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117

教會的禮儀再次提醒我們緬懷耶穌在世的最後一瞬,祂的升天。自從祂誕生於白冷郡後,發生過許多事情:我們眼看祂躺在馬槽裡,受牧童和三王的朝拜,瞻慕祂在納匝肋平凡勞動中度過的漫長歲月,跟隨祂遍遊巴勒斯坦向世人宣講天主的神國,到處為人做好事;之後,在祂受難的日子裡,我們又眼看祂橫遭誣告,虐待,釘死而為之心碎。

接着,悲去喜來,復活的光芒四射。這是我們信德的一個多麼明確而不可動搖的基礎啊!然而,我們還是軟弱,或許也像當年的宗徒一樣,在祂升天之際竟還問祂道:「主,是此時要給以色列復興國家嗎?」 誰能指望自己從今以後永遠會免於糊塗和軟弱了呢?

我主用升天作答覆。像宗徒們一樣,我們對祂的離去感到又惶惑又悲傷。說實話,要習慣於耶穌本人的離去,確實不容易。每當想到祂雖已離去,卻依然癡情地留在我們身邊,誰能不為之心動!祂升天了,卻又同時留在聖體中作我們的神糧。然而,我們還是難免懷念祂的諄諄教誨,祂的舉止動靜,祂的音容笑貌,祂的善行德化。我們真想重返當年時光,再仔細地看一看祂,看祂長途跋涉後困頓地坐在井旁歇腳; 看祂在拉匝祿墓前慟哭流涕; 看祂沉浸在長久的祈禱之中; 看祂滿懷柔情地憐憫無牧的人群。 

我一向認為基督至聖人性的人體升天回歸聖父,是天經地義的。耶穌升天節總是叫我們感到高興。然而,這一天也帶來別有一番滋味的傷感。我想這也是我們衷心愛慕我主耶穌基督的證據。祂是降生成人的天主(CCC 594),是完美的人(CCC 520)。祂有同我們一樣的肉體,祂的血管裡流着同我們一樣的血液。但是祂離開我們升天去了,叫我們怎能不想念祂?

前一頁 看章節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