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81

我主我天主,你多偉大!是你給我們的生命以超性的意義和神性的生機。由於你對聖子的愛情,你竟使我們全命全身全靈地宣誓:「祢必統治!」我們雖這樣宣講,但本身底子還是十分軟弱的。你深知我們不過是泥揑的受造物 ,多麼可憐的受造物!不僅是泥足泥腿,而且泥心泥頭。唯有依靠你,我們才能有神性的生命。

基督必須首先在我們靈魂內統治。不過,假若祂問我們:「你們怎樣做才能讓我到你們心中來統治呢?」我們該怎樣回答呢?我會答道:我需要祂的大量聖寵。只有這樣,我的每一次心跳,我的一盼一顧,我的一言一咳,我的最基本平常的感覺,都會轉化成歌頌基督吾王的萬壽無疆。

我們若要擁戴基督為王,就必須言行一致,貫徹始終;就必須首先把整個心靈獻給祂。不這樣做而大談基督神國,只是紙上談兵,言之無物。我們的行為就沒有基督徒真正的實質。不過是裝扮得若有信德,其實信德全無。我們不過在妄用天主聖名圖謀私利而已。

若耶穌統治在我的靈魂以及你們的靈魂內,意味着祂在我們靈魂內找安逸的居所的話,那末我們就完全沒有理由感到頹喪。相反,「熙雍女子,不要害怕!看,你的君王騎着驢駒來了。」 看見沒有?耶穌竟以一頭卑微的畜牲為王座。我不知道你們怎樣。我個人並不以承認自己在我主眼中不過是一頭馱重的畜牲為恥。「在你面前我像是一頭畜牲,時刻同你在一起,你牽着我的右手,」 你牽着我的轡繩。

現在這時代,驢子剩下不多了。不過請你們試試,回憶一下牠的模樣。不是那種趁你不備踢你一腳的老於世故,頑固蹩扭和狡猾狠毒的驢子,而是一頭年幼的驢駒,雙耳像天線那樣翹得高高的。它吃得簡簡單單,做起工來勤勤懇懇,跑起路來又快又歡。天下有成千上萬的畜牲,長得更俊俏,更機靈健壯。但是當基督面對群眾歡呼擁戴祂為王的時候,祂卻挑選一頭驢駒作乘騎。因為耶穌不屑於苛求細算,不屑於趾高氣揚,不屑於心狠手辣,不屑於效顰獻媚。祂所喜愛的是青春之心的明朗歡快,是向前跨出的普通一步,是真情流露的呼聲,是純潔明淨的雙眸,是對祂苦口婆心的虛心領教。此即基督在人靈內的統治之道。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