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5

所謂肉身的貪慾,並不只限於感官的一般性的越軌傾向,也不只限於性慾,性慾本身並不壞,只是應予導引規範,因為它是人性的一個崇高的現實。因此,我向來不談邪淫,只談潔德。因為基督是對我們每一人講這句話的:「心裏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 天主的召喚因人而異:有的被召在婚姻中實行潔德;有的被召徹底滅絕人的性愛,專一摰情地仰報天主的聖愛。無論結婚或獨身,都要擯絕色情的奴役,做靈魂和肉身的主人,毫無保留地為他人犠牲。

我每談到潔德,總愛用「聖」字來形容。基督徒的潔德是聖的潔德。它與自我感覺「純潔」、「清白」的自豪感截然不同。我們要有自知之明:儘管天主的聖寵,一天一天地把我們從大敵壓境的危險中拯救出來,但我們自己所有的,只是一對泥足而已。 專以這話題進行寫作和講道的人,依我之見,難免有歪曲基督教義之嫌,因為他們忘記了基督徒生活與社會生活的其他重要德性。

潔德不是基督徒僅有的德行,也不是首要的。然而,如果我們真的要在日常聖化中堅持到底的話,潔德是一個重要且不能缺少的德行。若不實踐潔德,便沒有忠貞可言。潔德,乃是催迫我們把整個心身、感官、能力,完全獻給基督的愛,產生的必然後果。它不是消極陰沉,而是積極愉快的。

我在前面講過:肉身的貪慾,不只限於放任的情慾。它還意味着懶惰軟弱,一觸即潰;貪圖享受,苟且偷安,甚至不惜出賣對天主的忠誠。

這種棄甲曳兵而逃,無異於向罪惡之法的暴政投降。聖保祿告誡我們說:「我願意為善的時候,總有邪惡依附着我。因為照我的內心,我是喜悅天主的法律;可是,我發覺在我的肢體內,另有一條法律,與我理智所贊同的法律交戰,並把我擄去,叫我隸屬於那在我肢體內的罪惡的法律。我這個人真不幸呀!誰能救我脫離這該死的肉身呢﹖」 現在,讓我們再聽一聽使徒保祿的回答:依靠「我主感謝天主,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我們不但能夠,而且應該,永遠戰勝肉身的貪慾,因為,只要我們保持謙遜,便永遠有天主賜給的聖寵。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