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78

這,正是吾主耶穌所要的。我們必須緊跟隨著祂。別無他途可循。這是天主聖神,在每一個人靈內的工程——在你靈魂內的工程。要馴服,不要給天主設置障礙,直到祂把你可憐的肉體,鑄塑成十字架上的耶穌為止。


979

你若是老把愛這個字,掛在嘴上唱,而沒有克己犧牲作後盾的話,那就會變得嚕嗦討厭,索然寡味了。


980

無論從哪一個觀點來看,刻苦克己,是極其重要的。

從人一方面來看,誰若不懂自我控制,就絕對不可能對別人產生積極有益的影響。只要周圍事物配他的口味,他馬上會受環境的支配制服。他會成為一個萎靡不振,在必要時不能急起直追,全力以赴的人。

若面對天主來考慮,用刻苦克己的小祭獻,向那一位為我們犧牲一切死而後已的主,聊表我們對祂的愛,對祂的服從與尊敬,難道說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981

刻苦克己的精神,與其說是對天主之愛的表現,毌寧說是它所產生的效應。如果你以這些克己祭獻,作為愛天主的小小信物時,有一次失敗,那就應當承認,你對天主聖愛的還愛之情,還是不夠堅貞。


982

習慣於刻苦克己的人靈,由於他們的純樸,即使在現世,對美好的事物,就有著更深刻的欣賞享受。


983

在世界上,若無克己,便無幸福。


984

幾時你立定志向,要多做克己時,你的內修生活,便會改進。你會獲得更大的神益神效。


985

讓我們不要忘記,在所有人類的活動中,必須要有人,男人和女人,在自己的生活中,高舉基督的十字架,昭示天下,作為賠補的善功。十字架,是和平與喜樂的象徵;是救贖人類和團結人類的象徵。十字架,是至聖聖三──天主聖父,天主聖子和天主聖神,對全人類過去所有的,以及今後繼續將有的聖愛。


986

「神父,我要是告訴你一件事,你不會笑我吧?幾天前,我自發地奉獻給天主一個時間的祭獻,為的是給我的小孩修好他的玩具,這令我自己很驚訝。」

我不是笑你,是高興。因為,正是以這聖愛,天主來修好我們的缺陷。


987

要刻苦克制自己,但不要心不在焉,不要叫苦埋怨。要收歛心神,但不要膽小害怕。


988

一天不做刻苦克己,一天便白白浪費了。因為,如果我們不克己,我們便沒有實行全燔祭。


989

你可曾在某時某事上,違背著自己的愛好和善變的心願行事呢?你應當看到:要求你的那一位,為了你,被釘在十字架上,頭帶茨冠,渾身肢體器官飽罹痛苦……。


990

你說起來,像是個頭頭是道的理論家。但是,你從來不為別人讓道,即使在最小的小事上面也好。我就不相信你那一套克己精神。


991

在小事情上留神,要求不斷地作出克己。這是使別人的生活能更好過一些的一種方法。


992

雅威對選民說,我寧要德性,不要厲行。換句話說,便是向他們指出:他們過份強調了某些外表的形式。

所以,我們應當在補贖和克己上下工夫,作為我們真正愛天主,愛鄰人的證據。


993

在我們的默想中,基督的苦難,越出冷冰冰的歷史骷髏,而不再是一種熱心的善思,卻赫然呈現在我們眼前:恐怖萬狀,野蠻殘酷,慘無人道,血跡斑斑……,卻又充滿著愛。

於是我們痛感:絕不能再把犯罪視同兒戲了──犯罪,就是把天主聖子釘在十字架上,用鐵錘砸穿祂的手足,就是使祂心碎。


994

如果你真想做一個悔罪改過的靈魂──既是悔罪改過,又是心情愉快──你首先應當堅持維護你每天祈禱的時間。祈禱時要熱心,要慷慨大量,還不能草草結束,縮減時間。你必須確保:那些時刻的祈禱,不僅僅是在你感覺需要的時候要進行,而且要在可能進行的時間,規定固定的時刻來做。不要疏忽這些細節。

如果你成為每天這樣朝拜天主的僕人,我可以向你保證:你一定會常常是幸福快樂的。


995

基督徒,常常能通過十字架,通過自我克制而高奏凱歌。因為,他是讓天主的全能大顯身手。


996

當你回顧自己一生時,似乎既無艱苦奮鬥,又無成就可言。你應當撫心思忖,多少光陰,白白浪費了。現在,該怎樣用補贖,用更大的自我獻身,來彌補所失。


997

當你回想一生的所作所為,由於沒有奉獻給天主,結果流於虛度,毫無價值時,你應當像個守財奴一樣,迫不及待地抓住每一個可能的機會,充份利用每一個遭遇的痛苦。因為,如果說我們人類,苦不是常常有得受的話,那麼,再把它白白浪費掉,豈不是太傻了嗎?


998

你是不是有一種愛唱對台戲,愛鬧彆扭的脾氣呢?那好極了。那就利用它來對你自己唱對台戲,鬧彆扭好了。


999

在聖家睡夢方酣之時,天使顯現於若瑟,讓他們能逃往埃及去。瑪利亞和若瑟,抱著聖嬰,立即起程,毫不拖延。他們沒有反抗,沒有藉口推卻,沒有等到第二天早晨再走。向我們的聖母瑪利亞,向我們的父親與家長聖若瑟說:我們願爽快而甘心地愛一切被動遭遇的補贖。


1000

我寫上這個號碼,是讓你與我,在結束此書之時,會心地莞爾一笑。同時,也讓某些可敬的讀者,高枕無憂,寐無驚魘。他們無論是出於天真也好,或出於惡意也好,挖空心思,給《道路》那本書第999條,無端虛構了一層魑魅魍魎的含義。


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