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95

在這個基督信徒傳統稱為聖週的一星期內,我們再次有機會默想並重溫,耶穌在世生命的最後時刻。這幾天特有的善功敬禮,無不引人嚮往趨向復活。如聖保祿所說,復活乃是我們信仰的基礎 。然而,我們不應倉促急進,以免錯過一件極易忽略的直截了當的事實,即我們不可能分享我主的復活,除非先同祂的苦難與死亡結成一體。 我們若要在聖週結束時,伴隨光榮的基督,就必須在祂死於加爾瓦略時,同祂結合,參與祂的全燔祭。

基督慷慨就義的自我祭獻,是對罪惡的挑戰。儘管罪惡的存在不容否認,我們仍不免難以接受這一現實。罪是邪惡的奧蹟(mysterium iniquitatis),是受造物荒誕難喻的邪惡,受造物驕傲自大,竟起來反對天主。這故事同人類歷史一樣古舊,始於原祖的墮落,接踵而來的是無休止地腐化墮落,充斥人類的生活,直到今天。最後,還有我們個人的背叛忤逆。要認識罪可惡到什麼程度,信德的真諦是什麼,似乎並不容易。但我們不應忘記,即使在人的情況下,冒犯他人的嚴重性,往往取決於被冒犯的人有着怎樣的重要性,即他有着什麼社會地位與身份。然則,在人冒犯得罪天主的情況下,則是受造的人違抗僭犯造人的天主。

然而,「天主是愛。」 罪惡所造成的惡意的深塹,已被天主無限之愛的橋樑溝通。天主沒有拋棄人類。祂的計劃預見到舊約律法的祭祀,不足以彌補我們的罪,不足以重圓破鏡。必須有一位身為真天主的真人,挺身而出,甘作自我犧牲,加以挽救彌合。為了幫助我們多少窺測一下這一深不可測的奧蹟,不妨設想天主聖三在無限相愛的交往中共同商議,結果在永恆中決定由天主聖父的獨生子,取我們的人性,肩負我們罪惡憂患的重擔,而最後被釘死於刑架之上。

基督的整個一生,從誕生於白冷郡起,充滿了熾烈的激情,志在實現天主聖父救世的聖旨。在三年傳教生活中,祂的門徒同祂朝夕相處,經常聽到祂說,祂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祂者的旨意。 事實的確如此,貫徹始終,直到第一個苦難節下午,祂的血祭大功告成之時,便「低下頭,交付了靈魂。」 宗徒聖若望便是這樣描述基督的死亡的。耶穌在人類全部罪惡的重壓下,被我們罪孽的暴力與邪惡壓得粉身碎骨,死於十字架上。

讓我們緬懷追念我主,祂為了愛我們,竟至於從頭到腳,遍體鱗傷,體無完膚。借用一句古代作者的話,雖不能表達全部現實,但比較接近真情,我們可以這樣說:「基督的軀體是一幅疼痛的肖像。」只見基督傷痕斑斑,肢體破碎,只剩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從十字架上卸下,交給了祂的母親。眼看基督被摧殘到這般地步,我們或許會以為祂是徹底慘敗了。那些曾追隨祂的人群在哪裡呢?祂曾宣佈過將來會來臨的王國呢?然而,這便是勝利,絕不是失敗。我們從未如此接近復活;我們即將目睹祂以服從贏得的凱旋。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