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84

我常對你們說,也不在乎別人知道,我愛引用流行歌曲的詞──多是和愛情有關的──來和主談話,我常愛這樣做。天主揀選我及你們中一些人完全屬於祂,所以我們把人間情歌的那份高貴的愛譜成神聖的愛,聖神在雅歌也如此做了,歷代的默觀者也如此作了。

試看亞維拉大德蘭的詩歌:

「如你要我無所事事,

為了愛你我會怠惰;

如你吩咐我工作,

我唯願工作至死,

祇要你告知我何時、何地及如何?

啊!甜蜜的愛,我求你,

告知我你要我做甚麼?」(註四)

另一首聖十字若望的詩歌的開頭也很迷人:

「一個小牧羊人,

孤獨而不快樂,

充滿哀傷憂愁,

因想念他的牧羊姑娘,

心懷裡滿載著單相思。」(註五)

我對人間純潔的愛情充滿極大的敬意及不可言傳的尊重,我們怎能不欣賞父母間神聖的愛?多虧父母我們才可以和天主做朋友,我願以雙手祝福這愛,如問為何是雙手,我會答:「因我沒有四隻手!」

願人間情愛受祝福!但主卻要求我多些,正如天主教神學所言,為了愛天國將自己獻給耶穌,這愛比婚姻之愛更超然,雖然婚姻是偉大的聖事。sacramentum magnum.(弗5:32)

不過,無論那種召叫:獨身的、結婚的、喪失配偶的、做司鐸的,皆應以極細膩的奮鬥過淨化的貞潔生活,因為那是每人都要有的美德。這需要掙扎、細心、敏銳及堅強。它要求一定程度的細緻,如我們接近在十字架上耶穌的愛心,我們便可充份欣賞這點。受誘惑時不必畏懼,因感到有誘惑不等於讓步。有天主的助佑,我們可抵抗誘惑,但千萬不要和誘惑對話。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