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64

你如何解釋這篇充滿信心的禱文,怎麼知道我們在戰鬥中不會敗亡?這個信念植根在使我永不厭倦地愛慕的事實上——即我們是天父的子女。在這四旬期中,要求我們皈依的上主,不是一個殘酷的暴君,也並非是一個頑固和不解人意的判官,相反地,祂是我們的父親。祂向我們提起我們的私心小器,我們的罪惡和過錯,祂所以這樣對待我們,是為了解放我們,賜給我們祂應諾的友誼和愛情。認知天主是我們的父親,會帶給我們許多歡樂,內心的轉變好像是回歸父親的老家一樣。

這天父義子的信念是主業團的精神基礎。所有人都是天主的子女,但是孩子看待父親的方法卻大有出入。我們必須試着作孝順的子女,覺悟到上主因愛自己的孩子,把我們從世界上帶回祂的家裡,成為祂家庭的一份子,使祂的一切屬於我們,我們的一切也屬於祂,培養我們的親情和信賴,最後我們大膽地像小孩子一般向祂要求說:把月亮摘下來給我們吧!

天主的孩子對待我主如同父親,天主的孩子不會奉承或奴顏婢膝,也不會講究客套或儀態,他是絕對地誠懇和信任。人的行為不會使天主感到不齒,天主可以容忍我們一切的不忠失信,只要孩子回頭,痛改前非、懇求原諒時,我們的天父會寬恕任何的罪過。上主是至善的父親,祂預期我們悔過求恕的意念,伸開雙臂,滿懷恩寵地迎接我們。這不是憑空揑造,記得耶穌為使我們明瞭天父的慈愛而講的「浪子回頭」的比喻嗎? 「他離家還遠的時候,他父親就看見了他,動了憐憫的心,跑上前去,撲到他的脖子上,熱情地親吻他。」 這是聖經所記載的;他不斷地親吻他。你能說得更有人情味嗎?你能更生動地刻劃天主對人的父愛嗎?

當天主向我們跑過來時,我們把持不住自己,和聖保祿一樣高呼:「阿爸,父呀!」Abba, Pater! 雖然祂是宇宙的創造者,祂不介意我們不用高雅的稱呼,也不擔憂我們不體認祂的偉大。祂要我們稱祂為父親,要我們仔細品味祂的情意,祂的歡樂充滿我們的靈魂。

人生,好比不斷地回歸天父的家。我們的回頭,是藉着痛悔和內心的轉變而實現的,意味着改過的欲望,立志以犧牲和忘我的精神改善自己的生活。通過和好聖事,我們與天父重修舊好。當我們告明罪過時,我們再度穿上基督,成為祂的兄弟,天主大家庭的一份子。

天主正在耐心地等候我們,像比喻中的慈父一樣,伸開雙臂,雖然我們是不敢當的。無論我們是否犯了滔天大罪,那並不要緊。就如浪蕩子一般,只要我們敞開心扉,思念父親的家園,即使我們對祂的回應非常冷淡,天主會賜給我們恩惠,稱作祂的子女——真正的子女,帶給我們無比的驚愕與歡樂。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