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33

信德生活,是犧牲的生活。我們基督徒的召喚,不是叫我們逃避人間的崗位,而是要我們擯棄一切阻礙我們貫徹天主聖意的事物。乍見的光明,只是開端。要讓它變成燦爛的明星,還須步步緊跟它的引導。只有如此,它的光芒才會昭若華陽。金口聖若望寫道:「三王在波斯國所看到的,不過是一顆星。但他們追隨星光,離鄉別井,踏上漫漫征途,卻看到了義德的太陽。可以斷言:他們若是留在家裡,按兵不動,那就連那顆星都看不到了。因此,讓我們急起直追,不怕道路險阻,奔向聖嬰的家鄉。」need to check contents first from here

「『我們在東方觀察到祂的星辰,所以前來朝拜祂。』黑落德王聽到後,大為不安。整個耶路撒冷,也跟他一起不安。」 這一幕景象,今天仍在重演。有些人面對天主的莊嚴偉大,或看到別人胸懷壯志,看到基督徒忠心耿耿,踐行信仰,便會感到奇怪,大吃一驚,甚至嗤之以鼻,嘖有非議。他們好像無法容忍別人,有任何不符合他們庸規俗矩的生活方式。他們奚落響應天主召叫的人所表現的慷慨行動。他們害怕這種獻身精神,有時竟到了失魂落魄,畸型病態的地步。他們竭盡全力,阻撓甘願徹底獻身天主的人,所作的神聖抉擇。

在某些場合中,我親眼看到,針對獻身服務天主和人靈者,所發動的攻勢總動員。某些人竟主張:我主在召選他人為祂服務之前,該先徵求他們的許可。顯而易見,他們認為對天主聖愛的召叫,人沒有自由作出任何自主明確的回應,無論「是」,抑或「否」。對於持此看法的人來說,人靈的超性生命是次要的。他們對救靈魂倒不是不信,不是不要考慮,但必須先考慮滿足人的舒適享受和自私自利。請問假定果真如此,那麼基督教義的真諦還剩下多少?難道耶穌仁慈而又嚴格的教悔,只是講給我們聽聽而已的嗎?還是要我們在聽了之後去身體力行的呢?難道祂沒有講過:「你們要成全,如同你們的天父是成全的那樣」 嗎?

我主召叫所有的人,都來同祂會晤,都來做聖人。祂不僅邀請三王,邀請大智者,當權者,卻在此前,首先派遣祂的天使,而不是一顆星,邀請了白冷郡的牧童們。 貧富智愚,天下所有的人。都應當在內心培養虛懷若谷的謙遜心,以便能聆聽領悟天主的聖訓。

且以黑落德為例。他位尊王侯,有群儒智士,供他差使。「他於是召集大司祭和民間經師,詢問他們基督應在何處誕生。」 然而,他的權勢知識,並沒有引他承認天主。在他的鐵石心腸裡,權勢知識反成了作惡的工具,他竟妄想殲滅天主,草菅無辜嬰兒的生命。

讓我們再看看聖經,他們告訴他,應在猶太境內的白冷郡;因為先知這樣寫道:「你猶太境內的白冷啊!你在猶大的群邑中,決不是最小的,因為將由你出來一位領袖,祂將牧養我的百姓以色列。」 請君注意天主這個仁慈的表現。祂身為救世之主,卻寧願誕生在一個沒沒無聞的小村落。箇中道理,正如聖經反覆所述,乃是在於,天主不是慕人名利之輩。 祂召叫人靈來踐行信仰,不以財富,地位,血統或學識為準。天主召喚永遠先於人的功績。「他們在東方所見的那顆星,走在他們前面,直至來到嬰孩所在的地方,就停在上面。」 

召叫永遠先行。甚至在我們懂得要皈依天主之前,天主早就先愛了我們,早就把我們賴以回應召喚的愛,種在我們心田裡了。天主的慈父之愛,走出門來迎接我們。 我主不僅是公義的,而且更是仁慈的。祂不是坐等我們登門拜訪,而是採取主動,向我們發出不容置疑的訊號,叫我們認清祂的慈父心腸。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