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94

當聽到聖保祿說:「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聖。」(得前4:3)我們心神蕩漾深受感動。今天我再度立此為目標,並提醒所有人:天主意願我們作聖人。

要使靈魂有真正的平安、要改變世界及在事物中找到天主我主,個人的聖化是絕對的需要。來自五湖四海及不同背景的人常問我:「對我們已婚的人、靠田地吃飯的人、寡婦、青年,你有甚麼要說的?」

我常有系統地回答:主基督不分貴賤高低向所有的人宣講福音,而我只有「一個燉鍋」,一個燉鍋一種食物,「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者的旨意,完成祂的工程。」(若4:34)主召叫所有人成聖;召叫所有人愛祂:老老少少、已婚未婚、健康病弱、有學識的及不識字的,不論他們做甚麼工作及住在那兒,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和主熟稔,那就是我們要在祈禱中更信賴祂,認識祂;和祂談話,並在心與心的談話中顯示我們對祂的愛。


295

「你們呼求我,前來懇求我,我必俯允。」(耶29:12)呼求的方法就是轉向祂、與主談話,我們要實踐宗徒的教誨:「不斷祈禱。sine intermissione orate.」(得前5:17)「不單用心,而是全心全意。」(註一)

你會認為生命艱難,人人都有自己的一份苦澀、憂慮、傷痛,我會引聖保祿之言:「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8─39)沒有任何事物可以使我們離開天主的愛及保持和天父的關係。

我向你推薦這個與天主不會斷絕的融合,是否在講一個過高的理想,致使大多數基督徒都達不到呢?這個目標是很高,但並非不能達成;成聖的道路就是祈禱之路,而祈禱要在靈魂處紮根並慢慢的成長,如同一粒小種子,後來長成枝葉茂密的大樹。


296

剛開始時我們用口禱,自孩童時我們已經如此做,包括簡單的禱文、說些熱心的話,對象是天主及主的母親,她也是我們的母親。每天早晚我仍慣於更新父母教我的奉獻禱詞:「聖母,我的母親!我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你,為了証明我的孝愛;我今天獻給你我的眼睛、耳目、口舌、心靈……。」這不就是默觀的開始嗎?是信任自我的棄絕嗎?情人見面時會說甚麼?做甚麼?他們犧牲自己,為了愛人而放棄所有。

一個接著一個的短誦……,熱心好像永遠不足夠,因為語言是多麼貧乏……接著和天主更佳親密,凝視天主,不眠不倦,生活得像囚犯。當我們盡力完成所交付的責任(雖然我們有很多錯誤限制),而靈魂渴望逃避,奔向天主猶如鐵塊被磁石所吸引,我們開始更積極地愛耶穌,出奇不意地和主相遇是多麼甜蜜。


297

「領你們回到我以前使你們從那裡被擄去的地方。」(耶29:14)通過祈禱,我們由奴役中獲得釋放,我們知道自己是自由的了,由新婚愛人之頌歌的翅膀重生,這使我們不願再和天主分離,並以一種神聖、超性、神妙的全新的模式在世生活。記得西班牙黃金時代的流行語嗎?我們或許想品嚐這真理:「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參閱迦2:20)

我們樂意接受長期在世工作的需要,因耶穌在世沒有多少朋友。讓我們不放棄服務天主及教會的責任,直到最後一刻。「得享天主子女的自由。In libertatem gloriae filiorum Dei.」(羅8:21)那自由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為天主子女贏回來的。qua libertate Christus nos liberavit.」(迦4:31)


298

一開始,烏雲可能會出現,同時對付成聖的敵人會兇猛地、有計劃地施行心理恐怖主義──實在是濫用權力,一向是正直的人也會被拖往荒謬的方向,敵人的聲音像破鈴,因為不是由上好的銅鐵所造,扭曲的聲音和牧羊人的口哨不同,言語是天主給人最珍貴的禮品,是因為語言能表達對主對人的愛及友誼深度思想,怪不得雅各伯說扭曲的唇舌是:「不義的世界。」(雅3:6)唇舌的禍害包括撒謊、誹謗、羞辱、詐騙、侮辱及折磨人的暗諷。


299

我們應如何克服這些障礙?當成聖的決心逐漸成了重擔,要如何加強?讓我們由聖母身上取得靈感,她向我們顯示通往耶穌的康莊大道。

我們要走正確的路去接近天主,那道路就是基督神聖的人性,所以我常勸人閱讀主的受難史,它是虔敬之作,讓我們想到天主子是天主,也像我們一樣是人,以血肉去愛,以苦難救贖人類。

以玫瑰經──基督徒最根深蒂固的熱心敬禮為例,教會鼓勵我們默想其奧蹟,連同瑪利亞的歡喜、痛苦、光榮,把主在世吸引人的生活榜樣,包括三十年的默默無聞、三年公開傳教及祂的光榮復活,深刻在我們的心版及想像中。

跟隨基督的秘密是:我們要緊密地陪伴祂,如同十二宗徒一樣與祂同住;如此接近祂,我們遂會認同了祂。只要不在恩寵路上擱置障礙物,很快的就可以說:「我們穿上了基督。」(參閱羅13:14)我們的行為有如一面鏡子,反映出基督,它捕捉了救主最可愛的臉容,不會使其扭曲或成為諷刺人物,好使人能仰慕及跟隨祂。


300

認同基督有四個階段;尋求祂、找到祂、逐步認識祂及愛慕祂。你可能覺得自己只在第一階段,飢渴地找祂罷,盡力地在內心找到祂。你若有決心,我擔保你已找到了祂,已開始認識祂愛祂及在天上的家鄉談話(參閱斐3:20)。

我求主幫我們定下決策,以一個祟高的野心去滋潤我們的靈魂,只有這野心是最值得:就是接近耶穌,像聖母及聖若瑟所做,充滿渴望、棄絕自己、不忽略任何事。在內心收歛時我們會分享到做天主朋友的喜悅,這和我們社交、職業的責任並不相衝突,我們感謝主,因祂清晰、溫柔地教導我們如何承行在天大父的旨意。


301

不要忘記與耶穌一起難免會碰到祂的十字架,當我們棄絕自己,把自己交付於天主手中,祂讓我們嚐到憂傷、孤獨、反抗、誹謗、中傷、嘲諷,內外夾攻,因為祂想以祂的肖像塑造我們,祂甚至容許別人叫我們瘋子和傻子。

這時便要學習被動克己;隱藏或公開的、或是侮辱的,或在我們最不防範時發生,他們甚至用投狼的石塊來擲羊。基督的跟隨者在肉身上受到原本愛他的人的種種虐待:由不信任到敵意、由懷疑到憎恨,他們懷疑他,視他如撒謊者,因不信他可以和天主有個人關係及有內在生活,同時,對無神論者及對天主冷漠的人(通常很粗魯無禮),他們卻很友善及明白事理。

主讓祂的跟隨者受攻擊;受個人侮辱、被抹黑,那是大規模煽動性謠言的結果,並非人人都是公正有教養的。

當人選擇懷疑神學、「隨便」的倫理、即興、模稜兩可的禮儀做法、不必對權威負責的「嬉皮式」紀律,他們選擇散佈嫉妒、懷疑、沒根據的指責、侮辱、惡意對人、使人羞辱、謠傳及殘暴地對待只講耶穌的人,也就毫不出奇。

耶穌用這方法塑造愛祂的跟隨者的靈魂,同時也給他們內在的平安及喜樂,因他們知道,就算講一百個大話,魔鬼也不能講一個真理;耶穌又使他們深信,除非他們準備失去安樂,他們才會得到安樂。


302

當我們仰慕耶穌的神聖人性,我們會逐漸發現祂的每一個傷口;當我們被動地受到淨化時,我們一面覺得疼痛難忍,流下甜蜜、苦澀的淚,一面又竭力隱藏,這時便有需要進入祂的神聖傷口,求祂淨化及堅強我們,在祂救贖的寶血內喜樂。我們要像聖經上說的鴿子,「暴風時在石縫中找庇蔭。」(參閱歌2:14)「在那裡親近基督,祂的話使人安慰、祂的容貌動人。」(參閱歌2:14)因為「那認識祂聲音,覺得它溫柔開心的是歡迎福音恩寵的人,他們會說:『你有永生之言。』」(註二)


303

不要以為激情會因自己走上了默觀的道路而從此平靜下來,也不要誤解渴望找尋耶穌、與祂相遇、認識祂及享受祂甜蜜的愛就會令我們免於罪惡。雖然經驗告訴你,但我也想提醒你以下的真理:撒殫,天主的敵人,既不放棄也不休息,即使靈魂熱心愛主,牠也保持圍攻,撒殫知道要使靈魂跌倒不易,但它可以使靈魂在小事上得罪天主,到時便可以使其良知陷入絕望的誘惑。

若你想從一個可憐司鐸的經驗學習,他的目標只想宣講天主,那我告訴你:當肉身想奪回失敗的權利時,或更糟的是驕傲起來反抗時,你要馬上從耶穌身體的聖傷找庇護,耶穌的聖傷是把基督的身體釘在十字架上、用矛刺穿祂的肋旁而造成的。讓聖神帶領你,在聖傷內解除你人性及神性的愛的負擔。這就是找尋融合之意,這會使你覺得自己是耶穌的弟兄、分享祂的聖血、同一個母親的孩子、因是聖母帶我們到耶穌那裏。


304

渴望欽祟天主、做補贖、靜靜沉著地受苦,那耶穌的話便會在你生活中活現,「誰不背起十字架跟隨我,不配是我的。」(瑪10:38)主對我們要求愈增加;祂要我們做補贖、行懺悔,接著使我們經歷熱切的渴望,想要「為能生活於天主,我已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了。」(迦2:19)但「我們是在瓦器中存有這寶貝,」又脆弱又易碎,「為彰顯那卓絕的力量是屬於天主。」(格後4:7)

「我們在各方面受了磨難,卻沒有被困住,絕了路,卻沒有絕望,」或維持力量,「被迫害,卻沒有被棄捨,被打倒,卻沒有喪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狀,為使耶穌的生活彰顯在我們身上。」(格後4:8─10)

我們常以為主不會耹聽,其實我們被蒙蔽了,因我們只聽到自己獨白的聲音。我們好像覺得自己被天地所棄。然而,對於罪惡我們有實在的恐懼,就算小罪也一樣,正如客納罕城寡婦一樣的堅持,我們向主跪下、欽祟懇求說:「主,援助我罷!」(瑪15:25)黑暗會因愛的光明而消逝。


305

是時候向主呼喊:主啊,請記著你的諾言,讓我充滿希望,諾言安慰我的卑微,使我的生命充滿力量(參閱詠118:49─50)。主要我們凡事依賴祂:事實已清楚,沒有祂,我們甚麼也不能作(參閱若15:5),有了祂,我們能應付一切(參閱斐4:13)。我們決心定志永遠在祂面前行走(參閱詠118:168)。

愚昧的我們可以肯定一事:造物主照顧所有的人,包括祂的敵人,因此藉著天主在我們理智上的光照來說,祂對朋友的照顧就可想而知!我們也可以肯定,我們所遇到的邪惡、麻煩,都是為了我們的好處。因而喜樂、平安更能在我們的靈性內植根,單單人為的動機是不能奪走它們。因著這些「拜訪」所留下一些神聖的東西,我們會不自覺地讚美天主,祂所行的奇事,不可勝數(參閱約5:9),同時明白天主可以使我們擁有取之不盡的寶藏(參閱智7:14)。


306

我們以孩童時就能簡單地朗朗上口、不曾捨棄的經文開始,這孩子氣、單純的祈禱漸漸變成寬闊、流暢的清溪,因它跟隨主的友誼之路,而主說:「我是道路。」(若14:6)如我們是這樣愛主,有勇氣在祂肋旁被長矛刺穿的傷口尋庇護,那我們會找到主的應許;「誰愛我,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我們要到他那裏去,並要在那裡作我們的住所。」(若14:23)

我們的心需要分辨聖三的每一位,好去欽祟祂們,靈魂在超性的世界探奇,像孩童張眼看世界,它在愛中和聖父、聖子、聖神相處,甘願跟隨給予我們生命的護衛者,聖神白白把自己、連同祂的禮物及超性的美德給予我們,非因我們作了值得賞報的事。


307

我們奔馳,「好像牝鹿渴慕溪水。」(詠41:2)我們的雙唇乾渴裂開,渴望在活水泉源暢飲,我們整天在豐盛清澈的永生水泉行走(參閱若4:14)。言語變得沒有用,因唇舌已不能表達,理智靜止了,不需思考,只需注視!靈魂開始詠唱新歌,因它感到自己整天在天主愛的注視之下。

我不是在說異常的情形,而是指普遍在靈魂發生的情景:瘋狂的愛教我們如何去受苦及去生活,不誇張不炫耀,因天主給了我們祂的智慧。一踏上那「導入生命的窄路」(瑪7:14),我們會是多麼鎮靜、平安!


308

苦行?神秘主義?我不介意你叫它什麼,那都不要緊,因都是天主恩賜的禮物。如你靜思,你知道主不會拒絕對你援助,最重要的是信德及信德的行為,行為因為你早已知道,我也早已告訴過你,主每天對我們愈加要求。這已是默觀及結合,很多基督徒都如此生活,在世上各種顧慮中,雖然可能不知不覺,其實是在靈修的道路上錘鍊、前進。


309

如此的祈禱行為不會使我們脫離日常的活動,人性高貴的熱誠引導我們歸向主,當人把憂慮及工作向主奉獻,世界就會變得神聖。我不是常提麥得斯國王的神話嗎?他點指成金!儘管我們有個人的缺失,不也可以把所觸摸到的事物,轉變成超性功績的賞報嗎!

這就是天主做事的方式,當浪子耗盡家財回頭,遺忘了自己的父親,作父親的卻說:「你們快拿出上等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給他腳上穿上鞋,再把那隻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應吃喝歡宴。」(路15:22─23)我們的天父,當我們悔改,祂便由我們的卑劣中找出寶藏,從我們的軟弱中找出力量。假如我們不離棄天父,假如我們每天都到祂那裡,假如我們親暱地和祂談話並以行動証明愛情,假如我們凡事找祂、信賴祂的全能及仁慈,祂會為我們預備甚麼?假如出賣了祂的兒子回家足以使為父的設宴慶賀,那對常在祂身邊的我們,祂會為我們預備些甚麼呢?

讓被人得罪、受屈辱的記憶遠離我們──不論它們是多麼不公義、不文明及無禮──因天主的子女不應背著擋案,記著像流水帳一般的怨懟。我們不要忘記基督的榜樣,此外,基督徒的信德不像可替換的衣服,它會變弱、遲鈍及失落。超性的生命使我們的信德茁壯,想到沒有了天主,人是如何赤條條及卑微,這足以嚇怕靈魂,所以人自然要寬恕及感恩。我的天主,當我檢討我可憐的生命,我再沒有虛榮、驕傲的理由,我只看到無數應謙遜悔改的理由,我只知道人最高貴的召喚就是終生的服務。


310

「我遂起來,環城巡行,在街上,在廣場,尋覓我心愛的。」(歌3:2)不僅是全城,甚至是世界的盡頭──我要走遍各國各民族、高速公路及羊腸小徑,為了找尋靈魂的平安。但在日常的工作中,我找到這平安;工作不但不是障礙,反而是我的途徑,也是我更愛主、更能與主結合的理由。

如我們被失望的誘惑、反對、鬥爭、災難、靈性的黑夜猛攻,聖詠作者把這話放在我們的唇上:「他若有困苦,我必皆同他。」(詠90:15)耶穌,和你的十字架相比,我們的十字架算甚麼?和你的聖傷比較,我們的小傷痕算甚麼?和你深切、純潔無限的愛相比,你放在我們肩上小小的憂傷又算甚麼?我們的心充滿了神聖的飢渴,我們向主以行動承認:「我因愛成疾。」(參閱歌5:8)

對天主的渴望油然而生,我們渴望明白祂的眼淚、看見祂的微笑、祂的臉容……要表達這渴望,最好用聖經的話語:「天主,我的靈魂渴慕你,真好像牝鹿渴慕溪水。」(詠41:2)靈魂走向天主,浸淫其中,變得神聖;基督徒成了飢渴的旅者,一到水旁,就張口喝水(參閱德26:15)。


311

隨著這自我屈服,我們的宗徒熱忱點燃了,並日益茁長,這熱忱也感染別人使他燃燒,因美善是可以擴散的。我們可憐的人性接近天主後,不能不充滿要在世上播種喜樂、和平的渴望,並渴望把基督肋旁流出救贖之泉散播各地(參閱若19:34),凡事我們都以愛德開始及終結。

之前我在談憂傷、痛苦及眼淚,但我肯定以愛心尋主的門徒發覺悲傷、憂慮、苦惱味道很會不同了,這不是矛盾,因為當我們身為天主忠心的孩子,一旦真心接受了天主的旨意,開懷地執行主的計劃、就算到了極大受不了的痛苦、精神面臨崩潰的地步,其悲傷、痛苦也就消失了。


312

我想再強調我不是在談基督徒特殊的生活。讓我們各自默想天主曾為我們做了甚麼,祂如何回應了我們。如我們有勇氣看自己的行為,我們會發現有甚麼需要做的。昨天我聽到有一位日本慕道者向不認識基督的人教道理,這使我很感動,也很羞愧,我們需要更多、更多的信德,並藉信德,默觀。

平靜地反省那使靈魂不安,卻又使它甜如蜜汁的神聖警告:「我救贖了你,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Redemi te, et vocavi te, nomine tuo.. meus es tu!」(依43:1)讓我們不要偷竊屬於天主的東西,這位天主愛我們至死,在創世之前,從永恆就揀選了我們,好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的(參閱弗1:4),祂不斷給我們機會,使我們能潔淨自己的生活,並把我們奉獻給祂。

如我們腦海中還有懷疑的地方,我們有祂親口的保證:「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派你們去結果實,去結常存的果實。」(參閱若15:16)作為默觀靈魂工作的果實。

我們需要的是信德,超性的信德。當信德變的脆弱,人就會認為天主很遙遠,不再理會祂的孩子。人會認為宗教是附屬物,是沒有其他救助才去求援的東西;他們期望驚人的顯示,至於憑甚麼就不得而知了,但如果屬靈的信德是活躍的,人會發現跟隨基督不用離開日常生活,而天主期望我們的聖德,也可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中找到。


313

我常講道路,因為我們是旅行者,邁向天國的家鄉,我們父親的地方。但勿忘小路也有崎嶇不平之處,有時要涉水,或走入深不可測的森林,不過,最後總是排除萬難,走到終點。可是危險反而在例行公事中,因為它們太簡單、太平凡了,認為天主不可能在每時每刻的小事裡!

有兩個門徒在通往厄瑪烏的路上,他們像普通旅客般走著,耶穌就這樣子出現和他們同行,祂的談話減緩門徒的倦意,我可想像當時的情景:暮色低垂,微風輕拂,麥香飄逸,橄欖枝枒在夜色裡閃爍生光。

耶穌和他們同行,主,你在每方面都是偉大的!但最使我感動的是你降尊就卑,在每天的喧嘩中尋找,跟隨我們每個人。主啊,讓我有孩子的童真、純潔的眼目、清晰的頭腦,好讓你來臨時,雖然沒有外在的光榮,我們也能認出你。


314

當他們到達村莊旅程就結束了,兩位門徒不知不覺被降生成人的主所講的話、所顯示的愛深深感動了,他們捨不得祂離去,因耶穌「裝作還要前行。」(路24:28)主需要人自由地轉向祂,從不強迫,當我們把握住祂純潔的愛(是祂把這愛放在我們的心靈裏),我們要留住祂,(他們強留祂),並懇求說:「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因為快到晚上,天已垂暮了。」(路24:29)

這真像我們,總是缺乏勇氣,可能我們不夠坦誠,或覺得尷尬,但私底下,我們想的是:「留下罷,因我們的靈魂被黑暗籠罩,而只有你是光,只有你能滿足這耗盡我們的欲望,」因為,「在所有美好、尊貴的東西中,我們知道最好的是:永遠擁有天主。」(註三)

耶穌留下,而我們的眼睛就打開了,像克羅帕及他同伴一樣,在耶穌擘餅時開了眼。雖然耶穌消失了,我們也會找到重新開始的力量,向人宣講祂,即使天色已晚,因為太多的快樂不能獨自藏在心底。

通往厄瑪烏之路,主使這名字變得何等甘甜!現在整個世界已變成厄瑪烏,因主已為我們打開了世界神聖的路徑。


315

我求主在世上時勿讓我們和神聖的旅伴分離,為了確保這點,我們要和守護天使做更好的朋友。我們需要許多朋友,包括人間的和天上的,要對天使虔敬!友誼是屬人的事,但也是屬天主的事;正像人生是神性又是人性一樣。你記得主這樣子說嗎?「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我稱你們為朋友。」(若15:15)祂教我們對已在天國的天主的朋友、對世上的朋友都要很有信心,包括那些像遠離了主的,好引他們回到正途。

我願以聖保祿致哥羅森人書作結:「我們不斷為你們祈禱,懇求天主使你們對祂的旨意有充份的認識,充滿各種屬神的智慧和見識。」(哥1:19)智慧是祈禱、默觀、護慰者滲透靈魂的果實。

「好使你們的行動相稱於主,事事叫他喜悅,在一切善工上結出果實,在認識天主上獲得進展,全力加強自己,賴他光榮的德能,含忍容受一切,欣然感謝那使我們有資格,在光明中分享聖徒福份的天父,因為是他由黑暗的權勢下救出了我們,並將我們安置在他愛子的國度內。」(哥1:10─13)


316

願天主之母及我們的母親保護我們,好讓我們在圓滿的信德中,以聖神給予的恩賜,以默觀的生活服務教會。願每個人善盡本份,依據個人的生活狀況,履行職責去榮耀天主。

熱愛教會;以一個為了愛的緣故而承諾,自願喜樂的為主服務,如果看到像厄瑪烏二徒一樣絕望的旅客,我們要充滿信心地走向他們──不是我們,而是奉基督的名──向他們保證耶穌的許諾永不落空,因祂常看顧祂的淨配、永不離開她。黑暗會過去,因我們是光明之子(參閱弗5:8),我們因獲得永生而被召喚。

「『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那位坐在寶座上的說:『看,我已更新了一切。』又說:『你寫下來!我是「阿耳法」和「敖默加」,元始和終末。我要把生命的水白白地賜給口渴的人喝。勝利者必要承受這些福分:我要作他的天主,他要作我的兒子。』」(默21:4─7)

備註

註一:聖盎博羅削,Expositio in Psalmum CXVIII, 19, 12(PL 15, 1471)

註二:聖額我略尼撒,In Canticum Canticorum homiliae, 5(PG 44, 879)

註三:聖額我略納齊盎,Epistolae, 212(PG 37, 349)


前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