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4

在捍衛真理的緊急關頭,難道還能指望既不得罪天主,又不冒犯世俗嗎?這兩者是針鋒相對的:非此即彼,不能兩全!犧牲,務必是全燔祭,要焚燒得一乾二淨……,甚至包括這個思想──「他們會說甚麼呢?」──甚至包括我們叫作名譽的那個東西。


35

現在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聖善(神聖)的厚顏」乃是植根於,深深植根於福音裡的!承行天主聖意……,念念不忘耶穌被妄證誣告,耶穌被唾面打嘴,耶穌受罪人枉法之庭的審判……,和耶穌的沉默無語!下定決心:受人凌辱時,低頭忍耐,埋頭苦幹,繼續堅持吾主慈悲的愛託付我們的神聖事業,明知羞辱窘迫還會跟隨而來,也泰然無所畏懼。


36

如果我們害怕,或是恥於讓人看見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實行基督徒信仰,那麼我們所造成的危害,實在是太可怕了。


37

有些人一談到天主,一談到傳教工作,便似乎老覺得要道歉。這或許是因為他們還沒有發現人性德行的價值;另一方面,或許是因為他們在神修培育上有大缺陷和太膽小了。


38

別老想討好所有的人。總會有人出來反對,出來抗議的。民間諺語一針見血說得好:「凡利於羊者,必有損於狼。」


39

切勿跟著某些人那樣畏首畏尾:一個只有空口饒舌力量的敵人,就能把他們嚇倒。


40

你瞭解正在進行的工作……,你也並不反對;然而,你卻小心翼翼地不沾手,更小心翼翼地力求沒有人看見或猜疑你在幫忙。

你對我說,你怕別人言過其實地誇獎你!其實,倒不如說:你怕天主和世人會要求你更言行一致,對嗎?


41

他像是完全拿定了主意。可是一提筆準備跟他女友訣別時,卻讓猶豫不決,缺乏勇氣又佔了他的上風。有人講:這是人之常情嘛,是完全可以諒解的。這樣看來,有人認為:當耶穌基督號召一個人拋棄一切跟隨祂時,人性之愛似乎竟不在拋棄之列。


42

有些人犯錯誤,是出於軟弱──我們都是泥胚做的──但是他們保持教會信理的完整性。

是同樣的人,他們依靠天主聖寵,表現英雄的勇氣和謙虛,老實承認自己所犯的錯誤,同時,堅定不移地捍衛真理。


43

有些人把信德和信賴天主,叫作不明智和魯莽從事。


44

他們說:「信賴天主是瘋狂的事……!」那麼,信賴自己或信賴他人豈不是更瘋狂嗎?


45

你寫信告訴我,你終於去辦告解了。又說:把一生之中的陰溝蓋子打開──這是你說的話──給「一個人」看,覺得有些恥辱。

你什麼時候才能打消這種虛榮的自尊心呢?到那時,你去辦告解,就會高高興興地把自己如實揭示給「那個人」──他,領受了祝聖傅油禮,是另一基督──基督本人──就會給你赦罪,天主的赦罪。


46

但願我們常常有勇氣在大庭廣眾前,按照我們神聖的信仰恆久的生活。


47

「我們可不能有宗派主義」,他們一本正經地這樣告誡我,意思是說:可不能像教會那樣固執信理,不肯變通。

後來,我向他們指出:誰若掌握「真理」,便不可能是宗派主義。於是,他們認識了自己的錯誤。


48

你若想看看,按照時髦事物來做人行事的原則,真多麼可笑,只須翻開老照片看一看。


49

你喜愛列隊遊行,喜愛教會外在禮儀的傳統,好給天主應有的欽崇朝拜;而且你自己也能真正投身參與,使我感到不勝高興。


50

Ego palam locutus sum mundo:我在世界面前公開宣講。這是耶穌為我們捐軀犧牲的時刻到來之際,對蓋法作出的回答。

但是,有些基督徒,竟害怕──公開──表示對吾主的崇敬。


51

使徒們逃之夭夭,狂怒的暴眾厲聲呵斥耶穌,童貞聖母瑪利亞卻緊緊伴隨著她的聖子,走在耶路撒冷的大街上。在暴徒烏合之眾狂喊怒叫之時,她既不退縮,也不丟下耶穌不管。但在此同時,蜷縮在群眾人海之中不敢出頭露面的每一個人,卻聽任自己的怯懦,給虐待耶穌的兇焰烈火上加油。

大聲向聖母呼求:Virgo fidelis!大忠者貞女!求她讓我們這些自稱為天主之友的人,能時時刻刻名副其實。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