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

猶記得許多年前,我和一些朋友在卡斯特泰境內的一條路上走著,遙見遠處田裏一群男人正在打木樁,木樁是用來架鐵線網作羊欄的。然後,牧人趕著綿羊和小羊來了,他們喚著羊的名字,一隻又一隻安全地進入了羊棧。這景象當時深印我的腦海,後來也常有助於我的祈禱。

所以,主啊,今天我們齊集這兒和你交談,我又記起那些牧人和羊兒,因為我們和其他許多人都曾被召進入了你的羊棧,你曾對我們說:「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若10:14)你熟知我們的一切,你知我們渴望聽到善牧溫柔的哨聲,並注意祂的警告,因為「永生就是:認識你,唯一的真天主,和你所派遣來的耶穌基督。」(若17:3)

基督是牧者,左右是祂的羊群,這形象對我有重大的意義,所以我把這圖像放在我做彌撒的小堂內,在小堂的另一處我也刻了:「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cognosco oves meas et cognoscunt me meae.」(若10:14)那句話,好提醒基督常在我們左右,勸告、懲戒、教訓我們(參閱德18:13),一如善牧之對群羊。在卡斯特泰看到的一幕,正好表達了這點。


2

你和我同屬基督的大家庭,因為「他於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又由於愛,按照自己旨意的決定,預定了我們藉著耶穌基督獲得義子的名分,而歸於他。」(弗1:4─5)我們白白被主所揀選,而這揀選遂給了我們清晰的目標;成聖自己,這是主的旨意,正如聖保祿所堅持的一樣,「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聖。haec est voluntas Dei:santificatio vestra.」(得前4:3)讓我們謹記:我們之所以得入主人的羊棧,就是為了成聖這目的。


3

另一歷時久遠,但終未忘懷的事。有次,我在巴倫西亞的主教座堂祈禱,行經可敬者瑞達拉的墓地,別人告訴我,這位神父雖然年事已高,但每當有人問他貴庚,他都非常肯定,用充滿鄉音的調子說:「很年幼呢,只有侍奉天主的那幾年罷了!」我相信如要問在座各位,自你們決意緊隨主,在你們特有的環境、職業工作、世界中侍奉祂;到目前已歷時若干年,相信為許多人,五根指頭已足夠盤算。時間長短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否在靈魂烙上基督邀請我們成聖的信念。這邀請是為每一個人,使我們有責任培育自己內在的生命,每天努力實踐基督徒的美德;不是隨隨便便,又不是要我們出類拔萃,而是要有勇士慨然就義的氣概。


4

我放在你們面前的目標,即天主為我們劃下的,並非是虛妄或不能達到的理想。我可以引無數普通的男女為例,在他們生命日常的十字街頭,他們遇見暗地裏經過的耶穌quasi in occulto(若7:10),遂決定跟隨祂,樂意地背起每天的十字架(參閱瑪16:24)。在這世代,一個充滿腐敗、妥協、沮喪、放縱、混亂的世代,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把持那簡單但深沈的信念,這信念由我開始做神父的工作起,一直持守至今,它急切地催迫我向所有人說:「這些世界的危機,就是聖者的危機。」


5

如果我們要回應主人的召叫,我們便需要內在的生命;我們要成為聖者,就得「脫胎換骨」徹底地改變。真正的基督徒就應做到可上祭台的聖人,否則我們就愧為主人唯一的門徒。此外,不要忘記天主除了揀選我們,給予在世上聖化的恩寵,祂也同時給我們作門徒的責任。我想你們了解,就算按人性而言,天主既然揀選了我們,我們就自然要關懷靈魂。正如一位教父所言:「當你發覺某事對你有利,你自會想告訴其他人。同樣,你也會想請別人和你一同走天主的道路。正如你要去廣場或去浴堂途中,遇見某人,他又剛巧有空,你一定會邀他同往。對屬靈的事,也要如此,當你邁向天主,可不要單獨前往呀!」(註一)

如果,不想在無用的活動上耗費時間,又或以困難作藉口(其實困難早在基督宗教開始時就已存在),我們便要記住基督所宣告的:能否成功地吸引人,取決於我們擁有多少內在的生命。基督把這條件說得再清楚也沒有了;除非我們是聖者,否則我們的宗徒事業不會見效,更貼切的說法是:除非我們竭力保持忠信。一天活在世上,我們便沒法成為真正的聖者,說來難以置信,但天主和世人要求我們的是屹立不移的信心,一種名副其實,完全徹底,不容三心兩意或妥協,全然回應作基督徒召叫的忠信,那召叫是我們懷著愛接受了,並小心實踐的。


6

你們或會認為我所講的只涉及一小撮被選的人,你們且莫被懦弱或好逸惡勞的品性蒙騙了,試試去感受吧!天主催迫你們每一個人成為另一個基督,基督祂自己ipse Christus! ,簡而言之,天主要求我們的行為和信德所要求的相符合。我們竭力達到的聖德,可不是次等的,最主要的是我們要實踐愛德,這原配合我們的本性;「愛德是全德的聯繫。」(哥3:14)實踐愛德便要像主吩咐我們那樣:「你要全心、全靈、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瑪22:37)一點也不保留,這就是成聖所要求的。


7

當然我們的目的可謂高超,而且也難達到,但可別忘了,沒有人生來就是聖者的,成聖是天主恩寵及人回應不斷互動所鑄造的。一位早期的基督徒作家,提到人和天主的結合時,曾說:「能生長的東西,初時都是細小的,經過持續的施以養料,它便慢慢長大了。」(註二)所以我對你們說,如你要做個徹底的基督徒——我知你想的,雖然你常覺得難以征服自己,或難以在自己可憐的肉體奮力向上——那你便要留意瑣細的小節,因為天主要求你的聖德是要在日常工作、責任中實踐天主的愛德而達至的,而工作責任常常都是瑣細的事情呢!


8

你們有些人雖然對人生有一定的經歷,但仍愛發虛榮幼稚的白日夢,就像塔雷斯康的塔塔音一樣;幻想可在家裏的走廊獵獅,其實捉到的最多也不過是老鼠罷了。每想及這類人,我就想提醒你:能伴同天主忠信地完成你平凡的日常工作,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每次你在工作中克服困難,上主和我們都會知道,並且是為主所喜悅。

你可以肯定,要做令人矚目的事,機會不大;因為這些事不常發生!不過,在日常平凡瑣碎的小事上,你卻不怕沒有機會顯示對基督的愛。正如熱羅尼莫曾這樣說:「最細小的東西,也可顯現偉大的精神,我們欽崇造物主,不單只因為祂造了天地、太陽、海洋、大象、駱駝、牛、馬、豹、熊、獅子,也因為祂造了小的生物,如蟻、蚊、蠅、蟲類這些生物,我們連它們的名字都不曉得,但無論大小生物都令我們敬仰造物主創造的鬼斧神工。同樣,把自己奉獻給基督的人,無論大小事上都要熱心。」(註三)


9

當我們默想主的話:「我為他們祝聖我自己,為叫他們也因真理而被祝聖。」(若17:19)我們唯一的目標就變得昭然若揭:追求聖德,或換言之,我們聖化自己,為的是聖化他人。不過,每想到只有很少人接受這神聖的邀請,誘惑便來了,加上又覺得身為工具的我們,談不上甚麼價值。老實說,比起其他人,我們是少數,而且就本身來說,也沒有什麼價值,但上主的肯定卻是充滿權威的;祂說基督徒是鹽和光,是世界的酵母:「少許的酵母就能使整個麵團發酵。」(迦5:9)所以為什麼我常教你們,要關心每一個人,百分之一百的關心每一個人,切勿歧視任何人,因我們確信基督救贖了所有的人,祂切願用我們這一小撮人,雖然本身並無價值可言,把祂的救贖向所有的人傳揚。

基督的門徒定要善待他人,對錯要分明,但糾正犯錯人的時,要有仁厚的心腸,否則不能幫他聖化他。我們要學習一同相處,彼此了解,彼此寬待,有手足之情,常常記著聖十字架若望所言:「哪裏沒有愛,注入愛心,便會找到愛。」(註四)就算在表面最缺乏激勵的專業工作、家庭、社會環境都要如此作。你我都要緊抓遇到的每一微細的機會,聖化它們,聖化自己及聖化和我們分擔工作的人,這樣才能感受到:生命中肩負救贖的擔子,是何等甘飴及富激勵性!


10

我想繼續與上主談的是我許久以前已注意到的,現在才用得上的,聖女大德蘭所說的:「那過去的一切,如不能悅樂天主,便是毫無價值,等於空無一物。」(註五)現在你明白,為何一旦靈魂離開了它的目標,忘了天主創造它是為成聖,便失去了它所有的平安和寧靜嗎?努力保持這超性的觀點,就算在休息娛樂時──就和工作一樣重要。

你可以爬到事業的巔峰,可以因你在世上隨心選擇的作為,獲得喝采,但如你放棄了這超凡、可激勵所有人類活動的觀點,你便離棄了正道。


11

讓我打個岔兒,其實我並沒有離開話題,我從不過問來訪者的政治觀點,因為我根本不在乎!我的態度正好說明主業團的基本事實;就是,因天主的仁慈聖寵,我完全奉獻自己,為了服務聖教會。我對政治不感興趣,理由是每個基督徒都享有全然的自由,但也要承擔個人的責任。我們可以不受限制地參與合適的政治、社會、文化活動,但教會訓導禁止的除外。為了你們靈魂的好處,我唯一擔心的是:一旦你們超越了界限,那你們的行動便與你所宣認的信德對立起來。你們的見解可享有尊重,只要它們不引你離開上主的法律,這一點為不明白「這正是基督為我們贏得的自由Qua libertate Christus nos liberavit.」(迦4:31)的人,是費解的,為那些搞派系的人也是一樣,他們各走極端,一是堅持一時的見解為教條,一是通過貶低信德,錯誤地理解它,而去貶低人的價值。


12

言歸正傳,就算你在社會、公務事業上功成名就,但如你忽略了靈性生活及上主,你會徹底失敗。在最後審判時,為天主甚麼才重要?只有奮力成為真正基督徒的人,才能獲勝。所以有些人如以世俗眼光去看,本來應很快樂,但其實卻充滿不安怨懟,表面嘻嘻哈哈,但內裏卻滿是苦澀。不過,如我們每天致力承行主的旨意,榮耀讚頌祂,使祂的國度遍及全人類,這種情形就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13

我會很難過,每當我見到一位天主教徒──天主的孩子,因洗禮而被召作另一個基督──只有形式上的熱心,使自己的良心好過些;懷著「假信仰」偶然祈禱,他認為值得時才做;只在規定的日子望彌撒,還不是全部都去呢;對他的口胃卻關懷得無微不至,少吃一餐也不行;為了一盤扁豆,他寧可在信德的事情上妥協,而不放棄他的工作;又厚顏無恥地藉基督徒的身份在社會上向上爬。啊!讓我們不要做掛名的基督徒,我要你們做真正、真材實料的基督徒,要做到這樣,你必須義無反悔地尋找適合的靈性食糧。

根據經驗,我們要提防喪失勇氣,內在生活要求我們每天不斷地重新開始。你我都知道,掙扎是永不會完結的,當你省察良知,你常會感到少許的挫折,有時也會很嚴重,但這些只顯示我們欠缺愛心,欠對上主的順服、犧牲和精益求精的精神。好罷,讓我們加強做補贖的渴求,真誠地痛悔,但不要失掉內心的平安。


14

四十年代初期,我常去巴倫西亞,那時我並沒有什麼賺取生計之道,卻有一些人在這身無分文的神父周圍,我們走到那都會祈禱,有時會在午後空無一人的沙灘,就像主的門徒一樣。你還記得路加曾記載,聖保祿和他離開提洛到耶路撒冷嗎?「眾人同妻兒陪送我們直到城外,我們跪在岸上祈禱。」(宗21:5)

一天黃昏,在美麗的餘暉裏,我們見到一艘漁船緩緩靠岸,一些曬得黝黑,壯得像花崗石的男子漢,混身濕透,赤著古銅色的上身,開始拖拉在船後的網,網內都是銀閃閃的魚。他們的腳深陷沙中,以驚人的力量拉扯繩索,突然出現一個曬得黝黑的小男孩,用他的小手握著繩索,笨拙地拉扯著。那些粗豪的男子漢一定心軟了,否則如何會讓這男孩加入,而不攆他走?因為他礙手礙腳算不上幫忙。

我想到自己也想到你們,我們每天都在拉扯著繩索,拉著許多東西,如果我們像那孩子一樣走到我主天主前,深知自己軟弱,但卻準備隨時支持祂的計劃,我們就更易達到目標。我們就會把網拉上岸,網內滿是魚獲,因為主的力量能達到我們力所不及之處。


15

你深知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有許多責任,它們會使你安然地踏上成聖之路。而你也預知這條路困難重重,因一開始上路,你已有個概念。我認為在這事上,你一定要找位神師,把影響到你內在生活的神聖抱負、日常問題、令你痛苦的失敗,以及勝利,向他傾訴,要他指點你。

尋找靈修指導時,要真誠,不要亂為自己找藉口;開放你的靈魂,無懼無愧,否則坦途會變得迂迴、曲折,原本微不足道的事,日後會成了絞索。「切勿以為誤入歧途的人是一時失足,不是的,肯定他們開始就步入歧途,或長久以來都忽略了自己的靈魂,因此美德日減,惡行日生,直至墮入深淵……正如一間房屋,也不會突然倒塌;一是地基有問題,一是住客疏忽,致使情況惡化,影響房屋的結構,暴風雨來臨,塌屋便無可避免,連年的疏忽,至此完全曝光。」(註六)

你還記得,去告解的那吉卜賽人嗎?雖然只是一則笑話,因為神父不會透露告解的實情的。我本人對吉卜賽人的觀感挺好的,那可憐的人,他是真心懺悔的,他說:「神父,我偷了根繩子,」神父回答說:「這不值得太耿耿於懷吧?」他說:「但繩子那一頭是隻騾子……然後,另一根繩子……又拉著一頭騾子。」一共有二十隻呢!我的孩子,我們也是這樣的,只要開始偷了一根繩子,其他壞事就跟著來了,一連串的不良傾向,帶來的是不規矩、墮落、羞愧。和別人相處也是一樣,起初是半句尖刻的話語,繼而互不理睬,進而共處於漠不關心的環境裡。


16

「捕捉狐狸,捕捉毀壞葡萄園的小狐狸,我們的葡萄園正在開花啊!」(歌2:15)在小事上要非常忠信,這樣我們可學習投向聖母懷中,像她的孩子。開始講道時,我不是說我們仍年幼,自從決意跟隨天主,才是我們真正年歲的開始嗎?只有這樣,我們的邪惡和渺小,才會在天主之母的聖潔和偉大處找到力量,因她亦是我們的母親。

另一宗真實的事,話語令人驚訝,也可幫你們反省;很多年前,我為多個教區的神父主持退省,我友善地邀請他們單獨談話,解開心結,因為神父也需要兄弟之愛及忠告。其中一人態度有些粗魯,但是個誠實有為的人。我嘗試溫和、肯定地引導他,希望能治癒他內心可能受到的創痛,忽然,他打斷了我說道:「我真嫉妒我的驢子,它為七個堂區工作,真是無懈可擊,如果我是這樣便好了!」


17

坦誠地省察你的良知,或者你我皆比不上那位鄉村神父誇獎的驢子,我們努力工作,有許多責任要負擔,在別人眼中,某件工作可能很成功……但在天主面前,真能問心無愧嗎?我們曾認真試過侍主侍人嗎?你可曾追隨自己自私的計劃?追求個人的榮耀?追求個人的野心?追隨世上轉眼成空的成就嗎?

可能我是直言不諱,因為我想你和我一起發痛悔,當我們想及自己的不忠信,所有的缺點、軟弱、怯懦──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經驗;讓我們一起,由心深處,像伯多祿那樣向主懺悔:「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Domine, tu omnia nosti, tu scis quia amo te!」(若21:17)我更會這樣說:「你知道我愛你,正因我的邪惡,使我更依靠你作我的力量。quia tu es, Deus, fortitudo mea.」(詠42:2)讓我們由痛悔作起點,重新開始。


18

至於內在生活,無論工作小事,每天的責任都有神聖之處,所以我們可以聖化他人。我的一個朋友(始終沒有能真正瞭解他),有次做了個夢,他夢到自己飛得很高,但不是在機艙內,而是在艙外機翼上。唉,真可憐,多麼痛苦!多麼心驚膽跳!或者,天主要他知道:如使徒的靈魂要飛向天主,但沒有內在生活或忽略它,就會面對危險和缺乏安全感,他們常常滿懷焦慮、懷疑和憂傷。

我深信,只重行動,忽略祈禱及自我克制的人,定會面對迷途的危險。常領聖事、默想、省察良知、看靈修書、向聖母和護守天使求助,這樣我們的虔敬之心才有基礎;而這些方法會使基督徒每天的生活充滿喜悅,由隱藏的寶藏流出主的喜樂和甘美,一如蜂蜜之出於蜂巢。


19

無論內在生活,外在行動和別人相處,或工作上,我們都要不斷保持主的臨在,要常常和主交談,不用表現出來,也不用出聲,而是表現在我們決意使愛貫注於無分大小的責任上。除非我們持之以恆,否則我們的行為就不符天主子女的身份,而我們也浪費了主給我們的資源,祂仁慈地放這些資源在我們眼前,好讓我們成為:「成年人達到基督圓滿年齡的程度。」(弗4:13)

西班牙內戰時,我常上前線探望那些年輕的士兵,有一天在靠近特魯的戰壕內,我聽到一段難忘的對話,一位年輕的軍人批評某人,說他優柔寡斷、意志軟弱、反覆無常。如果,這般形容用在我們這些宣稱要做真正基督徒的人,如此出爾反爾,我會很傷心。我們說要成為聖者,但卻鄙視成聖的方法,不能在職責中恆常愛主──祂從孩子身上應得的情感,如果我們真是如此,我們就是反覆無常的基督徒。


20

讓我們重燃心火,渴望成聖,雖然我們充滿軟弱。但不要害怕,因為愈重修德就愈看清自己的弱點。恩寵像面放大鏡,連最小的塵埃沙粒都會放得很大,因靈魂是無比的敏感,小小的陰影也會令良知不安,因它只會在天主的清澈中找到喜悅。由心深處向主說:「主,我真的想成聖,我真的想成為當得起你的門徒,和想無條件的跟隨你。」讓我們決意每天都重申此刻所訂的理想。

主耶穌啊,假如,我們這些結合於主愛的人能貫徹始終!假如,我們能把你從我們靈魂燃起的渴望化成行動!請時常問自己:「我在世上,是為了什麼?」這問題會幫你完美、有愛心地完成日常的工作,連細節也不會忽略。讓我們看聖人的榜樣,他們像我們也是血肉之軀,充滿軟弱,但卻可以克服、主控自己,為了愛天主的緣故。讓我們思考他們的生活,像蜜蜂吸取珍貴的花蜜一樣,學習他們的奮鬥掙扎。你我也要學習,去發現周圍人的德行,他們的勤勞、克制、喜樂都可以教導我們,不要光看他們的缺失,除非出於弟兄之情,需要幫他們糾正。


21

像主耶穌,我也喜歡講漁船、漁網,從福音的景象裡,定下清晰、堅定的決策。聖路加告訴我們,門徒在革乃撒勒湖邊洗網、補網,耶穌上了其中一條船,那是西滿的船。看,主登上我們的船,是多麼自然的事!有人會埋怨:「這不過使我們的生命更複雜罷了!」你我卻知道,主經過我們生命的路軌,用溫柔和愛心使我們的存在變得「複雜」。

當祂從西滿的船講道完畢,就向漁夫說:「划到深處,去撒你們的網捕魚罷!Duc in altum et laxate retia vestra in capturam!」(路5:4)聽了耶穌的話,他們便撒網,結果大有收穫。耶穌轉頭看伯多祿,他和雅各伯若望一樣,驚訝不已,「主說:『不要害怕,從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漁夫!』門徒遂把船划到岸邊,捨棄一切,跟隨了他。」(路5:10│11)

你的船──就是你的天份、希望、成就,除非你放它們在主的手中,它們一無是處,讓祂自由地登上你的船罷!但別讓你的船成為偶像,如果你不讓主上你的船,你的船(超然的說法)必會沉沒。如果你讓祂掌舵,尋找祂的臨在,那在風暴中你也會安全。一切放在主的手中,透過祂的聖心,讓主知道你的思想,你勇敢的野心,你高尚的愛心,否則,遲早它們會跟你的自私自利深沉海底,蕩然無存。


22

如你讓主掌舵,讓祂作主,你會很安全!縱然表面上祂好像走開了,睡著了,漠不關心,風雨欲來,而四週又漆黑一片,就像馬爾谷講門徒遇到的情形一樣:「他看見門徒艱苦地在搖櫓,他們正遇著逆風。約夜間四更時分,耶穌步行海面,朝著他們走來……『放心是我。不要怕!』遂到他們那裡,上了船,風就停了。」(谷6:48,50│51)

我的孩子們,只要一天在世,便有許多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多少憂傷痛苦,受人欺凌殉道!那些英勇為主捐軀的靈魂!有時,我們會認為耶穌睡著了,聽不見我們呼喚,但路加描寫主如何看顧祂的門徒:「他們便開了船,正在航行時,他睡著了。忽然有狂風降到湖上;進入船中的水,使他們處於危險中。門徒們前來叫醒耶穌說:『老師我們要喪亡了!』他醒起來,叱責了狂風和波浪,浪就止息平靜了。遂對他們說:『你們的信德在那裡?』」(路8:23│25)

如果我們把自己交給祂,祂也會把自己給我們。我們要完全信靠主,毫無保留地放自己在祂手中,以行動証明船是祂的,我們會讓祂任意處理我們所有一切。

讓我們結束時,作這樣的決策,請聖母為我們轉禱:讓我們依賴信德而生活;讓我們依賴望德而持續;讓我們非常接近耶穌;讓我們真正地熱愛祂;活出並欣喜於愛的冒險,因我們深愛天主;讓基督來我們的破船上,作我們靈魂的主人;讓祂知道我們真誠嘗試日夜在祂內生活,祂因信德召叫了我們:「我在這裡,因為你召叫了我!Ecce ego quia vocasti me!」(列上3:9)循著善牧溫柔的哨聲,我們進入祂的羊棧,在那裡我們會找到現世及永恆的福樂。

備註

註一:聖額我略《福音講道》6, 6(PL 76, 1098)

註二:聖馬爾谷隱士,De lege spirituali, 172(PG 65, 926)

註三:聖熱羅尼莫《書信》60, 12(PL 22, 596)

註四:參閱聖若望十字架 Letter to María de la Encarnacion, 6-VII-1591

註五:聖女大德蘭《自傳》20, 26

註六:Cassian, Collationes, 6, 17(PL 49, 667-668)


前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