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2

上面所講的,早有成文的先例。每思及此,我總是深受鼓舞。我們在福音關於最初的十二位宗徒蒙召的記述中,可逐步地看清這點。現在,讓我們慢慢默想一下,並祈求我主的這些聖善的見證者,幫助我們效法他們,跟隨基督。

我對這班首批宗徒,備極愛戴敬仰。但從人性而言,他們並沒有甚麼可誇耀之處。只有瑪竇可算是個例外。瑪竇掙得了一份小康的家業,後來因追隨耶穌而放棄了。其餘的宗徒只是漁夫。他們過着貧困的生活,通宵捕魚,勉強糊口。

然而,社會地位並不重要。他們沒有受過教育,甚至相當愚魯。只要看他們對超性事理的遲鈍反應,便顯而易見。他們往往連最基本的例子和比喻都搞不清楚,常要問師傅:「請把這比喻給我們講解一下!」 當耶穌用「酵母」來指法利塞人的教訓時,他們竟誤以為耶穌在責備他們忘記帶餅。 

他們是貧窮的;他們是愚昧無知的。他們既不單純,又不虛心,但卻野心勃勃。他們中經常爭論:在基督最終復興以色列王國時——按照他們的理解,誰最大。到了依依惜別的最後晚餐,在耶穌行將為全人類自我奉獻之際,我們還看到他們仍在激烈地爭論着。 

信德嗎?他們所有不多。耶穌親自指出過這一點。 雖然他們親眼目睹死者復活、病者霍然、餅魚增多、風浪平息、邪魔逐盡,但是只有被選為宗徒之長的伯多祿一人,能迅速回答:「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 然而,它只是一種有限的信德,導致伯多祿在因耶穌為救贖人類要受苦和被殺時,他竟諫責耶穌。以致耶穌不得不責斥他說:「撒殫,退到我後面去!你是我的絆腳石,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 

金口聖若望詮釋道:「伯多祿的想法,是人性的想法。因此他推理所得的結論是:那種事情(基督的苦難與死亡),悲慘恐怖,為祂不宜。故此引起耶穌的訓斥:否也!受苦受難非我之不屑取。你所以有這種看法,是由於你的思想局限於人的思維。」 不過,這些小信德的人對基督的熱愛不是很突出嗎?毫無疑問他們是愛祂的,至少是在口頭上。有時甚至激昂慷慨,忘乎所以:「我們也去,同他一起死罷!」 但臨到真理考驗的關頭,卻個個逃之夭夭。只有若望一人例外。若望是真正以行動去愛。只有這位青年,宗徒中最年輕的,獨自佇立在十字架下。其餘的宗徒心中,就是缺少那麼一點猛如死亡的愛。 

這一幫人,便是我主召喚的宗徒,便是基督挑選的人物。他們繼續停滯在這種狀況,直到聖神降臨那天,充滿聖神後方才轉化成教會的柱石。 他們都是普通人,渾身缺點毛病,空話多於行動。但是儘管如此,耶穌卻召叫他們做捕人的漁夫, 做祂的協同贖世者,做天主聖寵的分施人。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