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19

「向賜我生命的天主歌頌讚美。」 若說天主是我們的生命,那麼自然應當承認,我們的生活必須滲透交織着祈禱。然而切莫以為祈禱是例行公事,做完了便可置於腦後不去管它了。義人「專心愛好上主的法律,晝夜默想上主的誡命。」 「我徹夜不寐地默想着祢。」「我向祢行的祈禱,像馨香上升。」 我們整個的一天,從早到晚,可以全部是祈禱的時間。其實,聖經告誡我,:連睡眠也應當成為祈禱 。

回顧福音關於耶穌的記述,祂常常通宵整夜地同祂的聖父親密談心。宗徒們見耶穌祈禱時心中總是漾溢着愛。看到老師這種恆心祈禱的態度,他們便要求祂道:「主,請祢教我們祈禱罷!」 教我們這樣祈禱罷!聖保祿敦促信友們要「在祈禱上,要恒心」 ,即是把基督活生生的榜樣傳播到各地。聖路加以他藝術家畫龍點睛的大手筆,用短短一句話勾畫出教會初期教友的祈禱生活:「這些人……都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 

好基督徒靠聖寵幫助,是在祈禱的操場上練出真功夫的。祈禱是我們的生命賴以維持的糧食。祈禱的形式不止一種,我們常會在天主親口傳授的禱文「天主經」,或在天使傳授的「聖母經」的字裡行間,找到表達自己心靈衷曲的方式。又能使用其他經過時間考驗,並表達億萬信友兄弟姊妹虔誠心的祈禱經文。例如,禮儀中的祝文Lex orandi,或其他發自熱心靈魂內心的禱詞:如向聖母誦念的短禱:「投奔聖母誦」(Sub tuum praesidium)、「託賴聖母誦」(Memorare)、「母后萬福誦」(Salve Regina)……。

在其他情況下,我們所要的不過是脫口而出的一兩個字的短句。這一類短句,可以從仔細閱讀耶穌傳記中學到。例如:「主!你若願意,就能潔淨我。」 「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曉得我愛你。」 「主,我信!請你補助我的無信罷!」 加強我的信德。「主,我不堪當。」 「我主!我天主!」 ……還有其他短句,或是充滿真情熱愛,或是發自靈魂深處,或是在日常各種不同境況中應運即席而發。

除此之外,我們的祈禱生活還應該有固定的時間作基礎。每天撥出一定的時間在聖體龕前專誠與我主晤談,同天主靜心交談,感謝祂在聖體龕中佇候我們達二‍十個世紀之久,而且往往孑然一身,孤守空堂。與天主的這種披心交談,就是心禱。心禱時,我們的整個靈魂全部投入其中,我們的理智,想像,記憶和意志都全部投入其中。心禱是一種默想,幫助我們可憐的本性生活及其日常習慣的各種境況,藉以取得超性的價值。

我們的一天,由於這種默想的固定時間以及口誦心維與勤念短誦,可以轉化成連續不斷的讚頌天主,自然而然,毫無造作。正如彼此戀愛的人時時想念着對方,我們時時不忘天主的臨在,念茲在茲,念念不忘。於是我們的一舉一動,甚至最細微的屑事,都會充滿屬靈的神效神益。

這即是基督徒在靈修生活上茁壯成長的秘訣,關鍵在於堅持走在連續與我主密切契合的道路上。沿着這條道路出發,他將被引向徹底委身承行主旨的既嚴峻又引人入勝的奮鬥中。我再補充一點:這條道路絕不只是為少數俊傑所設,而是對每一個人暢開的。

正是藉祈禱生活,我們才能懂得今天這節日的另一方面,即使徒工作——貫徹執行耶穌升天前賦予宗徒們的使命:「你們要在耶路撒冷及全猶太和撒瑪黎雅,並直到地極,為我作證人。」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