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85

不過,你們或許會說:「人家不要聽這一套,更不必說去實行了。」這我知道。自由是棵嬌健的植物,在碎石堆裡,在荊棘叢中,或是在腳踩步踏的路旁是長不好的。 這我們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學到了。

你們還記得聖詠第二首不?「萬邦為甚麼囂張,眾民為甚麼妄想?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諸侯畢至聚首相商,反抗上主,反抗祂的受傅者。」 你們看,沒甚麼新奇。甚至在祂誕生之前,人們已在反對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當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時候,人們反對祂。他們迫害祂,並以攻擊祂的奧體肢體的方式,繼續迫害着祂。為何如此切齒痛恨呢?為何對純粹的清白無辜如此動火呢?為何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顆良心的自由呢?

「來!我們掙斷他們的綑綁,讓我們擺脫他們的繩韁!」 他們砸碎了柔和的軛,拋棄了貨載——拋棄了聖德、正義、聖寵、仁愛、和平,琳瑯滿目的貨載。他們憎恨仁愛,嘲笑天主的善良,善良到不願召喚祂的天使大軍來支援祂。 但願我主果真來同他們打一回交道,果真忍痛犧牲幾個無辜的好人,讓大多數罪有應得的人類嚐嚐烈火的滋味,恐怕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同他們達成某種諒解。但是這不是天主的想法。天主聖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天下哪怕只要有十個好人,祂就樂於寬恕其餘不計其數的壞蛋。 靠仇恨過日子的人是不會懂得這種仁慈的,他們日益耽迷於世上消遙法外的虛假安全感,靠戕害公義吃飯。

「坐於天上者在冷笑,我主對他們在熱嘲。在震怒中對他們發言,在氣焰中對他們喝道」 天主早該大發義怒,早該予以天誅地滅了!但是祂的仁慈更寬大!

「我已祝聖我的君王,在熙雍我的聖山上。我要傳報上主的聖旨:上主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 天主聖父的仁厚,把聖子賜給我們為王。祂威嚇我們時卻變得溫柔;祂口講生氣卻把愛心交給我們。「你是我的兒子」,這話就成為對你們和我說的。

辭不達心,因為心受天主的感召。祂對我們說:「你們是我的兒子。」不是路人,不是寵僕,不是朋友(這已相當可觀了),是兒子!祂給我們以兒子身份同祂虔誠來往的一切自由。我還敢不揣冒昧地說:這位慈父對兒子的請求,不可能不有求必應。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