準時,因為這也是謙虛的表現。

把自己看作是一個學說話,學識字看書,學花鳥名稱的小孩子,開始體驗快樂和悲傷,開始留神腳下踩著的路面,認認真真,誠誠懇懇。你這樣做,錯不了。因為,天主就在靈修指導中對你講話。


271

「我依舊還是個可憐巴巴的人。」你對我這樣說。

但是,在以往,當你意識到這一點時,心裏往往懊惱苦悶萬分。而現在呢,你既不是習慣成自然,也不是甘拜下風,屈服認輸;卻是開始養成喜洋洋,興沖沖,重整旗鼓,再接再厲的習慣。


272

如果你是敏感而謙虛的話,一定會體會到學無止境。各行各業,都如此。連最博學多才的大智宏儒,也必須學而不厭,直到壽終正寢為止。否則,就不成其大智宏儒了。


273

親愛的耶穌,如果我非當使徒不可的話,你可一定要使我變得非常謙虛啊!

太陽照到哪裏,那裏便沐浴在光明中。主啊,使我涵泳在你的明澈澄清中吧!讓我分享你的神性吧!使我的意志同你的聖意合而為一,使我成為你得心應手的工具,使我擁有你對屈辱羞恥甘之若飴的癡情吧!這瘋狂的癡情,竟引導你誕生於赤貧,操勞於微賤,含冤釘死於十字架上,匿形藏身於聖體聖血之中。

但願我能稍有自知之明,但願我能認識自己而且認識你。這樣,我就永遠不會再漠視自己一無所有的真相了。


274

只有蠢人才頑固不化。越蠢,就越頑固不化。


275

在人的事務上,別人的看法,也可能正確。他們跟你一樣,對同一個問題作觀察,但是從不同的觀點出發。在不同的光芒照射下,自然產生不同的陰影,不同的輪廓。

只有在信仰和道德問題上,只有一個不容爭議的準則:這就是我們的慈母聖教會。


276

懂得自行糾正錯誤,該多好啊!

可惜,學會這種藝術的人,寥若星辰!


277

與其犯一個傷愛德的罪過,寧可讓步,如有可能,儘量不作抵抗。要表現青草的謙虛,青草,任人踐踏,從不過問是誰的腳踩在它的身上。


278

若要皈正更新,就必須攀登謙虛的山嶺,跋涉自抑的征途。


279

你說:「我必須把自我砍除……」

是啊,可是好不容易啊,對嗎?


280

我們常常有必要強迫自己,來謙抑自己,認認真真地向天主重複地說:Serviam!──我願服務!


281

Memento, homo, quia pulvis es……人啊,記住:你既是來自泥土,那麼,別人踩在你頭上時,為何要惱火呢?


282

謙虛之道,四通八達……不過,首先通向天國。


283

修養謙德的捷徑,是這樣默想:我雖無才無名無勢,但只要投靠聖神,祂便會賜我聖寵神恩。問題是:有了聖寵神恩,我怎樣才能成為聖神得心應手的工具?

宗徒們雖然受到耶穌三年的教導,但一碰到基督的敵人,都嚇得逃之夭夭。聖神降臨後,他們一變而為不怕鞭刑拷打,不怕下監坐牢。最後,個個為信仰作證,捐軀殉道。


284

不錯,沒有人能保證自己能夠做到有始有終,功德圓滿……但,這種不定不決的狀況,正是我們必須保持謙虛的理由。同時,顯然也是我們有自由作選擇的證明。


285

儘管你起不了大作用,天主還是使用了你。而且,將繼續使用讓你為祂的光榮,有所建樹。

別因此而自命不凡,得意忘形。想一想:金匠使用鋼鐵製成的工具,把寶石嵌鑲在金飾品上。那鋼鐵工具有什麼可以自吹自擂的呢?


286

一磅金,一磅銅,哪一個更有價值?……然而,在許多情況下,銅比金更有用,更好。


287

你的聖召──天主對你的召喚──是指導並吸引別人,是服務與領導。若是假裝謙虛,或是對謙虛有錯誤的觀念,你孤立自己,縮在角落,那麼,你就是沒有盡好做天主工具的職責。


288

當天主用你把聖寵灌注於人靈時,切要牢記:你只是禮品的包裝紙而已:撕開了之後,便丟掉的。


289

Quia respexit humilitatem ancillae suae──因為祂垂顧了祂婢女的卑微……

我一天比一天更確信:真正的謙虛,是一切德行的超性基礎。

向聖母訴說你的心情吧,請她來訓練我們,沿著謙虛的道路前進。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