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maría Escrivá Obras
83

「在逾越節慶日前,耶穌知道祂離此世歸父的時辰已到,祂既然愛了世上屬於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 讀者看到若望這一節,不難預感一件重大事件即將發生。這一段柔情纏綿的開場白,與聖路加福音中的異典同工:「耶穌對他們說:『我渴望而又渴望,在我受難以前,同你們吃這一次逾越節晚餐。』」 

首先,讓我們祈求聖神賜給我們聖寵,使我們從此刻起,能明瞭基督的每一句話語,每一個舉動,因為我們要度超性的生活;因為我主已表示願把祂自己賜給我們作為我們靈魂的神糧;因為我們承認唯有祂才有「永生的話」。 

信德使我們藉伯多祿的話宣佈:「我們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we have come to believe and to know that you are the Christ, the Son of God我們相信,而且知道你是基督,天主子。(我們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 信德,再加虔誠,引導我們效法若望的摯情憨態,靠近耶穌,偎依在祂胸懷中。 如上所述,我主愛祂左右的人,而且愛他們到底。

且設想一下,兩人相愛,但又必須分離,是怎樣光景。他們一心要形影不離,可惜因職務的種種原因,不得不分離。他們既然不能如願得償,常相團聚,只得以象徵性的姿態來婉轉表達愛心。人的愛情儘管強烈,卻畢竟有限。他們只好互贈臨別禮品,或許是一幅相片,上面署有贈言,措辭火熱,幾乎燃燒相紙。他們所能做的,不過如此而已。因為受造物的能力,與其欲望相比,總是力不從心的。

我們做不到的,我主卻能做到。耶穌基督,真天主真人,祂臨別贈與我們的,不是象徵,而是現實。祂本人親自留下來,與我們同在。祂要到聖父那裡去,但祂也要常留人間。祂贈與我們的,不是普通留念的禮品,不是一幀相片,相片日久天長會褪色發黃,形影糢糊,除了同輩人之外,誰也對它不感興趣。祂所贈與我們的,是祂本人,連同祂的聖體,聖血,靈魂,天主性,真真實實地臨在於餅酒的表象下。


84

我們都熟稔歷代基督徒,不斷歌頌聖體的聖歌:「信友請來讚美上主,稱頌奧妙之聖體,又請稱頌至聖寶血,主因贖世盡傾流,萬邦之王生於聖母,自甘流血為人類。」 我們欽崇朝拜隱藏在聖體中的天主。 聖體即是耶穌,生於童貞聖母瑪利亞,受盡苦難,獻身於十字架血祭;血水從祂被槍刺的肋旁,湧流而出 。

這是我們恭領基督的聖宴。我們重溫祂苦難的紀念。通過基督,我們的靈魂與天主親密相契,領受未來光榮的恩許。 教會的禮儀,寥寥數語,概括了我主救贖人類聖愛史的頂峰。

我們所信仰的天主,不是虛無飄渺,高高在上的神祇。祂對人類的命運——他們的願望,掙扎,痛苦——不是漠不關心的。我們信仰的天主,是一位熱愛子女的慈父,祂派遣祂的聖言,即至聖聖三的第二位,取了人性,俾能為救贖我們而死。祂是我們的慈愛的父親,祂藉居於我們心中的天主聖神的行動,溫和地引導我們到祂身邊。

認識到造物主熱愛受造物,竟到如此地步,這便是我們在聖週四,感到歡欣雀躍的根源。我主耶穌基督,似乎唯恐其他所有的證據,還不足以證明祂的仁慈,所以建立了聖體,使祂自己常能與我們親密相偕。祂之所以如此,乃是受到愛的推動。祂本身無求於人,卻不願與人分離,實在令人難以徹底理解。至聖聖三如此愛人,把人高舉到聖寵的高度,且「按照天主的肖像與模樣」造了人。 把人從罪惡——從亞當的罪,從亞當子孫承襲的原罪,從人的本罪——中救贖出來,並切願居於人的靈魂中:「誰愛我,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我們要到他那裡去,並要在他那裡作我們的住所。」 


85

至聖聖三對人的愛,因聖體而卓絕地永留人間。許多年前,我們從教理問答中學到,聖體可謂聖祭,亦可謂聖事。同時學到,聖體聖事同時存在於恭領聖體與祭台寶櫃或聖體櫃中。教會還設立了另一紀念聖體奧蹟的慶日,紀念在普世聖體櫃中的基督聖體,即基督聖體節(Corpus Christi)。今天,聖週四,我們在彌撒聖祭與恭領聖體中,同時敬禮聖體為我們的祭獻與我們的神糧。

我正在向你們談至聖天主聖三對人的愛。然而,有甚麼比彌撒更能說明這一點的呢?天主聖三在彌撒聖祭中共同一致行動。因此我喜歡重複集禱經,奉獻經和領聖體後經的結束語。我們向天主聖父祈求:「以上所求是靠你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和你及聖神,永生永王。阿們。」

在彌撒中,我們持續地向天主聖父祈禱。司鐸代表永恆大司祭耶穌基督,而基督同時又是這聖祭所奉獻的犧牲。聖神的行動,雖以神秘的方式進行,但確實臨在於彌撒中。聖若望‧達馬辛說道:「依靠聖神的德能,麵餅轉化成為基督。」 

聖神的行動,清楚地表現於司鐸呼求天主祝福獻禮之時:「全能永生的聖化者天主,請來祝福這為光榮你的聖名而準備的祭獻。」 ——這全燔祭將給天主聖名應有的光榮。我們所祈求的聖化之功,即歸功於聖父和聖子派遣給我們的那位護衛者。在領聖體前,當我們說:「主耶穌基督……祢遵照聖父的旨意,在聖神合作下,藉祢的死亡,使世界獲得生命……。」之時,我們也承認了聖神在此聖祭中行動的臨在 。


86

至聖聖三臨現在祭台上的祭獻中,出於天父的聖意,聖神的合作,聖子在救贖的犠牲裡奉獻自我。我們學習把自己和聖三的關係個人化。三位一體的天主,三位聯合在天主的實質、祂的大愛和祂聖化的行動中。

緊接洗手的動作之後,司鐸祈求道:「至聖聖三,請俯納我們為紀念吾主耶穌基督的苦難,復活和升天而作的奉獻。」 在彌撒結束時,還有一篇欽崇天主聖三的禱詞:「至聖聖三,唯願我的奉侍中悅於你。求你悅納我這不稱職的僕人,向你至尊座前所作的奉獻。因你的仁慈,使之為我,並為我奉獻轉求的人們,帶來寬赦。」 

我再三強調,彌撒是天主的行動,是天主聖三的行動。它不單是人的活動。獻祭的司鐸,只是實行我主的願望,為天主的行動,提供他的身體和語音而已。他不是以自己的名義行動,而是作為基督的替身,因基督的名義而行動(in Persona et in Nomine Christi)。

由於至聖聖三對人的愛,聖體內基督的臨在,為人類及教會帶來全部聖寵。這就是瑪拉基亞先知所宣稱的祭獻:「從日出到日落,我的名在異民中大受顯揚,到處有人為我的名焚香獻祭,並奉獻潔淨的祭品。」 這便是基督的祭獻,是在聖神的合作下,由基督獻給聖父的,具有無限價值的奉獻,使救贖工程常駐人間,使舊的法律的祭獻黯然失色。


87

彌撒聖祭,把我們面對面地帶到信德的中心奧蹟之一,因為它是至聖聖三給予教會的恩賜。為此緣故,我們可以認為彌撒是基督徒精神生活的中心與根源。

彌撒是全部聖事的目的。 我們的聖寵生活,由聖洗聖事而產生,由堅振聖事而增益鞏固,在彌撒中得到茁壯成長,臻於圓滿。耶路撒冷的聖聖濟利祿寫道:「當我們參與感恩祭時,天主聖神的神化行動,使我們變成精神化。祂不僅像在聖洗聖事中那樣,使我們分享基督生命,而且使我們變成肖似基督,把我們同基督的完備成全化成一體。」 

這聖神的灌注,把我們同基督結合起來,使我們承認自己是天主的兒女。護衛者即是愛。祂教導我們生活要充滿愛德,從而「使他們完全合而為一」Consummati in Unum ,使我們在人間,也能像聖體在我們中間一樣,如聖奧思定所說:成為「團結的標誌,愛的聯繫。」 

我這樣講並非奇語驚人,有些基督徒對彌撒聖祭的觀念非常欠缺。對於他們,彌撒不過是一種單純外表的儀式,若不是社會風俗的話。這是由於人類可悲的心靈,竟能把天主的奇恩視為常規。在彌撒中,在我們此刻舉行的彌撒中,我再講一遍,至聖天主聖三特別地親臨參與。為了相稱於這偉大的聖愛,我們理應完全自獻,完全獻出自己的肉體和靈魂。我們聆聽天主,向天主談心,瞻仰天主,品嚐天主的甘飴。言辭不足以傳情達意時,就引吭高歌;催迫唇舌,向全人類宣講上主的偉大,Pange, Lingua!


88

生活於彌撒,即意味着持續地祈禱,深信是我們本人與天主個別的會晤。我們朝拜祂,讚頌祂,感謝祂;我們痛悔自己的罪過,淨化自己的靈魂;我們體驗在基督內同所有基督徒的結合。

或許我們曾不時自問:我怎樣才能相稱於天主偉大的聖愛?或許我們曾打算參加一個說明基督徒生活的節目。答覆是很容易,而且是信友人人力所能及的,即熱心參與彌撒聖祭,在這概括基督全部囑望的祭獻中,學習加深自己與天主間的個人關係。

讓我提醒一下你們常見的彌撒祈禱與行動的規程:當我們一步一步地跟隨彌撒規程進展時,我主會把我們每人生活中有待改善的方面,有待克服的罪過,有待培植的待人友愛如兄弟的態度,一一顯示給我們。

司鐸走近祭台,走近「使我悅樂、青春煥發的天主面前」。彌撒聖祭是在歡樂曲中開始的,因為天主親臨於此。司鐸親吻祭台,漾溢着歡樂,愛慕感恩之情。祭台乃是基督的象徵,且提醒我們緬懷先聖。在這小小的祭台上,無價之寶的聖事將向我們呈現。

懺悔詞使我們意識自己的不配與禮。這並不是對個人罪過空洞的提示,而是確實陳列我的罪行和軟弱。為此,我們再三口誦心維:上主,求你垂憐;基督,求你垂憐。假若我們需要的赦免,須由我們自己去立功爭取,那麼,我們必會凄然失望。但是,由於天主的美善,我們的赦免來自你的仁慈。因此,我們讚頌——Gloria!光榮頌:「因為只有你是聖的,只有你是主,只有你是至高無上的。耶穌基督,你和聖神,同享天主聖父的光榮。」


89

現在,我們來聆聽聖言,書信和福音——聖神發出的光。聖神藉人口講話,好讓我們的理智領悟默想,好能鞏固我們的意志,使我們身體力行的志願取得實效。鑒於我們是一體的天主子民,「集合於父及子及聖神的一體中」 ,所以我們念信經,肯定申明我們信仰的團結一致。

接着便是奉獻:人的餅與酒。非常微薄,但伴有祈禱:「主,我們懷着謙遜和痛悔的心情,今天在祢面前,舉行祭祀,求祢悅納。」再次提醒我們的卑微,提醒我們切盼滌淨獻禮的願望:「我要洗滌我的雙手……我熱愛祢的宅邸的華美……。」

剛才,即在司鐸洗手之後,司鐸以全體參與禮者的名義,向至聖天主聖三祈禱——Suscipe, Sancta Trinitas——請接受我們為紀念基督的生活,祂的苦難,復活和升天,以及為光榮終身童貞瑪利亞與所有聖人而作的奉獻。

Orate, Fratres,司鐸邀請參禮者祈禱,願這奉獻有效於所有人的得救,因為這祭獻是你們的和我的,是整個教會的祭獻。祈禱吧,兄弟們,儘管參禮的人可能並不多,儘管參禮的只有一人,儘管只有獻祭的司鐸本人,因為每一台彌撒,都是普世的祭獻,都是每一部落,每一語言,每一民族的救贖。 

通過諸聖相通功,所有基督徒,無不從舉行的每一台彌撒中,取得聖寵,不管那台彌撒有成千上萬的人參與,還是只有一個分心走意的輔祭小童在那裡,不論怎樣,在每一台彌撒中,上天與下土,聯合上主的天使,齊聲歌頌:聖,聖,聖……。

我與天使們一齊朝拜讚頌,毫無困難,因為我知道,當我舉行彌撒聖祭時,他們都環繞在我的周圍,一同朝拜至聖聖三。我知道童貞聖母也在那裡,因為她與至聖聖三的親密關係,因為她是基督的母親,是基督聖體與聖血的母親,是真天主真人耶穌基督的母親。耶穌因聖神之功,絲毫不借人力而降孕於瑪利亞的至聖之胎。在基督的血管內流着的是祂母親的血,而基督的血即是加爾瓦略血祭和彌撒聖祭中所奉獻的血。


90

接着,我們開始感恩經,滿懷天主兒女的信賴心,呼喚天主為我們最慈愛的父親,為教會祈禱,為教會的一切成員——教宗,我們的家人,朋友和伙伴——祈禱。天主教友,胸懷天下萬民,我們為所有的人祈禱,因為天下無一人不在天主聖愛寵眷之內。我們懇求天主俯聽我們的祈禱。我們呼籲並紀念榮福終身童貞瑪利亞,以及一些最早跟隨基督,並為祂而殉教致命的聖人,緬懷與他們的結合。

祝聖的時刻臨近了。現在,基督在彌撒中,再一次藉司鐸親自行動:「這就是我的身體」……「這一杯就是我的血」。耶穌與我們同在!餅酒的實體轉變(Transubstantiation)是天主無限聖愛的奇蹟的重演。今天,當那時刻再次出現時,我們禁不住不需言辭地向我主說:天下沒有任何事物能把我們與祂分開。當祂在脆弱的餅酒外形下,毫無防範地委身交與我們雙手之中時,祂早已使我們成為祂心甘情願的奴隸了。「讓我們常藉祂而生活,品嚐陶醉於祂的甘飴。」 

再來祈禱。因為我們人總有要求的東西:為已故的兄弟們,為我們自己祈禱。我們帶來自己的軟弱和不忠,肩頭的包袱是沉重的。但是,祂要為我們背負,祂要同我們一起背負。感恩經以再次呼求天主聖三而告終:藉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一切崇敬和榮耀歸於祢——全能的天主聖父,及與祢同體的聖神,世世無窮。


91

耶穌是道路,是中保。在祂內萬物皆備,在祂外唯有虛無。在基督內,因祂的教導,我們敢於稱天主為父親——祂是造化天地的全能者;祂是慈父:當浪子回頭的故事重演於我們生活中時,祂一次又一次地等待我們重投祂的懷抱。

我們馬上就要恭領我主了:「請看,天主的羔羊……主,我當不起你到我的心裡來……」在這世上,當我們接待一位顯要人物的時候,必要大事舖張,拿出最好的東西來——張燈結彩,鳴炮奏樂,衣冠楚楚。要迎接基督降臨我們靈魂中來,我們又該如何準備呢?

早在我孩提童年時,勤領聖體尚未廣泛實行。我還記得那時人們是怎樣準備領聖體的。肉身和靈魂,樣樣都要井井有條,恰如其分:最考究的衣著,梳得整整齊齊的頭髮,連個人清潔衛生也極關重要,甚至還灑上幾滴香水……這一切都是愛心的表現,精心巧思,無微不至,有風度的靈魂,懂得怎樣以愛還愛。

靈懷基督,彌撒告終。當我們整天奔波忙碌,從事日常瑣務,力求聖化人間一切誠實的活動時,聖父的祝福,聖子的祝福,聖神的祝福,常伴隨左右,片刻不離。

參與彌撒,能使我們學會加深與天主聖三的每一位之間的友情:父,生子;子,生於父;聖神,共發於父及子。我們趨赴任何一位,即趨赴唯一的天主。當我們接近聖三,父及子及聖神,即進入唯一真天主的臨在。熱愛彌撒,孩子們,熱愛彌撒吧!如飢似渴般地恭領聖體,儘管你心中並無激情,儘管你的情感比不上你的願望。滿懷信德,滿懷望德,滿懷火熱的愛德來恭領聖體吧!


92

誰不愛彌撒,即不愛基督。我們應當努力心怡安寧,虔誠熾愛地生活於彌撒。鍾情的人有一種靈性機智,一種心靈的聰明敏慧,能注意到許多細節小事,雖然往往微不足道,但卻事關宏旨,反映一顆熱戀之心的愛情。我們就應當這樣來參與彌撒。所以我常懷疑,那些希望彌撒快結束了事的人,就缺乏這種敏感性,還不懂得祭台上的祭獻有着什麼意義。

如果我們愛基督,祂為了我們而犧牲自己作為祭獻,我們就會在彌撒後,情不自禁地稍留片刻感謝主恩。我們的感恩祈禱會使另一個感恩祭,即彌撒聖祭,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恬靜中,綿延不絕。我們應當怎樣向祂移近,怎樣向祂傾訴心曲,怎樣檢點舉止?

基督徒生活,不是由刻板的規章組成的,因為聖神並不集體式地引導人靈。祂啟發每一個人作出個人的志向,產生個人的靈感,激發個人的摯情,幫助他認識並承行聖父的旨意。然而,我還在許多場合中認為,在彌撒聖祭後的感恩祈禱中,我們與基督密談,還可默想我主是我們的君王,我們的神醫,我們的益友。


93

祂是我們的君王。祂切願君臨我們心中來統治,因為我們都是天主的兒女。然而,我們不應當以為那是人為的統治。基督絕不專制,絕不強人從己,因為祂來「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25 祂的王國是和平,歡樂,正義的王國。我們的君王基督不要我們浪費時間作抽象的說理,祂所期望的是實際行為,因為「不是凡向我說『主啊!主啊!』的人,就能進入天國;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 

祂是我們的醫生(CCC)。祂治愈我們的自私,只要我們讓祂的聖寵滲入靈魂的深處。耶穌曾教導我們,最嚴重的疾病是偽善,是使我們隱瞞自己罪過的驕傲。對祂我們必須徹底坦誠,必須說真話,然後對祂說:「主!祢若願意」——祢總是願意的——「就能潔淨我。」  祢知道我的軟弱,我有這些癥狀,我有些過失。我們把瘡痍直截地給祂看。如果傷口潰瘍,把膿血也給祂看。主,祢治愈這麼多的靈魂,當我領受祢到心中時,當我在聖體櫃前默禱時,請祢幫助我,把祢當作我的醫生。

祂是導師,掌握着唯祂獨有的知識,即無限熱愛天主的知識,以及在天主內熱愛眾人的知識。在基督的教導中,我們學到我們的存在並不屬於自己。我們若跟隨祂,就應當明白我們不能再自私地把生命據為己有,而是應當憂天下人之憂,與天下人共憂患。我們的生命屬於天主。我們在世上生活度日,是為祂服務,捨己忘我地救靈魂,用實際言行表現基督徒應有的偉大獻身精神。

耶穌期望我們樹立雄心壯志,學會這種知識。祂這樣對我重複說:「誰若渴,到我這裏來喝罷!」  於是我們回答:請祢教導我們忘卻自己,一心一意為祢和眾人的靈魂服務。這樣,我主必會用祂的聖寵,引導我們一步一步地前進,如同手把手地教我們一筆一劃地寫字。你們還記得否,童年時代,老師把著手寫出來的七歪八倒的字跡?這樣,我們便會開始嚐到發信德的喜悅,用我們基督徒善行挺拔的筆劃,表現我們的信德,從而使所有的人在字裡行間,讀到天主的偉大奇妙。

祂是我們的朋友,是我們唯一真正的良師益友。祂說:我稱你們為朋友。 是祂首先採取主動,因為祂首先愛了我們。然而,祂並不把自己的愛強加於我們,祂只呈獻給我們。祂以盡可能清晰的標誌顯示給我們:「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 祂是拉匝祿的朋友。祂看到他的死而揮淚痛哭;祂從死者中復活了拉匝肋。祂如果看到我們冷若冰霜,不理不睬,倔強僵硬,似乎是一具內修生活的殭屍,祂的眼淚必會變成我們的生命。「朋友,我給你說,起來,行走吧。」 離開那狹隘的生涯,那根本不是生活。


94

我們聖週四的默想已近尾聲。我主若幫助我們——祂總是願意這樣做的,只要我們向祂暢開心門——我們必然會感到有必要在最重要的事上作出響應,這就是愛。我們必會懂得怎樣在大眾中,以我們的服務生活,傳播那個愛。在最後晚餐那晚,祂洗了門徒們的腳之後,說:「我給你們立了榜樣。」 祂讓我們把心中所有的驕傲,野心和控制的欲望,一概拒絕。這樣,平安與喜悅,使我們犧牲祭獻所結的善果,在我們周圍,在我們心內,居於統治地位。

最後,讓我們向天主之母,我等慈母瑪利亞,獻上一些善思。請允許我再舉一個童年時代的例子——在庇護十‍世鼓勵勤領聖體的時候,有一幅聖母朝拜聖體的聖像,在我的國家十分普遍。今天,一如當時,一如任何時代,聖母總是教導我們到耶穌跟前去,在我們日常生活各種境遇,認出耶穌,尋找耶穌。但是聖母在彌撒聖祭中,比在任何其他地方更是我們的教師。在彌撒中,永恆與時間交織。耶穌以大司祭的姿態,吸引萬有到祂那裡,賦以聖神的氣息,安置於聖父台前。


前一頁 下一頁