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8

伯多祿宗徒也這樣教導:「天主拒絕驕傲人,卻賞賜恩寵於謙遜人。」(伯前5:5)無論何時何地,除非我們謙遜,否則不能肖似天主。那天主是否偏要我們屈辱而後快?當然不,那創造、保存、看顧萬有的天主,就算要我們屈服於祂又有何好處?天主只願我們謙遜空虛,好讓祂能充滿我們。祂不欲我們放那麼多障礙物在心中,因這樣便再容不下祂的恩寵。其實,那使我們謙遜的天主,就是「能改變我們卑賤的身體,相似他光榮的身體」的天主(斐3:21)。主使我們屬於祂,使我們「真正的肖似祂」。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