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56

基督徒的召叫,由主向我們每人發出,是要我們認同肖似祂。但我們不要忘記祂來是為救贖所有的人,祂「願意所有人都得救」(弟前2:4)基督不會對任何人沒有興趣,因祂的寶血為所有人傾流(參閱伯前1:18─19)。

當我想到這真理,我記起主和門徒在增餅前的對話,一大群人跟著耶穌,我主向斐理伯說:「我們從那裏買餅給這些人吃呢?」(若6:5)斐理伯計算一下,回答說:「就是二百塊德納的餅,也不夠每人分得一小塊。」(若6:7)門徒沒有那麼多錢,只找到一些餅,「西滿伯多祿的兄弟安德肋說:『這裏有一個兒童,他有五個大麥餅和兩條魚;但是為這麼多的人這算甚麼?』」(若6:8─9)


257

我們想跟隨主,想傳播祂的聖言。從人的觀點,我們自然會問:我們這樣少人為這麼多人算甚麼?就算我們有幾百萬人,但比較世界人口,我們仍是少數,所以我們要視自己為少量的酵母,預備為全人類的好處工作。記著宗徒的說話:「少許酵母能使整個麵團發酵。」(格前5:6)我們要學習成為酵母:發酵改變整個群體。

酵母是否本性上比麵團好?不是,只是它能使麵團發酵成營養的食物。

試想酵母如何使麵包──簡單、人人皆可享有的主要食糧發酵,在很多地方(你也曾目睹)烘麵包的過程好像禮儀般慎重,烘焙好的產品美妙無比,令人垂涎。

首先選上等的麵粉,然後搓成麵團,並加入酵素,搓揉需要很多耐性,然後要等待讓酵素發揮作用,使麵團發酵。

同時烤箱要預備好,炭火要旺,溫度要升高。發酵的麵團放在烤箱內變成了上等的麵包,又鬆又新鮮。如果沒有那與他材料混在一起的小量酵素,無聲無息地發揮作用,就沒有麵包了。


258

如我們默想祈禱聖保祿的話,我們知道除了為所有的靈魂工作服務,我們別無選擇;若非如此,便是自私。假使我們謙遜地看自己,就會知道除了信德這禮物之外,主也給了我們其他的天份及資質,每人都各有千秋。天父逐一造我們,分給祂子女不同的天份,是由我們去選擇是否用這些天份及資質去服侍世人,我們被召,以這些禮物作工具去幫助每一個人發現基督。

請勿認為助人的渴求是基督徒生活邊緣多餘的點綴,如酵素不是用來發酵,它會爛掉,酵素消失的方法有二:一是把自己獻給麵團,二是浪費掉──向自私自利和貧瘠不育致敬。不要以為使人認識耶穌是幫了天主一個大忙,「我若傳福音,原沒有甚麼可誇耀的,因為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9:16)


259

「『看!我必派許多漁夫,』上主斷語,『來捕捉他們。』」(耶16:16)主用這方法去解釋我們眼前的重大使命:我們要做漁人的漁夫。通常在書本或言談中,以海洋比喻世界,這是好的比喻,因在我們的生命大海中,有平靜也有巨浪的時刻。我們常發覺靈魂在苦海中掙扎,在風暴中前行。我們的旅程是可悲的匆匆,雖然表面滿是開心及喧嘩。我們以笑聲掩飾失望及脾氣,在生命中毫無愛德及諒解。人像魚一樣,彼此吞噬。

我們作天主子女的使命是使所有人自由地進入天主神聖的漁網,使他們彼此相愛。如我們是基督徒,我們要嘗試成為耶肋米亞及耶穌所比喻的:「跟隨我,我要使你成為漁人的漁夫。」(瑪4:19)就像祂向伯多祿及安德勒所說的。


260

讓我們陪伴耶穌去作神聖的捕魚工作。耶穌在革乃撒肋湖邊,很多人擁到祂前,急切地「要聽天主的道理。」(路5:1)就像今天的人一般!你難道看不見嗎?他們想聽天主的話,雖然外表沒有顯示出來。他們有些也許已忘了耶穌的教訓,有些人雖然無過但也從未聽過它,他們或許認為宗教是古怪的東西。但我們可以肯定,每個生命在某一時刻,他的靈魂會要有所取捨,假先知的謊言已滿足不了他們,就算不肯承認,這些人其實渴望主的教訓。

讓我們跟隨路加的記載:「他看見兩隻船在湖邊停著,漁夫下了船正在洗網。他上了其中一隻屬於西滿的船,請他把船稍微划開,離開陸地;耶穌就坐下來,從船上教訓群眾。」(路5:2─3)當祂講完道理,祂對伯多祿說:「划到深處去,撒你們的網捕魚罷!」(路5:4)基督是船的主人,是祂預備了魚獲,也是為此祂進入世界,盡其所能使祂的弟兄找到光榮及愛天父的道路。基督徒事工不是我們發明的,充其量我們只會因信德的缺乏而笨拙地妨礙它。


261

「西滿回答道:『老師,我們已整夜勞苦,毫無所獲。』」(路5:5)很合理,他們在夜間捕魚,但這次一無所獲,大白天捕魚又有何用?但伯多祿畢竟有信仰,他說:「但我要遵照你的話撒網。」(路5:5)伯多祿決定照基督的提議去做,完全賴主的話去行動,結果如何?「他們照樣辦了,網了許多魚,網險些破裂了。他們逐招呼別隻船上的同伴來協助他們。他們來到,裝滿了兩隻船,以致船都幾乎下沉。」(路5:6─7)

耶穌和門徒出海時,想的不僅是魚獲,所以,當伯多祿在祂前下跪,說:「『主,請離開我!因為我是個罪人。』主回答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漁夫!』」(路5:8,10)在這新的捕魚工作,天主的大能舉手可得;宗徒是行奇蹟的工具,儘管他們各自有欠缺。


262

同樣的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倘若我們在自己的環境、工作、日常生活中奮力成聖,那我肯定天主會使我們成為祂行奇蹟的工具,甚至是特別的奇蹟。我們可使瞎子復明,誰沒見證過成千的人,一出世就近乎失明,但接受基督的光後就回復光明?此外還有聾啞的,不能像天主子女般地聆聽或說話的人……現在他們的官感被潔淨,可以像人,而不像動物般說話。「以耶穌的名字!In nomine Iesu!」(宗3:6)祂的門徒能使瘸子行走,在這之前瘸子無法做任何事。那些懶散的人,明知責任但不承擔的……因耶穌的名字,「起來行走罷!surge et ambula.」(宗3:6)

另一個死了的人,腐爛、發臭了,他聽見天主的聲音,如在納因城寡婦的奇蹟一樣:「青年人,我對你說起來罷!」(路7:14)我們要像基督及宗徒般行奇蹟,你我都可能曾受奇蹟的恩惠;我們或曾盲目、耳聾或癱瘓,帶著死亡的惡臭,而主的話使我們由可憐的狀況提昇出來。我們愛基督、忠誠地跟隨祂,不再尋覓自己而是尋覓基督,那我們便可因祂之名白白給予別人我們曾白白領受的奇蹟。


263

我常宣講天父給祂孩子人性及超性的機會,祂讓我們參與基督的救贖工程。當我在教父的著作找到以上的教訓,我真開心,聖大額我略這樣說:「基督徒把人從蛇的束縛中釋放,當他們勸人做好事,這樣就把惡從人心中連根拔掉……他們為病患覆手、治療,當他們看到鄰人堅持做好事,他們便盡量幫忙,以好榜樣去堅強他們。如是有關屬靈的事,奇蹟就更大了,因他們給了不是肉身而是靈魂生命。如你軟弱,也能因著天主的幫助,一樣行奇蹟。」(註一)

天主願所有人得救,這是一個邀請也是我們要負的責任。教會並非是一小撮有特權人的避難所,「誰說偉大的教會只是世界的一小部份?教會是整個世界。」(註二)這是聖奧斯定說的,他又補充:「無論你去那兒,基督也在那裡,你的產業直達地極,來和我一起去擁有它罷!」(註三)記得滿載漁獲的漁網嗎?它們滿到破裂了,天主熱切渴望祂的住所住滿了人(參閱路14:23),因祂是慈父,渴望被祂的孩子包圍。


264

現讓我們去看第二個捕魚的情景,那是在耶穌受難、死亡後。伯多祿三次不認主後,愁苦地痛哭,雞啼使他猛然想起主曾許下的預言,隨即帶著痛悔的心,全心全意求恕。在等待主的復活時日,他繼續日常的捕魚工作,「對這次捕魚,我們常被問道:伯多祿及載伯得的兒子,為何要返回昔日、主召叫他們前的工作?那時他們仍是漁夫,耶穌召叫他們:『跟隨我,我要使你們成為漁人的漁夫』。對此感到大惑不解的人,我們得說宗徒不曾被禁止繼續他們的職業,因那是合法及誠實的事。」(註四)

一般基督徒內心熱誠關注的使徒事工,不該和日常的工作分隔開來,它應是我們工作的一部份,它是遇見基督的機會和泉源。當我們和同事、朋友、親人一起工作並分享他們的興趣,我們可幫他們接近在岸邊等待的基督。成為宗徒之前,我們是漁夫,成為宗徒後,我們仍是漁夫,前後的職業都是一樣的。


265

但有甚麼改變之處?我們的靈魂會有改變:因基督已上了船,就像祂上了伯多祿的船一樣,我們的視野拓展了;我們懷有更大的野心去服務,及不能抑制地渴望向其他受造物宣告「天主的奇事magnalia Dei」(宗2:11),只要我們讓祂工作。我想在這兒指出司鐸的「專業」是「神聖及公眾的神職」;它的要求高至包括了司鐸所做的一切,正因它的要求是如此高,所以如果某位司鐸有時間從事其他行業,肯定他沒有善盡司鐸的本份。

「當西滿伯多祿,號稱狄狄摩的多瑪斯,加里肋亞加納的納塔乃耳,載伯得的兩個兒子,和其他兩個門徒在一起的時候,西滿伯多祿對他們說:『我去打魚。』他們回答說:『我們也同你一起去。』他們便出去,上了船;但那一夜甚麼也沒有捕到。已經到了早晨,耶穌站在岸上。」(若21:2─4)

耶穌經過,走近祂的門徒,接近那些交付給祂的靈魂,雖然他們不知道祂在那裡。多少次基督不僅接近我們,祂更在我們內!但我們仍過著如許人性的生活!基督那麼接近我們,但我們卻無瑕給予祂一個如孩子給父親般愛的眼神、言語或行動。


266

「門徒卻沒有認出祂是耶穌來。於是耶穌對他們說:『孩子們,你們有些魚吃嗎?』他們回答說:『沒有。』」(若21:4─5)這情景像一家人一樣親切,真使我充滿喜樂。耶穌,我的天主,祂已有光榮的身體,竟如此說:「『向船右邊撒網,就會捕到。』他們便撒下網去,因為魚太多,竟不能拉上網來。」(若21:6)現在門徒明白了,他們記起主人常掛在唇邊的:漁人的漁夫,就是宗徒!他們明白到一切都是可能的,因為是主在帶領他們捕魚。

「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就對伯多祿說:『是主。』」(若21:7)是愛、是愛使人目光遠大,是愛首先對善意感恩。那年輕的宗徒對耶穌懷有深刻、堅定的愛,因他以純潔、溫柔、未曾污染的心去愛耶穌,他大聲宣告:「是主!」

「西滿伯多祿一聽說是主,就束上外衣,縱身跳入海裡。」(若21:7)伯多祿象徵信德,他充滿勇氣,跳入海裏,如果我們有若望的愛德和伯多祿的信德,還有甚麼可以阻擋我們呢?


267

「其他的門徒因離岸不遠──約有二百肘──坐著小船,拖著一網魚而來。」(若21:8)他們立刻把魚放在主的腳前,因魚是祂的。這對我們來說是教訓:因靈魂都是屬於天主的;在世上沒有人可以主宰其他靈魂;而教會聲稱帶來救恩的使徒事工,也不是建基於人的聲譽,而是天主的恩寵。

耶穌三次問伯多祿,像是給他機會去為前三次否認主作補贖。伯多祿從他無用的苦澀經驗得到教訓;他深知自己的軟弱,深信衝口而出的承諾是無用的,所以他把一切交付耶穌手中:「主,你知道我愛你,主,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若21:15─17)基督如何回答?祂答說:「你餵養我的羊。」(若21:15─17)「不是你的,伯多祿,而是我的。」因天主創造人、救贖人;我重申:以祂的寶血買回每個靈魂。

五世紀時,多那特主義者一起攻擊天主教徒,他們說希玻里的主教奧斯定不可能有信德因他曾是個大罪人,奧斯定提議主內的弟兄這樣回答:「奧斯定是天主教會的主教,他有他的重擔,他要向天主負責。我看見他左右都是好人,但如他是壞人,他自己該知道;就算他是好人,我信的也不是他,因在天主教會,我首先學會的是不把希望放在人身上。」(註五)

我們做的使徒事工不是「我們的」,如果是,我們會宣講些甚麼?我們做的是基督的使徒事工,因天主要它實現,並命我們去做:「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揚福音。」(谷16:15)過失歸我們,成果歸於祂。


268

我們如何實行這使徒事工?首先,要以身作則,跟隨天父的旨意去生活,因耶穌已以其生活及教訓,指示了我們該如何去做,真正的信德不容我們的行為相反我們所宣講的。讓我們檢討自己的行為,看我們的信德有多真實;如我們不努力實踐我們所宣講的,我們便不是誠實的信徒。


269

現在是時候反省早期基督徒對使徒事工所懷的熱忱,耶穌升天後不及三十年的功夫,祂的聲名已傳遍許多市鎮、鄉村。在厄弗所有位名叫阿頗羅的人,「他是個有口才的人,長於聖經,他到了厄弗所,這人學過主的道理,講論耶穌的事,心神熱烈,教訓人也很詳實,卻只知若翰的洗禮。」(宗18:24─25)

基督的一線光已進入這人的心中,他聽了有關主的一切後,就把聽到的傳給別人,但他仍有要走的路;如他想擁有完滿的信德及真正的愛主,他需要更多知識。另一對基督徒夫婦;阿挂拉和普黎史拉,聽了阿頗羅的道理,他們並沒有無動於衷,他們沒有這樣想:「這人所知的已足夠,再教他多些可不關我們的事。」他們熱衷使徒事工,所以他們接觸阿頗羅;「就把他接來,給他更詳實地講解了天主的道理。」(宗18:26)


270

接著有聖保祿,他的作為真令人敬佩!他因傳基督的教訓而被囚,但從不錯過傳福音的機會,在斐斯托及阿格黎帕王前,他毫不退縮地宣告:「但我得蒙天主的助佑,直到今天我還站得住,向卑微和尊高的人作證。我所講的,不外乎先知和梅瑟所說過的,必將成就的事:就是默西亞怎樣必須受難,怎樣必須由死者中作復活起來的第一人,將光明傳佈給這百姓及外邦人。」(宗26:22─23)

聖保祿對他的信仰從不緘默,也不隱藏他的使徒宣講,讓迫害他的人更為憎恨,他堅持向遇到的人宣講救恩,甚至大膽地問阿格黎帕王:「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信。」(宗26:27)當阿格黎帕王說:「你差一點就勸服我作了基督徒!」聖保祿說:「差一點也罷,差的多點也罷,我總祈望天主,不但叫你,而且也叫今天聽我的眾人,除了這些鎖鏈以外,都要像我一樣。」(宗26:28─29)


271

聖保祿從那兒得到他所有的力量?「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Omnia possum in eo qui me confortat.」(斐4:13)我能做一切,只因天主給我這信德、望德及愛德,我發現使徒事工的超性成效難以置信,如果不是堅固地植根與主恆切的溝通上。是的,就在我們的工作中、家裏、街上、日常生活的大小問題中;就在這些事情中,我們的心要全然放在天主那裏,那麼我們的言行─我們的缺失─就散發出「基督的馨香bonus odor Christi.」(格後2:15)。其他人會無可避免地注意到,並說:「這裡有個基督徒。」


272

如你有懷疑的誘惑;「誰叫我去做這些?」我們會答:「基督在叫你,在懇求你。」「莊稼固多,工人卻少,所以你們應當祈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他的莊稼。」(瑪9:37─38)不要逃避,不要說:「我在這方面做不來,其他人比我好,這不適合我。」不要這樣,沒有其他人了,如你以此藉口逃避,其他人也可以,基督是向每個基督徒請求的,沒有人可以因任何理由成為例外:年齡、健康、職業都不可作為藉口。我們要就實踐豐盛的使徒事工,要就讓自己的信德荒蕪、不結果實。


273

誰說宣講基督及祂的教訓要做些特別了不起的事?只要過平常的生活;做平常的工作、盡你要盡的責任,把它們做得妥當,改進並愈做愈好就行。要忠信;待人以寬、律己以嚴,要克己及喜悅,這就是你的使徒事工。雖然你不知為何,但因你深知自己的卑劣,所以別人會走向你,當你下班回家時就可以和他們簡單、自然地傾談,又或在家庭聚會、在公車上、走在街上,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和人講每人內心深處的渴望,雖然有人會對這渴望置之不理:但當他們開始熱切地尋找天主,他們對這渴望會更明白。

懇求瑪利亞,「宗徒之后Regina Apostolorum」,幫你下決心去分享充滿她愛子心中「播種及捕魚」的渴望。我肯定只要開始工作,你會看到船上滿是漁獲,就像加里肋亞的漁夫一樣,你會發現基督在岸上等著你,因魚獲原屬於祂。

備註

註一:聖格來孟,Homiliae in Evangelia, 29, 4(PL 76, 1215-1216)

註二:聖奧斯定,Enarrationes in Psalmos, 21, 2, 26(PL 36, 177)

註三:聖奧斯定,Enarrationes in Psalmos, 211, 2, 30(PL 36, 180)

註四:聖奧斯定,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122, 2(PL 35, 1959)

註五:聖奧斯定,Enarrationes in Psalmos, 36, 3, 20(PL 36, 395)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