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22

有一位法學士從人群中向耶穌發問,他雖是學者,但卻不能明白天主向梅瑟啟示的教訓,因他被貧乏的詭辯絆住。耶穌深知要說甚麼,於是開口慢條斯理肯定地回答法學士:「『你應全心,全靈,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這是最大也是第一條誡命。第二條與此相似: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全部法律和先知,都繫於這兩條誡命。」(瑪22:37─40)

讓我們想像主和門徒在晚餐廳聚集,苦難時刻已近了。基督的心火燃起非語言所能表達的,祂遂向祂所愛的門徒說出心裏話:「我給你們一條新誡命: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13:34─35)

如你想透過福音去親近上主,我提議你進入當時的情景之中,就像現場之中的一個人,那麼(我知很多普通人都這樣生活),你會像瑪利亞一樣,被耶穌的話深深吸引;或像瑪爾大,大膽地告訴主你的憂慮,全心打開你的心靈,就算是瑣事也無妨(參閱路10:39─40)。

主,你為何叫它作「新的」誡命?因我們剛才聽到舊約已有愛鄰人的誡命,你們應記得,耶穌開始公開生活不久,就把法律的範圍擴大;「你們一向聽說過:『你應愛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卻對你們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瑪5:43─44)


223

主,讓我們繼續問下去:你為何視這觀念為新的?在你將要犧牲在十字架上的那夜,交付自己的前幾小時,你和那些與我們一樣軟弱潦倒並陪伴你到耶路撒冷的人親密地談心;你向我們顯示愛德的標準,完全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如同我愛了你們。」門徒一定有深刻的了解,因為他們看到你無限的愛。

主的信息和榜樣很清晰簡潔,並以行動肯定祂的教導。我常在想;廿世紀後,它仍是「新的」命令,因為很少人把它付之實行,大多數人,無論過去或現在,都對它置之不理,自私使他們有這樣的結論:「為何要使生活複雜化?要照顧自己已夠煩了。」

如果我們是擁有信德的基督徒,有渴望跟隨基督的腳步,那我們不能只是避開以惡還惡的態度為滿足,即使這已經不容易做到的,但與耶穌的德行準則相比就太微不足道,而且,主沒有把這標準作為遙見的目標,或終生奮鬥的獎勵,而是起點,因祂視其為基督宗教的起點:「由此所有人會知你是我的門徒。」


224

主耶穌降生成人,取了人性,好作我們所有德行的模範,「跟我學罷,」祂說:「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瑪11:29)

祂稍後向門徒揭露基督徒的標準,祂沒有說:「因你是謙遜的」,也沒有說:「因你貞潔,人就知你是我的門徒。」雖然祂最聖潔,是無玷的羔羊,沒有甚麼可折損祂完美的聖潔(參閱若8:46)。

祂生活世上,卻不受物質羈絆,雖為宇宙創造者之主,卻連枕首的地方也沒有(參閱瑪8:20)。但祂沒有說:「人會知你是我的門徒,因你不貪戀世物。」公開傳教之前,祂在曠野守齋四十天四十夜(參閱瑪4:2),也沒有說:「人會認出你是我的門徒,因你不貪吃和不醉酒。」

真正基督門徒的特徵,不論任何世代,都是:「因此,世人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若13:35)

我想天主子女一定會因主的堅持而深深感動,像你我現在一樣,「主可沒說門徒信德的証明是行奇蹟異能的力量,雖然祂在聖神內賜給了他們這種能力,但祂卻說:『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註一)


225

不恨仇人、不以惡還惡、不報復、不計較地寬恕;在當時全被視為異於平常的行為,對一般人來說是太英雄氣概了:對今天的人來說也一樣,這就是人狹窄的想法;但基督,祂來救全人類,又希望基督徒參與救贖工程,於是教導門徒—即你和我—要具有偉大真誠的愛德,崇高珍貴的愛德:彼此相愛,基督愛了我們每一個一樣。只有這樣,模仿祂留下的神聖模式,而不是我們粗魯的方式,我們才能對所有的人打開心扉、以更高及全新的方式去愛。

早期基督徒把這熱心的美德實踐得多麼好!這美德遠超過人的團結及人性的善意,他們通過基督的心相愛,那愛既溫柔又強壯,二世紀的戴都良告訴我們當時的異教徒對信徒的行為留有深刻的印象;無論人性、超性都很吸引,他們常說:「看,他們彼此多麼相愛!」(註二)

看看現時的你,及你所做的許多事,如你不值以上的稱讚,你的心對天主的提示沒有回應,那便是改善的時候了,聽從聖保祿的邀請罷:「所以,我們一有機會就應向眾人行善,尤其應向有同樣信德的家人。」(迦6:10)這些人一起組成基督奧體。


226

基督徒在世上的主要事工及信德的最佳見證是:在教會內形成真正愛德的氣氛,倘若傳福音的人不能真正彼此相愛,反而互相攻擊、散播誹謗及爭吵;那誰會被福音吸引?

不論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流行說:「愛所有的人。」但口是這樣說,卻對主內弟兄不好的人,我很難去認同他們「假虔敬」的行為,相反,在基督的心內我們愛那些「同一父親的孩子、和我們分享同一信仰及同一希望的繼承人。」(註三)那麼,我們的心就更廣闊、更熱切渴望帶所有人走近主。

我在提醒你愛德的要求,或許有人認為我剛才所說的欠缺愛德,此看法離開真理再遠也不過了。當梵二表示關注如何將真理帶給那些走在基督道路以外的人,我感到神聖的驕傲,這可不是虛假的大公合一主義,我真的感到喜出望外,因我常渴望所有的人都得救。


227

是的,我很高興,因這肯定了主業團帶領非基督徒接受信仰的使徒事工,即ad fidem,我們不排斥任何人,接受非基督徒、無神主義者、異教徒,讓他們儘量從我們的靈修得益。正如我所講,這使徒事工有悠久的歷史,包含了受苦的和忠信的,我不怕重複地說:如果有人對離我們很遠的人友善,卻對有共同信仰的人踐踏及歧視,那他們的熱誠只是虛偽的。同樣,如你堅持侮辱和你一起生活的人,對他們的喜樂、哀傷、悲痛漠不關心;或不去明白或忽略他們的缺憾,只要他們不得罪天主,你對最窮困的人就不是真的關心。


228

若望宗徒老年時在其書信勸我們遵行這神聖的教導,如你讀到這最精華的部份,你會不感動嗎?基督徒間存在的愛來自本身就是愛的天主:「可愛的諸位,我們應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出於天主;凡有愛的,都是出於天主,也認識天主;那不愛的,也不認識天主,因為天主是愛。」(若一4:7─8)若望集中講弟兄手足之愛,因藉由基督我們成了天主的子女,「請看父賜給我們何等的愛情,使我們得稱為天主的子女,而且我們也真是如此。」(若一3:1)

與此同時祂大力敲擊我們的良知,使其對天主的恩寵更敏銳,祂又堅持我們已得到天父對世人大愛的奇妙證明;「天主對我們的愛在這事上已顯露出來,就是天主把自己的獨生子,打發到世界上來,好使我們藉著他得到生命。」(若一4:9)主自己主動來和我們相遇,以身作則服侍人,叫我們跟隨祂的榜樣,正如我常說:慷慨地把自己的心放在地上,讓別人踩起來較柔軟,掙扎時較輕鬆;我們應如此做,因我們是同一父親的子女,而天父毫不猶豫地把祂的愛子賜給了我們。


229

愛德不是出於培養,它與天主的恩寵一起侵襲我們,「因他首先愛了我們。」(若一4:10)我們要使自己充滿這美麗的真理:「如我們能愛天主,是因為我們被天主所愛。」(註四)我們能慷慨地愛周遭的人是因為通過天主的愛,我們由信德而生,鼓起勇氣向天主求這寶藏─超性的愛德,那我們便可實踐愛德,即使是在小事上。

基督徒很多時候不懂得對這禮物作出回應;有時我們會貶低它,把它當成冷冰冰的施予,又或把它眨成典型的善行,扭曲愛德的最佳表達莫如一位病婦逆來順受的感嘆:「她們以『愛德』對待我,但是,以前我媽媽卻以愛心來照顧我。」若由基督的心所發出的愛,是不會有這種區別的。

為了使你清楚地把握這真理,我多次講到:「我們不是用一顆心去愛天主,用另一顆心去愛人。」我們可憐的心,由血肉造成,以人性的感情去愛,但和基督的愛結合時,也充滿了超性的愛,這就是我們要在靈魂裡培養的愛德,而這愛德會帶領我們在他人身上發現天主的肖像。


230

聖良曾說:「『鄰人』不單指與我們有友情或有親人的關係,也應包括和我們分享同一本性的人……同一的造物主造了我們,並給了我們靈魂,我們生活在同一天空下、呼吸同一的空氣、過同一的日子,雖然人有好壞、正義與不義之分,但天主對所有人都是慷慨和仁慈的。」(註五)

因著實行新的誡命我們成為天主的子女,在教會內我們學習服侍人而不是被人服侍(參閱瑪20:28);我們發覺自己有力量以新的方式去愛所有的人,又知道這是出於基督的恩寵。不應將感情用事、手足情誼、或令人生疑的熱忱──因幫人而深信自己比別人優越與此愛混淆;反之,它意味和鄰人和平共處,尊重每個人內在的天主肖像,盡己所能的使他們反思這肖像,好讓他們轉向基督。

對所有人懷有愛德意謂我們向每個人福傳,以行動表達天主偉大意願的真理:「天主願意所有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弟前2:4)

如我們要愛敵人,(我是說對方如此看我們,我不認為自己是任何人的敵人),我們更有理由愛那些遠離我們的人,那些我們覺得不吸引,在語言、文化、成長背景和我們相異的人。


231

究竟我們在講那一種愛?聖經上這愛的拉丁文是dilectio,為叫我們清楚明白,它不單指愛的感覺,卻指向意志的決定,因dilectio 來自選擇electio一字。所以我認為,對基督徒而言,愛的意思是:「意願去愛。」在基督內決定為靈魂的好處而工作,沒有區分,為他們得到最大的好處──即認識基督並愛慕祂。

上主催迫我們:「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瑪5:44)如接觸一些排斥我們的人,雖我們不會覺得他們有吸引力,但耶穌堅持:不要以惡還惡;所以我們不要浪費任何全心服務他人的機會,就算有時很困難,也要在祈禱中記掛他們。

當這愛德dilectio的對象是同一信仰的弟兄、又或按天主旨意,和我們一起工作的父母、丈夫妻子、子女、手足、朋友、同事,這種愛心就更濃郁了,若沒有這來自天主、朝向天主的純潔高尚的人性愛心, 也就沒有愛德這回事。


232

我想重複聖神透過依撒依亞先知所說的:「學習行善。discite benefacere.」(依1:17)我想把它引伸到我們內在種種的掙扎,因我們絕不能認為自己過的基督徒的生活已有所成就或完成了,基督徒的美德是每天努力奮鬥的成果。

舉個例子,在生命中,我們如何開始學習一份工作?首先是找出想要成就甚麼及達到的方法,然後堅持不斷用這方法,直至形成了鞏固的習慣。學會了一樣東西,旋即發現其他不懂的,它們又刺激我們繼續工作,永不放棄。

對鄰人的愛其實是對天主愛的表達;所以,我們無法設限美德的成長,對天主愛的唯一衡量就是沒有衡量,因為我們一方面永遠感激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另一方面,天主對我們──祂的受造物,顯出毫不計較、毫無底限的愛的特色。

耶穌在山中聖訓中,向所有敞開心靈聆聽的人教導愛德的神聖誡命,祂總結說:「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善待他們;借出,不要再有所希望:如此,你們的償報必是豐厚,且要成為至高者的子女,因為他對待忘恩的惡人,是仁慈的。你們應當慈悲,就像你們的父親那樣慈悲。」(路6:35─36)

仁慈不單是有憐憫之心,而是愛德的滿溢,與此同時,也是公義的滿溢。慈悲意謂保持一顆生氣勃勃的心,跳躍著人性及神性,充滿強烈、自我犧牲及慷慨的愛。聖保祿在一首讚歌中談到這美德:「愛是含忍的,愛是慈祥的,愛不嫉妒,不誇張,不自大,不作無禮的事,不求己益,不動怒,不圖謀惡事,不以不義為樂,卻與真理同樂: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格前13:4─7)


233

仁慈最先的表達是引靈魂進入謙遜之中,當我們坦誠地看到自己一無是處;當我們明白,沒有天主的幫助,最弱最渺小的受造物也比我們好;我們看到自己可以做所有錯事、惡事;看到自己是罪人,即使我們竭力掙扎不願不忠!我們有何資格覺得別人差?我們又如何能把狂妄、不容忍、傲慢藏於心中?

謙遜引我們善待鄰人,就是對人的諒解、與人和平相處、寬恕人;不去製造分裂,永遠作個加強團結的工具,這一切不會白費。人的內心深處渴望和平、與人團結、尊重彼此權益,在如此強烈渴望的驅使下,人自然想把彼此的關係轉化為手足之情;這渴望深刻的反映出刻在人心深處的狀況:因我們是天主的子女,我們的手足情誼不是陳腔濫調或白日夢,反而是目標,儘管困難重重,總是會達到的。

作為基督徒,我們要向懷疑或憤世嫉俗的人顯示這愛是可能的——要對愛失望的人或對人生有懦弱看法的人,付出真感情是相當困難的,因為人性與生具來的自由會反抗天主,即使這反抗會是無效的苦澀,然而這愛並非不可能達到,因為它出於天主對我們以及我們對天主愛的結果。倘若你我想擁有它——耶穌也希望我們享有它,那我們對人生的受苦、犧牲、無私的奉獻就有更豐富的全面性了解。


234

如果你認為實踐基督徒愛德的要求是件容易的事,那也未免太天真,因日常與人交往,就算在教會內,都顯示是另一回事。如果愛不能使我們緘默,人人都可以有很長的故事:有不和的、個人攻擊的、不義的、誹謗及陰謀的;讓我們公開承認,並嘗試去解決這問題,就是盡力不去中傷或虧待別人,糾正別人時不要叫他感到羞愧。

這問題不是新的。在耶穌升天後幾年,當大部份宗徒仍舊在世上並很活躍時,瀰漫著信德及望德的氣氛,那時就已有不少人迷失,沒能持續在主的愛德道路上。

聖保祿對格林多人說:「你們中既有嫉妒和紛爭,你們豈不還是屬血肉的人,按照俗人的樣子行事嗎?這人說:『我屬聖保祿,』那人說:『我屬阿頗羅;』這樣,你們豈不成了俗人嗎?」(格前3:3─4)這豈不是那些不明基督已取締所有區分的想法嗎?「其實,阿頗羅算甚麼?聖保祿算甚麼?不過只是僕役,使你們獲得信仰,每人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格前3:4─5)

宗徒不是譴責他們的不同,每人各有恩賜,有人有這樣,有人有那樣(參閱格前7:7),但所有恩賜皆要為教會的好處。我感到現在有需要求主不要讓缺乏愛德在教會內散播莠草,(如你願意,也可和我一起祈禱。)愛德是基督徒事工的鹽,如鹽失去了味,那我們如何進入世界並宣告:「基督在這兒!」


235

為此我重複聖保祿的說話:「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甚麼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格前13:1─3)

有些人聽了宗徒對外邦人講的話,像門徒聽見主承允聖體聖事時一樣,說:「這話生硬,如何聽得入耳?」(若6:61)這話的確難入耳,因聖保祿說的不是慈善、人道、或對人痛苦可理解的同情心,而是實踐為了天主而愛主愛人的神性美德。所以「愛永存不朽,而先知之恩,終必消失,語言之恩,終必停止,知識之恩,終必消逝……現今存有的,有信、望、愛這三德,但其中最大的是愛。」(格前13:8─13)


236

現在我們肯定:基督徒生活中最主要的美德與扭曲的愛德,毫無相似的地方,但為何需要不斷宣講它?它是否只適合宣講而缺少在日常實踐的機會?

環顧四周,我們有理由相信愛德是空洞的德行,但從超性角度,我們可以看到這匱乏的根由是因我們缺乏和主耶穌基督那持續、密切的個人關係,加上忽略聖神在靈魂中的工作,而聖神的初果正是愛德。

對聖保祿的勸告;「你們應彼此協助背負重擔,這樣,你們就滿全了基督的法律。」(迦6:2)有位教父這樣說:「因愛基督的緣故,我們能輕易地容忍別人的弱點,包括那些缺乏善工,我們未能去愛的人。」(註六)

這就是引領我們在愛德成長的途徑,如相信將愛天主放在一邊,先要參與慈善活動或社會工作,才會有愛德,就是誤解,「我們不要為了關注鄰人的病痛而忽略了基督,因我們應為愛基督而愛病者。」(註七)

不斷注視耶穌,祂雖具有天主的形體,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為了服事人(參閱斐2:6─7)。只有跟祂這方向,我們的理想才有價值;找尋愛的合一,和所愛的認同,和基督結合,我們便被祂奉獻的生活、無限的愛、祂的犧牲至死所吸引。基督使我們面對最終的抉擇:一是在自私的孤立中度日,或是奉獻自己及所有精力去服事人。


237

現讓我們求主,在結束和祂交談時,和聖保祿一起說:「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因為我深信,無奈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是祟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7─39)

聖經以灼熱的字眼讚美這份愛:「洪流不能熄滅愛情,江河不能將它沖去。」(歌8:7)這愛是如此徹底地充滿瑪利亞的心,致使她能作全人類的母親,對童貞瑪利亞來說,她對天主的愛等同於她對她子女的關心,她至甘甜的愛心何其纖細;「他們沒有酒了。」(若2:3)但她的心也必然何其創痛,因她目擊群眾的殘酷、劊子手的凶猛,導致耶穌的苦難與死亡,但瑪利亞,如同她的兒子,保持緘默,她熱愛、緘默及寬恕,就在此時我們看到愛的力量!

備註

註一:聖巴西略,Regulae fusius tractatae, 3, 1(PG 31, 918)

註二:戴都良《護教篇》39,7(PL l, 471)

註三:Minucius Felix, Octavius, 31(PL 3, 338)

註四:奧利振,Commentarii in Epistolam ad Romanos, 4, 9(PG 14, 977)

註五:聖大良,Sermo XII, 2(PL 54, 170)

註六:聖奧斯定,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LXXXIII, 71, 7(PL 40, 83)

註七:聖奧斯定,De diversis quaestionibus LXXXIII, 71, 7(PL 40, 83)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