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63

我必須向你們吐露,有一件事常使我痛心疾首,奮發自勉,那便是想到天下所有尚未認識基督,所有從未希冀天堂上為我們保留的褔祉的人們。他們的生活,像盲人迷路,在遠離真褔的歧途上,探索莫名的「幸福」。聖保祿宗徒在特洛阿,夢見異象那晚的感受,令人不難理解:「有個馬其頓人站着,請求他說:『請往馬其頓去,援助我們吧!』保祿既見了這異象,我們便推知是天主召叫我們給他們宣傳福音,便立即設法往馬其頓去。」 

你們難道沒有感覺天主正在召叫你們嗎﹖祂通過我們周圍所發生的事物,正在催迫我們去宣講即將再臨的耶穌的福音。但是,有時我們基督信徒,卻把自己的召叫貶為糟粕。我們變得庸俗浮淺,把大好時光浪費於傾軋紛爭,妒賢忌才。更糟糕的是,有人竟對他人修練某項德性真理的實踐,妄加責難,無風興浪。不僅不竭力相助,反加濫肆詆毀。不錯,有時在基督徒身上會發現嚴重缺陷。但是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我們本身,不在於我們的缺點。唯一關係重大的是耶穌。我們應當宣講的是基督,而不是自己。

這些感觸是某種輿論引起的。該輿論認為耶穌聖心敬禮正陷於危機。其實危機並不存在。耶穌聖心的真正敬禮,一貫健在,依然健在,並充滿本性與超性的意義。一貫並依然激發人們皈正獻身,承行主旨;激發人們親切領悟贖罪奧蹟的底蘊。

然而,我們應當把真正的敬禮,與無用的多愁善感,與缺乏信理,華而不實的表面虔誠,區別開來。我並不欣賞庸俗的塑像,也不欣賞粗製濫造的,對具有常識與超性觀念的人絲毫不起感召作用的聖心像,而且不欣賞的程度不亞於你們。但是,把這些個別的,並正在消失的偏向,曲解為信理或或神學問題,則未免是一種糟糕透頂的邏輯。

若說有危機的話,那便是人心的危機。人的目光短淺,自私自利和思想狹隘。他們不能欣賞基督愛人之心的偉大深度。教會自建立聖心節以來,在慶日禮儀讀經中,取用了一段保祿書信,來培育我們真正的虔誠敬禮。聖保祿在其中向我們提出了一整套默觀生活的規劃,包括知識與愛情,祈禱與生活,且始於耶穌聖心敬禮。天主藉宗徒的話,親自邀請我們遵循這條道路:「使基督因着你們的信德,住在你們心中,叫你們在愛德上根深蒂固,奠定基礎,為使你們能夠同眾聖徒領悟基督的愛是怎樣的廣、寬、高、深,並知道基督的愛是遠超人所能知的,為叫你們充滿天主的一切富裕。」 

天主的充盈富足,是在基督內,在基督的聖愛內,在基督的聖心內,啟示我們,賜予我們的。因為,正是在祂的聖心內,「真實地住有整個圓滿的天主性。」  誰若無視天主這一偉大計劃——即藉降生成人,贖罪救世,聖神降臨,而向世界傾注祂的聖愛——便無法體會我主對我們的體貼入微。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