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84

基督徒工作時,不可避重就輕,不可降低世俗事務本身固有的價值。如果把「降福一切人類活動」一語理解為糟塌或忽視它們內在的品質,我就寧可不再用這句子了。我個人素不欣賞給人的普通活動掛上一個招牌,或貼上一張說明標簽。儘管我尊重反對意見,但是還是感到這種貼標簽的做法,未免是妄用信德神聖名義。有證據指出:「天主教」這個標簽,竟被人用來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動與行徑。

除罪以外,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因為是我主所造的。因此,力求戒避罪惡取悅天主的基督徒,應當同其他公民肩並肩一起,獻身於一切人間的工作;應當捍衛由人類尊嚴衍生的一切價值。

其中有一項價值,尤其應當特別珍惜,即個人的自由。基督徒唯有捍衛他人的個人自由——包括與生俱有的責任——才能保衛自己的個人自由而不失人與基督徒的完整品格。我要不厭其煩地講:我主無償地賜給我們一個超性恩典,即聖寵;又賜給我們一個本性的奇恩,即個人的自由。為了避免把這個奇恩降低為放縱,我們應當發展完整的品格,力求使自己的行為符合天主的法律,因為主的神在那裏,那裏就有自由。 

基督的神國是自由之國。那裡只有一種奴隸,就是為了愛天主而自由約束自己的人。這是多麼有福的自由奴役啊!它使我們獲得自由。若無自由,我們就無從響應聖寵。若無自由,我們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因為我們要——而自由地獻身於我主。

你們聽眾中有些人認識我已有多年。你們可以證明:我一生時間都用於宣講個人自由,宣講帶有個人責任的個人自由。天涯海角,踏破鐵鞋,我到處尋找自由,而且繼續在尋找,就如迪奧杰尼斯試圖尋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樣。我變得一天比一天更愛它。世間萬物中,我唯它最愛。它是一座寶藏,我們還遠遠不夠賞識它的價值。

我之談論個人自由,並不是用它作藉口來討論其它正當的問題——那一類問題不屬於我的司鐸專長範圍。我知道討論世俗時事是俗權民政方面的事,我不宜插嘴置啄。這一類問題,我主留給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氣和地去討論。我也知道:司鐸開口說話,不應當涉及人群政党之間的分岐糾紛。司鐸開口說話只是引導人靈歸向天主,引導人靈接受天主的救世教義,引導人靈勤領耶穌親定的聖事,引導人靈善度靈修生活,以能更接近天主,從而使我們意識到,我們都是祂的兒女,四海之內皆兄弟,無一例外。

今天我們慶祝基督君王節。有人若用政治規劃的眼光來看基督的神國,便是對信德的超性目標完全無知;他的良心便會有背上與耶穌毫不相干的重擔的危險,因為耶穌的軛是柔和的,耶穌的擔子是輕鬆的。 我這樣講,並沒有越出司鐸職責的範圍。讓我們真心熱愛所有的人罷;讓我們愛基督於萬有之上罷。這樣,我們就不得不珍愛他人的自由,不得不與人和平相處了。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