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96

剛開始時我們用口禱,自孩童時我們已經如此做,包括簡單的禱文、說些熱心的話,對象是天主及主的母親,她也是我們的母親。每天早晚我仍慣於更新父母教我的奉獻禱詞:「聖母,我的母親!我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你,為了証明我的孝愛;我今天獻給你我的眼睛、耳目、口舌、心靈……。」這不就是默觀的開始嗎?是信任自我的棄絕嗎?情人見面時會說甚麼?做甚麼?他們犧牲自己,為了愛人而放棄所有。

一個接著一個的短誦……,熱心好像永遠不足夠,因為語言是多麼貧乏……接著和天主更佳親密,凝視天主,不眠不倦,生活得像囚犯。當我們盡力完成所交付的責任(雖然我們有很多錯誤限制),而靈魂渴望逃避,奔向天主猶如鐵塊被磁石所吸引,我們開始更積極地愛耶穌,出奇不意地和主相遇是多麼甜蜜。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