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5

假如若瑟由基督那兒學到如何過神聖的生活,我敢大膽地說,他在人事方面也教會天主聖子不少東西。有人稱呼聖若瑟為耶穌的「養父」。我不太喜歡這個稱呼。因為它給人一種印象,似乎若瑟與耶穌之間的關係,不過是冷冷淡淡,表面浮淺的。當然,信德告訴我們,若瑟不是耶穌的生身之父,但父子關係並不只限於血緣關係而已。

我們在聖奧思定的一篇講道詞中,談到這段話:「若瑟不僅對父親這個稱呼當之無愧,而且比任何人更當之無愧。」聖奧思定接下去又說:「他怎樣成為父親的呢?他愈貞潔,他為父的職能便愈有效。有人錯誤地以為若瑟之所以成為我主耶穌基督的父親,與常人之父無異。也就是說只在肉體上生殖其子,而沒有把兒子作為自己精神之愛的果實來加以領嗣。所以難怪路加這樣敘述:『人們想他是耶穌的父親。』路加為何只說他們「想」呢?因為這個想法是人的判斷,反映人的常規。我主不是由若瑟的種子所生。但是,由若瑟的虔誠愛德,有一子為他而生——祂即是瑪利亞之子,祂即是天主之子。」 

若瑟之愛耶穌,一如父之愛子。他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獻給耶穌,以資表示他的愛。若瑟遵照給他的命令,愛護耶穌,把自己的技藝傳授給耶穌,使祂也有一門手藝。所以,納匝肋的街坊鄰里都稱呼耶穌木匠,或稱呼他為木匠的兒子(fabri filius) 。耶穌在若瑟的工作坊工作,而且就在若瑟的身旁工作。試想聖寵藉若瑟完成了何等偉大的奇勳——若瑟竟在人事人性方面,勝任完成養育天主聖子的使命。他該是一位何等卓絕的奇聖大賢啊!

若瑟的確是一位卓絕的奇聖大賢。因為耶穌肖似他,肖似他工作的技藝,肖似他為人的作風性格,肖似他談吐的音容笑貌。耶穌的現實主義風格,耶穌巨細無遺的觀察力,耶穌座席擘餅的姿態,耶穌愛用日常生活、家常景況來譬喻信理的習慣——這一切,莫不反映祂的童年,莫不反映若瑟對祂的影嚮。

還有一端高深的奧蹟,不容忽略,耶穌是真人。祂說話帶着以色列某地特有的鄉音,祂肖似一個名叫若瑟的木匠。耶穌同時又是天主聖子。但誰能教天主聖子什麼東西呢?不錯,祂雖是天主聖子,但同時是真人;過着正常人的生活:最初是嬰孩;後來是兒童,在若瑟的工作坊裡幫忙;最後,祂成了一個年富力強的成年人。「耶穌在智慧和身量上,並在天主和人前的恩愛上,漸漸地增長。」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